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到俄罗斯去看树


□ 裘山山

  到俄罗斯去寻找什么呢?寻找普希金、寻找卡卢加《航天博物馆》--齐奥尔科夫斯基、科罗廖夫和加加林。活着的俄罗斯,坟墓中的俄罗斯,抑或是那一片梦中的白桦林……
  
  列车驶入梦境
  
  在我的回忆里,我们的俄罗斯之旅是从卡卢加开始的。在几乎对莫斯科还没有任何感觉的时候,我们就乘火车去了卡卢加。
  卡卢加是一个距莫斯科三百公里的小城。
  一上火车我就心境快乐。在所有远程交通工具里,飞机、轮船、汽车、火车,我最喜欢的就是火车。也许是因为父亲这个铁路工程师,在我出生的时候,就把铁路直接修到我梦里了;再也许是童年的记忆,童年的我总是跟随父母乘坐火车颠簸在旅途上。现在我已很少有机会坐火车了,真没想到会跑俄罗斯来过瘾。当我得知此行我们将数次坐火车在俄罗斯的大地上行走时,真是开心不已。
  俄罗斯的火车如它的国土一般辽阔,也许火车本身的宽度和我们国家是一样的,但因为它的左右两边都是双人座,过道很宽,加上旅客少,所以显得特别宽大,你尽可以从容地上车下车,不必紧张和出汗。车上还有电视,当然,对我们来说,那是个摆设。电视上的人卷着舌头在说一些我们完全不懂的话,还做出一些让我们十分陌生的表情。列车员很清闲,不送开水,也不扫地--地干净着呢。似乎唯一的任务就是报站--报出些我们听不懂的波浪翻滚的站名。
  我坐在车上满心喜欢。喜欢什么呢?是火车本身?是窗外的景色?还是别的什么?
  早上在车站--也许我应当形容一句--在寒冷的车站,当我拖着自己的大行李箱,跟随着同行的人进入站台时,我看见在站台上的一个角落,有一对年轻恋人。他们面对面地站着。女孩子手里拿着一朵花,是红玫瑰。男孩子一手扶墙,一手扶着女孩子的肩膀,微微弯腰,尽可能让自己的身体形成一个小小的避风港,然后,说着鸟语般的情话。
  我一步三回头。我觉得自己像走在某一部电影里。
  有多少爱情故事发生在站台上?有多少爱情故事发生在俄罗斯的站台上?你稍一走神,就能看见安娜正从那边走过来……
  似乎俄罗斯的车站除了交通意义外,还有文学意义。也许这就是我喜欢的原因。
  列车悄无声息地准点开出莫斯科。几乎是一瞬间,就将城市抛在了身后,树林替代了楼房,河流替代了柏油路,白雪掩去了所有的嘈杂。目力所及之处,除了树林还是树林,几乎看不到田野和房屋。
  望着那些在清晨的原野上默默伫立的树,望着那些在寒冷的天空下默默静立的树,我有一种很奇特的感受,好像冥冥之中谁在对我说什么。说些什么呢?我一时没听清楚。只觉得坐在这样清净的列车上,看着这样美丽的风景,很奢侈。
  两个多小时就到了卡卢加。
  这是个真正的小城,3万平方公里的土地,40万人口,还不及我客居的城市的一个街道人口多。据说早在14世纪,它就成了俄罗斯的要塞。但后来却渐渐衰落了。也许是因为远离了战火,也许是因为它喜欢清静。......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