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外遇


□ 王传宏

  籍小婧是在大四快毕业的时候认识终鸣的。

  终鸣是籍小婧毕业论文的指导老师,是由学校里指派的,所以她并不认识他。籍小婧上的是一所很烂的民办大学,里面的老师差不多都是别的大学来兼课赚外快的,总是三天两头换人。籍小婧有时甚至连那些代课老师的姓名都来不及记住,便已经换了新面孔。籍小婧开始时并没有拿终鸣当回事,把自己从网上胡乱抄来的论文让同学带了过去,便把这事忘到了脑后。

  籍小婧那时正蠢蠢欲动地想当模特儿。她的身材高挑,在一般人艰中算得上是个美女了,但要是以模特儿的苛刻标准来衡量,身体条件却并不算好。虽然有一米七五的身高,但长相普通,骨架偏大,三围的比例也不太理想。大腿过于粗壮,臀部太肥,这样人看起来便有些臃肿。即便如此,籍小婧仍然积极努力着。每天都坚持跑步,不过吃得却很少,晚饭只喝一小瓶酸奶。由于经常处于半饥饿状态,籍小婧常常会感觉头晕,脑子也有些反应不过来似的。籍小婧几乎把有关华业论文的事完全忘记了。但是,一个星期之后,终鸣却打电话把她叫到了办公室里。

  那是籍小婧第一次与终鸣见面。终鸣看起来有四十多岁的模样,身量不高,五官倒是轮廓分明,下巴结实有力。要不是头发过于稀疏,人也有些发福了,他看起来几乎有几分帅气。终鸣的办公室很大,不时有人在里面进进出出的。终鸣低着头坐在办公桌前,面前摆着籍小婧的论文和另外一本打开的杂志。终鸣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忽然笑了笑,将那本杂志递给了她。籍小婧只看了下文章的标题,脸便腾地一下红了起来。她的论文与杂志上的那篇文章几乎一模一样。

  籍小婧站在那里,低着头倾听终鸣的训斥。终鸣的声音低沉而柔和,即便是在批评人的时候,也似乎有一种不易察觉的温暖。这声音不知怎么忽然让她想起了自己的父亲,虽然她已经有许多年没有见到父亲了,但这声音却让她忍不住想缩起身子,钻到终呜衣服上的那只扣着扣子的大口袋里。等到再抬起头来的时候,籍小婧的眼中已浮着一层薄薄的泪光。终鸣见状吃了一惊,不由得停住了话头。过了一会儿,便挥挥手示意她回去。

  后来,籍小婧又与终鸣见过几次,都是谈的有关毕业论文的事。每次终鸣看她的论文,都会忍不住发脾气,籍小婧的笨拙与天真常常把他弄得哭笑不得。有时实在不耐烦的时候,便会摇着头妥协,说算了,这一段你就抄吧。有一次,二人正在谈话的时候,终鸣忽然走到一边接起了电话。籍小婧在远处倾听他低沉有力的声音,看着他脸上忽然荡漾开来的微笑,猜想着电话的那一端一定是个女人。那会是他的妻子还是女儿呢?一想到这里,籍小婧便忍不住咬了咬嘴唇,心也莫名其妙地颤动了一下。

  论文答辩通过那天,籍小婧与几个同学去饭店请终鸣吃饭。开始时他没有答应,不过后来还是去了。那天晚上,终鸣喝了不少酒。虽然并没有人劝他,他却依旧自顾自一杯杯地喝着。籍小婧一点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喝酒,但是终鸣喝酒时那副不管不顾一脸无辜的样子,又让她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深夜里,籍小婧把喝多了的终鸣送回去。终鸣大着舌头说自己并没有醉,让籍小婧不要管他,赶紧回去。籍小婧没有听他的,坚持把终鸣送到了他家楼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