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城市的音乐女神(散文)


□ 贾宏图

  这不是传说,而是传奇,关于哈尔滨这个文化名城的文化传奇。

  1 961年3月1 8日。那是共和国最严寒的春天,冰雪并未消融,寒风仍然凛冽。在这一天的清晨,一列来自北京的火车喘着粗气沉重地驶进哈尔滨火车站。到站的乘客,急匆匆地涌下车厢,迎面而来的寒意,让他们裹紧身上单薄的衣服。有一节车厢里的旅客,谁也没有动,他们用忧郁慌恐的眼神,望着窗外这个陌生的城市。他们没有下车,因为他们的目的地在更严寒的前方。

  “张权同志!张权同志!”一个穿着厚重的妇女,挤进这节车厢,边走边喊。坐在临窗席位上的一个脸色惨白、气度非凡的妇女,先是一怔,然后又低下了头。“同志”这个词,对她太久远了,已经四年没人叫她了。“妈妈!叫你的!”坐在身旁9岁的小女儿莫燕扯着她的衣襟说,而她使劲地摇着头。

  这时,那个呼唤她的女同志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张权,你不认识我了!我是马楠呀!”她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好像再也不想松开似的。“是夏衍部长告诉我和陈沂的,说你要来黑龙江的,这回你哪儿都不用去了,就留在哈尔滨吧!”这位当时的哈尔滨市文化局副局长,代表这个城市向这位落难的女歌唱家发出了郑重的邀请。此刻,张权的小女儿高兴地跳了起来,而妈妈已经是满脸的泪水。

  张权没有想到,已经决定把她和来自北京的那一批右派或政治有问题的人下放安达县农村的,却突然在哈尔滨火车站被“截获”了。这一突然行动的“背后推手”是当时的文化部副部长夏衍。那一天,哈尔滨市文化局副局长马楠突然接到夏副部长的电话:“有这样一个人,你们可以调去用。这个人是南方人,在运动中夫妻双双出了事,丈夫下放到北大荒不久就死了,她一个人带着一家老小在北京。看来目前北京的环境对她不适合,她调到你们那里,可以发挥作用。”

  “她是谁呀?”马楠问。

  “她就是《茶花女》的主演歌唱家张权。”

  “太好了。我们欢迎!谢谢夏部长!”

  马楠在北京天桥剧场看过《茶花女》,她是和自己的丈夫、解放军总政治部文化部部长陈沂一起看的。现在她已随也是在那场运动中被打成右派的丈夫一起被下放到了哈尔滨。一听说张权,真有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也许是她特别欣赏这位资深歌唱家的才华,也许是惺惺相惜吧,她真诚地接纳了张权。当然,哈尔滨市领导完全同意她的意见。

  面对这个在晨霭中楼宇典雅欧风浓郁的城市,她好像又回到了她留学过的美国纽约州的罗城和她曾举办过音乐会的许多美国城市,更像她向往的西方古典音乐的发祥地维也纳、柏林和巴黎。此刻迎面而来的寒风也变得温暖了,仿佛对这个似曾相识的城市有了一点归属感。但她还是禁不住打了个寒战,她想到了被打成“反革命”的丈夫、指挥家莫桂新,被下放到黑龙江的兴凯湖农场,也是在哈尔滨转车的,三个月后就死在那片冷酷的荒原里。因为食物中毒,他死在送他去场部医院的牛车上,然后被草草地掩埋在一个叫向阳岗的地方。他的墓碑是一块写着“劳改分子莫桂新”的木牌。本来决定要把他调到场部成立的乐队当指挥的……丈夫是1 958年4月1 8日从北京的监狱被押往黑龙江的劳改农场的,她去给丈夫送衣服却不让相见。而他死后,连他的墓地她都没敢去,送回的遗物只有一块手表和一块腊染的花布。他们本是杭州艺专的同学,又一起随学校南迁大西南,然后一起毕业于重庆青木川的国立艺术学院,又在那里结为夫妻,生养了三个女儿。他们是患难夫妻,可惜他没有等来阳光普照的日子。

  冰雪总会消融的,这个严寒过后阳光格外灿烂的城市,终于温暖了这位女歌唱家已经冷却了的心。也许是因为她刚刚下榻在国际旅行社,就被服务员送上了一杯冒着热气的牛奶而感动,那时这个城市的人民正在挨饿。也许是因为几天后吕其恩市长设家宴招待她和小女儿,请她们吃北京烤鸭。当时吕市长对她说:“你才42岁,要振作精神,为人民唱好歌!”也许因为政府把她一家安置在松花江畔一栋别致的小楼,和这个城市几位资深的艺术家成了邻居。当她第一个清晨站在窗前练声时,窗下竞集聚了许多的人,他们静静地听,然后热烈地鼓掌。她说,这个城市的人懂音乐,比北京人还热情!

  心的温暖,让歌唱家打开了被封锁了许久的歌喉。她是天生的百灵鸟,怎能不歌唱!她1 91 9年9月1 2日出生于宜兴张渚镇一个书香门第,开私塾的父亲是前清的举人,他希望女儿当医生,可她具有音乐方面的天赋。1 936年张权考入杭州艺专师从俄罗斯籍音乐家马巽教授学习声乐,抗战时期她随学校流亡于黔湘滇数省。她的第一次独唱音乐会是1 938年春在沅江边老鸦溪一座破房子里,她唱《义勇军进行曲》《天涯歌女》《梅娘曲》;她第一次主演歌剧是1 941年初,在重庆国泰大剧院演出了反战歌剧《秋子》,那时她还是青木川国立音乐学院的学生,参加这部歌剧演出的还有她英俊潇洒的未婚夫莫桂新。周恩来和郭沫若来为她捧场,因为这是中国的第一部歌剧,而张权是女主角。她第一次在国外开独唱音乐会,是1 951年9月在美国的西雅图,那时她已经在伊斯特曼音乐学院获得音乐文学硕士学位和歌剧演唱家证书,她唱了《茶花女》和《蝴蝶夫人》的选段,她会用五六种语言演唱各国歌曲,当然她更喜欢唱中国民歌。别看张权在舞台上光彩照人,在美国学习期间,她吃过许多苦。1 946年,她从上海吴淞港登船到旧金山时,她的口袋里只剩下1 5美元。为了求学,她当过家庭保姆、学校公共宿舍的清洁工、学校图书馆的管理员;还曾在卡达胶片厂当过心灵手巧的卷片工。在非常困苦的时候,她从来没有放弃自己为祖国争光的决心。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一个城市的音乐女神(散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