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舞红


□ 赵竹青

舞红
赵竹青

1

李硕果不跳那段街舞,苏兰是不会碰上他的。李崇大也没料到儿子会因此走上正道。
李硕果刚刚将录音机打开,学舞的就陆续来了。来的几乎都是“左腿”。唯一的“右腿”踏着慢三,向李硕果伸着手。李硕果拿肩膀迎接她,轻轻带住手下面的腰。腰很肥。李硕果推她一下,将左脚迈出去,口里配合叫出节奏:嘭、嚓、嚓。
左腿们没人带,显出不耐烦。他们大声喊,李硕果,林小蝶呢,她怎么不来?见鬼,娘儿们都不来了!李硕果笑嘻嘻的,别急别急,有事去了,等下会来,都会来。但他知道林小蝶不会来,林小蝶来了“身上”,而且是最后两天。林小蝶每个月来身上的最后两天都不能出来教舞。因为量太多,而且腰很酸沉,沉得如栓了磨盘。林小蝶不来,面对这一大帮上了年纪的男女学员,李硕果总是手忙脚乱。
令李硕果奇怪的是,那些女学员今天怎么也不见来,好像商量好了要给他难堪似的。这一批学员刚进场,没人带,迈不开步子。李硕果边带着胖女人,边睃着广场。散步的来了,一个个穿过广场走向公园远处。溜冰的小孩在大理石地面上穿梭,疾如池塘追风的游鱼。广场那边,舞曲的间隙里飘来花鼓戏的悲腔与琴声……
这些景致李硕果很熟悉:就像一场演出的布景,时间一到,幕布拉开,该有的都添上。可是他的前台缺角色。十多个胖瘦不一的男学员起了议论,开始变得愤愤不平。
钱收了,没学上两天就这样,糊弄人嘛!一个矮个儿中年男子说。
李硕果说声对不起,松开胖女人。他拍响了巴掌,说,先生们,女士们——哎哟,不好意思,女士今天是独木不成林,成稀有动物了。林小蝶不能来是因为她“姨妈”来了,她这个“姨妈”不讲客气,每个月都来住几天,而且带汤带水的不利索。林小蝶同志多次劝她这个“姨妈”,要她趁早别来了,以免影响我们伟大祖国的舞蹈事业,可她就是不听。没办法,对不起各位了!其他女学员嘛,我看不至于这样巧吧,集体来“姨妈”……肯定是不可能的,因此,请大家还耐心等一下。
在场的都是已婚男女,听李硕果这么一说,“轰”的一声笑开。李硕果趁机道,我给大家表演一段街舞吧。放心,看我跳街舞是不收钱的,跳得好,你们就帮忙鼓一下掌。李硕果迅速去旁边花台上摁下录音机,换过一盒磁带,欢快的美国西部音乐弥漫开来。音乐声中,李硕果戴上一双半截子手套,一路跟头翻到广场中间,接着扭开各种动作:或单手撑地让身子像架飞机一样旋转;或极度扭曲身体使人惊叹他的柔软与韧性;或学鸭子嘬食、机器人搬物,弄出十足的诙谐与拙趣。
李硕果这套动作来自对电影《霹雳舞》的模仿,但掺进了一些自己设计的动作,有点像一盘大杂烩,动作的流畅又让它们成了和谐的整体。李硕果的哈韩大红休闲西装与他头上黑色的长发飘成一团红与黑的雾。
围观的人多起来,他们鼓着掌叫着好,一些男女学生的尖嗓像金属割破了广场上空的夜幕。
苏兰就是这时注意到李硕果的。苏兰站在广场中间的雕像旁,与李硕果有一段距离,中间还隔着一圈观众。但这些人遮挡不了她。苏兰比一般男人都高,让她诧异的是,李硕果竟也是这样高!花坛边一组树枝型节能灯照过来,李硕果投在地上的淡影一时长一时短。苏兰注意到李硕果的腿,修长而挺拔。这在南方城市真是少见。苏兰是第二次碰到这样腿长的男人,另一个是她丈夫。她忽然有些走神,心里的一丝郁闷渐渐挥散。
苏兰在雕像的台基边坐下。雕像的阴影覆过她,投到很远。李硕果已经跳完舞了,他开始教人走步子。苏兰注意到,李硕果今天教慢三,一时走男步,一时走女步,轮着带。围观的人散去。

屁股下感到有点凉的时候,苏兰立起,走向这一拨学舞的人。苏兰往边上一站,李硕果就看到了,他眼前是一个中年女人,家境应该很殷实,善于保养;而且腿长,体型不错。
苏兰说,教舞的先生……
小李小李,李硕果忙说,李硕果,硕果累累的硕果。大姐叫我小李就行。
哦,小李。苏兰一笑,你这舞怎么教?
学费50,教慢三、快三、慢四、快四、伦巴,包会。李硕果放开一个男人,让他自己走步子。
苏兰说,好,我学。你教我跳三步,放音乐。
苏兰僵着步子,让李硕果带她。没几步她就放开了,步法飘逸,走转自如。李硕果讪讪道,我看走眼了,大姐你会,会得很嘛。苏兰咯咯笑,小兄弟莫误会,我学费照付。李硕果说,好,我陪大姐玩一玩。两人都放开了。说不出的婀娜流畅。苏兰说,小兄弟会不会挽花?李硕果说,好咧,大姐你注意了。
练步子的男女都停下来,看两人在中间舞。这舞成了表演,比刚才李硕果的街舞还让他们羡慕:街舞好看,但学不来;这跳出“花”的舞却是可能实现的一个指望。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