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迷失在斯德哥尔摩


□ 马 欣

  亚洲当代戏剧季演出/小剧场话剧《父亲》
  演出团体:上海戏剧学院导演艺术工作室
  演出时间:2007年11月27日-28日
  演出地点:戏剧沙龙(安福路288号3F)
  
  白色的三面封闭建筑犹如巨大的铁笼,演员在有限的空间里烦乱踱步,营造出极度纷乱惊惶的气氛,阶梯型的观众席将观众置于像罗马斗兽场一样的境地去观看这发生于笼中的撕斗——两性间的残酷对峙,夫妻间的鲜血淋漓,人性被层层肢解,让你无所遁形。于是,当承载着阿道尔夫上尉的白色棺材缓缓升起时,我看见很多人眼中径直坠落的泪水……
  《父亲》讲述的是一个信奉“父权至上”的上尉与他在家庭中渴望话语权并倾注所有心力要得到这份权力的妻子二十年的婚姻生活。他们彼此折磨、相互较量,直至上尉被一步步逼向疯癫的深渊——男和女,父权与女权,随着矛盾的一步步深化,打响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同时这场斗争也揭示出一个严峻的问题:夫妻之间,谁对子女的命运拥有决定权?在两性的冲突和“斗争”中,谁又会从最终的结果中获益?!
  “它可能不是作家最出色的作品,但肯定是瑞典文学史上最杰出的剧作!”
  瑞典作家和文艺评论家奥斯卡尔·雷维廷曾经这样评论斯特林堡的《父亲》。或许有些人认为这部戏太沉重、太憋闷,以至于使先进社会中人们浮躁脆弱的神经不堪其重,但不可否认的,这的确是一部传世经典。狭窄局促的舞台空间里,演员只能重复着简单的动作,但是刀一般犀利的台词却径直刺痛着每个人的心。
  整部戏的舞台呈现没有采用任何具有北欧风情的装饰性元素,但是剧作家散发出的带有斯德哥尔摩特有的海洋气息还是深深地感染着每一个人,我个人认为这是一部最能代表斯特林堡成熟时期创作气质的戏剧。
  
  深雪
  
  在斯特林堡的创作中对于女性的厌恶和敌视是出了名的。或许是在早年丧母、遭受继母虐待的那个晚上,趴在窗边、舔着牛奶瓶残汁的小斯特林堡就埋下了仇恨女人的种子。这种情绪犹如斯德哥尔摩漫天纷扬的大雪深深地烙印在他冰冷俊秀的文字作品中——在《父亲》里,上尉没有去表现军人应有的气概,而是处处受制于人,在女性面前失败得一塌糊涂,斯特林堡对该剧的处理确有经典剧作“行笔经济”的特色,从一开始写到上尉被哄穿上紧身衣到最终时刻,均一气呵成。我不知道带有朴素社会主义民主意识的斯特林堡为什么始终对女性无法释怀,或者因为童年的遭遇,或者因为爱情的悲剧和颠沛流离的生活境遇使他陷入癫狂的状态而浑然不知。但是,就一部戏剧本身来说,斯特林堡的确已经做到了极致,将“父权”如何在女性的压迫下一步步分崩瓦解最终走向毁灭剖析得触目惊心。他一字一字地挖掘内心深处的忏悔与痛苦,愤怒与无奈,每一字都直指人们的心灵,使很多人在演出结束后还久久无法成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话剧》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