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浇地


□ 吴文龙
浇地
吴文龙


  正午的太阳高悬着发出令人难以忍受的炙热白光。河水早己干涸,河底一层层一块块地起皮,蚂蚱和小青蛙的遗体干巴巴地粘在地皮上,混合着闷热的空气散发出一股股剌鼻的恶臭。树叶蔫拉巴唧像被开水烫过,毫无生气地耷拉着。远处地面仿佛着了火升腾起一股股热浪。
  看样子,十天半月下不了雨。
  虽然正午,做活的农民还不少,锄草的打药的……脖子晒得像龙虾像墨水像红漆。人们拄着锄头眯逢着粘满污泥挂满汗珠的小眼,望望恼人的熊天,嘴里不住骂骂咧咧:日他奶奶,不让人活啦!
  可不是,再不下雨这季庄稼就别想收了。你看看,两拉长的玉米苗仿佛生瘟似的不死不活,叶子半绿半黄半舒半卷,眼看可当柴烧了;满地的豆苗像逃荒人的脸,黄得吓人。“唉,不能再等了!得浇!”老歪狠狠薅把草,直起腰,卷起脱了线变色不知戴过几百回的破草帽扇起来,大张着嘴,表情不知是哭是笑,锅底似的脸上条条皱纹宛若支离破碎黄土高原上的沟壑。
  全家草草吃罢午饭,老歪拾掇好机子,安好井头,从缸里拽出成卷的水管,装上车,“扑扑扑”一踊子窜到地里。
  谢天谢地还剩两口井。一口井旁摆了个底管,再没其它物件,那是村长的,不要人看也没人敢动。
  老歪叮叮铛铛一会就支好机子。老婆和娃子鬼撵魂似的挫着管子来回跑,浑身湿透。老歪老婆刚直直腰舒口气说:“总算抢到一口井。”老歪一看老婆停住了,握着摇把焦急地瞪眼说:“嘟囔个熊!快握管子浇!”老歪老婆刚跑到地头水就到了。
  水啊水啊,白花花如油似金的水啊,你终于来啦!我等、盼、梦啊,你终于来啦!来了就在我地里尽情地跳舞吧撒欢吧奔腾啊!你一定到处看看满地转转,可别偷懒啊!你说说,庄稼人不就指望几把庄稼苗子嘛,不怕你笑话,全家老小早就盼您来,可俺男人性子直,又是独苗独娃……哎哟我的娘,多凉多清!
  老歪老婆低挽胳膊高挽腿插在地头稀泥里抱着管子自言自语,说着笑着,一会儿忍不住咧嘴喝一口。
  老歪调好油门急匆匆地边走边对我说:“扎根,看好机子,有事喊我!”一转身就跑起来。
  六岁的妹妹和三岁半的弟弟趴在拖拉机边的阴影里玩蚂蚱,一匹硕大的绿蚂蚱被玩得半死不活,喝醉了似的。我卧在阴凉地里看小人书,正看得酣,突然发现旁边停着一台绿色十八马力拖拉机,张彪虎正托着底管想往里插。
  我扔掉书扑腾一下站起来,叉开腿支棱着双手护住井口。我咧着大嘴说:“俺家先来的!”张彪虎一愣,瞪着眼说:“井又不是你家的,一边玩去!”
  村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一口井插一家,先到先浇(水位低,插俩管马力小的机子抽不出来)。
  我死活不让插。他们推我搡我拧我,我统统不理,就是不让插。我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就知道母亲好几夜流着泪盼望着浇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