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外遇


□ 王传宏

  籍小婧是在大四快毕业的时候认识终鸣的。

  终鸣是籍小婧毕业论文的指导老师,是由学校里指派的,所以她并不认识他。籍小婧上的是一所很烂的民办大学,里面的老师差不多都是别的大学来兼课赚外快的,总是三天两头换人。籍小婧有时甚至连那些代课老师的姓名都来不及记住,便已经换了新面孔。籍小婧开始时并没有拿终鸣当回事,把自己从网上胡乱抄来的论文让同学带了过去,便把这事忘到了脑后。

  籍小婧那时正蠢蠢欲动地想当模特儿。她的身材高挑,在一般人艰中算得上是个美女了,但要是以模特儿的苛刻标准来衡量,身体条件却并不算好。虽然有一米七五的身高,但长相普通,骨架偏大,三围的比例也不太理想。大腿过于粗壮,臀部太肥,这样人看起来便有些臃肿。即便如此,籍小婧仍然积极努力着。每天都坚持跑步,不过吃得却很少,晚饭只喝一小瓶酸奶。由于经常处于半饥饿状态,籍小婧常常会感觉头晕,脑子也有些反应不过来似的。籍小婧几乎把有关华业论文的事完全忘记了。但是,一个星期之后,终鸣却打电话把她叫到了办公室里。

  那是籍小婧第一次与终鸣见面。终鸣看起来有四十多岁的模样,身量不高,五官倒是轮廓分明,下巴结实有力。要不是头发过于稀疏,人也有些发福了,他看起来几乎有几分帅气。终鸣的办公室很大,不时有人在里面进进出出的。终鸣低着头坐在办公桌前,面前摆着籍小婧的论文和另外一本打开的杂志。终鸣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忽然笑了笑,将那本杂志递给了她。籍小婧只看了下文章的标题,脸便腾地一下红了起来。她的论文与杂志上的那篇文章几乎一模一样。

  籍小婧站在那里,低着头倾听终鸣的训斥。终鸣的声音低沉而柔和,即便是在批评人的时候,也似乎有一种不易察觉的温暖。这声音不知怎么忽然让她想起了自己的父亲,虽然她已经有许多年没有见到父亲了,但这声音却让她忍不住想缩起身子,钻到终呜衣服上的那只扣着扣子的大口袋里。等到再抬起头来的时候,籍小婧的眼中已浮着一层薄薄的泪光。终鸣见状吃了一惊,不由得停住了话头。过了一会儿,便挥挥手示意她回去。

  后来,籍小婧又与终鸣见过几次,都是谈的有关毕业论文的事。每次终鸣看她的论文,都会忍不住发脾气,籍小婧的笨拙与天真常常把他弄得哭笑不得。有时实在不耐烦的时候,便会摇着头妥协,说算了,这一段你就抄吧。有一次,二人正在谈话的时候,终鸣忽然走到一边接起了电话。籍小婧在远处倾听他低沉有力的声音,看着他脸上忽然荡漾开来的微笑,猜想着电话的那一端一定是个女人。那会是他的妻子还是女儿呢?一想到这里,籍小婧便忍不住咬了咬嘴唇,心也莫名其妙地颤动了一下。

  论文答辩通过那天,籍小婧与几个同学去饭店请终鸣吃饭。开始时他没有答应,不过后来还是去了。那天晚上,终鸣喝了不少酒。虽然并没有人劝他,他却依旧自顾自一杯杯地喝着。籍小婧一点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喝酒,但是终鸣喝酒时那副不管不顾一脸无辜的样子,又让她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深夜里,籍小婧把喝多了的终鸣送回去。终鸣大着舌头说自己并没有醉,让籍小婧不要管他,赶紧回去。籍小婧没有听他的,坚持把终鸣送到了他家楼下。

  后来,终鸣又给籍小婧打过电话,让她到他的办公室去一趟。那天,那个总是人来人往的偌大的办公室里不知怎么却只有他一个人。终鸣像是要为那天晚上的事情道歉,含含糊糊地说了一句:有时候,成年人看起来比孩子还要脆弱。籍小婧看了他一眼,忽然忍不住咯咯咯地笑了起来,虽然这句话听起来一点也不可笑,可她几乎控制不住自己,就是想笑。籍小婧站在他的对面,用双手支着办公桌的边缘,直笑得浑身发软,几乎直不起腰来。等笑完了之后,她才发觉终鸣的脸忽然变得红扑扑的,正用那种既得意又害羞的目光看着自己。

  籍小婧的父母在她读小学时就已经离婚了。在她生活的那个沉闷而闭塞的小县城里,离婚还是一件很重大的事情。籍小婧曾经问过母亲,父亲为什么要离开她?母亲开始时不肯说,后来便用那种既仇恨又蔑视的口气,说他在外面有人了。在籍小婧的记忆里,父亲只是每个月可以见上一面的陌生男人。但是,几乎没有人知道她是多么喜欢这个男人,甚至连母亲也不知道她有多么爱他。每次与父亲见面的时候,父亲总喜欢把脸凑过来,微笑着一声不吭地看着她,或者是低声叫她小可爱、小鸽子。父亲温柔地问她想要什么,想吃什么?籍小婧开始时总是一言不发,于是父亲便会牵着她的手在街上慢慢地往前走。父亲给她买冰激凌、巧克力,还有各式各样五颜六色的棒棒糖。这些东西母亲永远都不会给她买,母亲总是把它们叫作垃圾食品。籍小婧一个上午都过得很开心,但是到下午的时候就开始莫名其妙地发睥气、扔东西。籍小婧说想要奶油蛋糕,可是只吃了一口便说一点也不甜,随手扔到了地上。父亲虽然皱着眉头站在那里,却什么也没有说。

  随着傍晚的临近,离分别的时间也越来越近,籍小婧变得越发烦躁不安起来。每当这时,籍小婧的心中便会忍不住升出一团捉摸不定的恨意,她发觉面前的这个男人一点也不懂她。他一点也不明白,她的乖戾和不讲理,其实只是为了要想方设法留住他。因为无法留住父亲,有时她甚至连母亲也恨了起来。

分享:
 
更多关于“外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