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神童教


□ 刘原

  每年的高考,都是媒体和民众的鸡血。这些年来,我看得最腻的就是状元新闻,最近不许炒作高考状元了,依我观察,这项指令传达得很到位:我头次去靖港古镇,看到某博物馆里有各个朝代的状元榜眼探花,前几日再去,该榜已悄然揭下。不过媒体总能找到热点,做不了状元文章,便做神童文章。
  最近的一则新闻里说,山东有个10岁神童,考了566分,不过未达到一本线,目前参加了山东大学的面试,谋求特招。这孩子7岁读初中,一年读完,8岁起在家自学,会10多种计算机编程,还能开发操作系统——这比我牛逼百倍,我上大学时连BASIC都要补考,如今已直扑不惑之年,坐到电脑前也只会干两件事:打开文档写黄色专栏;上百度搜索黄色网站。
  上溯30余年,我所见过的肉身版神童,仅有S君。他14岁上北师大,传说连小学都没上,因为基础教育打得不牢,长大后成了酒色之徒,我去10次夜总会,11次碰到他——夜阑人静,宾客散尽,我想起手机忘了拿,折身回去,发现他又开了一个新的包厢。
  中国的传统文化里有神童教。孔融让个破梨就流芳千古,谁不知道那梨是长了虫的;曹冲称个象就大搞个人崇拜,有种他称一只蚂蚁试试?至于骆宾王,7岁写的那首《咏鹅》也是谬赞了,还不如写“鹅鹅鹅,焖烤炒皆可;白毛作羽扇,红掌适凉拌。”他最直入人心的其实是《为徐敬业讨武曌檄》,把武则天惊得满地找救心丸,但如此名篇,又有几人知。
  世间神童,大多没有善终。骆宾王据说投江而死,而且死了还没有群众往江里抛粽子,距非物质文化遗产一步之遥;孔融狂放傲慢,连曹操都敢调戏,结果被拖出去打靶了。
  中国的现代版神童,是宁铂。他19岁从中科大毕业,34岁上《实话实说》抨击神童教育,36岁在江西出家。不少人说这是神童的失败,我倒觉得这是俗世之观,当大和尚并不失败,你觉得弘一法师失败吗?
  我亦见过不少山寨版神童。中国有个谢姓球星,当年号称与巴斯滕并列世少赛双子星,他跑得快,胡子生长速度比巴斯滕更是快百倍,因为虚报了好多岁。我的前领导魏寒枫,号称比我小两岁,20出头就当上总编辑助理,26岁成为中国转会费最高的编辑,我们都认为他是文曲星抖落凡尘的精虫生衍而来,前不久与他在金陵秉烛夜谈,方知他高考前篡改了年龄,其实比我小不了几天,神童之说顿时在我心目中灰飞烟灭。被自卑感压抑多年的我握着魏寒枫的手含泪说:一直以为你来自天上,我来自人间,原来天上就是人间。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神童教”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