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状态


□ 戈悟觉

状态
戈悟觉

一年前的一天,一个学生来到方教授家。从此,方教授热衷上了古玩和鉴定。收藏如今在中国是一个炙手可热的行业,古玩买卖中的暴利让许多人趋之若鹜同时又处处面临陷阱。然而方教授还是义无反顾乐此不疲,因为他是教授,他相信自己的眼光。当他以低价收买到自己梦寐以求、心目中价值连城的宣德瓷时,方教授的人生信念发生了重大转折……
他的生活不可能再有欲望。这一天却突然来了。这一天在一年前,日子记不清了。那天阳光灿烂。

1

家里来了位客人,叫陶里。他家几乎没有客人,家里的电话一星期难得响一次。
早晨,他在公园散步。也不是散步,坐着的时候多;也不一定是早晨,什么时间去,什么时候回来,自便。公园里有一个池塘,取名谢池,纪念谢灵运,谢灵运的名句“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就在这里生发灵感。他常常坐在池塘边的苍苔斑驳的石头上,呆呆地注视水面。他研究历史,谢灵运的诗句写在这里缺乏文献的支持。只有一点绝对肯定,1600多年前的水面和今天的水面完全相同。微风吹过,水波皱起,蜻蜓点水圈圈涟漪,枯叶漂浮,小鱼成群,岸柳倒影有时清晰有时模糊……水面太活,不能怀古。“池塘生春草”,还有如“床前明月光”,普通浅白,比不上当今的流行歌曲有文采有深度(他关注流行歌曲,感受时代),怎么会成千古绝唱?
他常常想到这两点,也就是两点。坐累了烦了,感到热了凉了,拍拍屁股起身回家。
陶里热情洋溢,活力十足。口口声声喊老师。
他一副窘态。对方亲热熟络,你却记不起他,这种不对称是有点尴尬。院子里停着一辆尾数“66”的奔驰,一定是他的了。是谁会坐奔驰来找他?他对这位活得有声有色的学生怎么毫无印象。
“你是哪一届?”方一白不无歉意地问,在缩小记忆搜索的范围。
“中文系85届。方教授不会记得我,方教授给我们上中国通史。”
“是的,是的。”
80年代,美好的岁月。他40多岁,学校舞会他都踊跃兴奋。第一次评职称便是副教授,学校最年轻的副教授。中文系85届或86届有位文静的高个子女学生,戴眼镜,他每次上课都充满期待,犹如赴约。有两个学期。她也40岁了吧?女人一到40总有某个地方让男人失望。也许陶里知道她的境况。她叫什么名字?
“你在哪个单位上班?”
方一白马上发觉自己背时了,还问单位,还称上班。桌子上放着一个大锦盒,比蛋糕盒大多了,蓝地描金,十分精致。中文系学生找他有什么事?
“毕业后教了几年书,当了几年中学副校长,现在办公司,搞房地产开发。”
“房价这么高,卖房子很赚钱吧?”田秀玉怯生生地问。平常她从来不陪丈夫的客人,更不插话。今天是例外,站在厨房门边上。
“吃这口饭,成了几百万几千万,砸了跳楼进笼子。全靠你方方面面关照打点,哪有方老师过日子安逸。今天麻烦老师给鉴定一样东西,就是送人的。”
方一白连忙说:“不敢,不敢。我不懂,真的不懂。”
他想,只有中文系学生才会以为历史系教授能鉴定古玩。
陶里不容分说,已将一个五彩鱼藻纹将军罐从锦盒里捧出,轻轻放在茶几上。将军罐釉彩鲜丽,画意活泼,盖纽斑斓。

“明代嘉靖款。老师是明史专家,学生记得老师著有嘉靖宰相张璁的专论。冒昧上门求教,这是5000元鉴定费,不成敬意,请老师笑纳。”
一出手比他两个月的工资还多!
他只需要说一句是或否(不必留下字),这一沓崭新的(可能连号)被十分专业地用一条皮纸紧束的百元大钞,就属于他了。这些年,他已经从“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成功地更新为“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么多钱一句话,取之有道吗?是知识有价的体现吗?但他真的缺乏古玩鉴定的知识。他发觉田秀玉一动不动地站着,她不会掩饰她的担心:古板老公会推辞。这是老两口毕生第一次一次性的大笔收入,没有办法不激动。
“老师给学生看看东西是本分的事,怎么可以收钱?”他的语气不坚定,欣慰自己的理由不充足。客气话到此为止。“你从哪里买到?古玩讲究流传有序。”
“那人是江西人,祖上是明朝大官,在朱元璋第十四个儿子手下做事,明末清初退隐山林,儿孙种田。这个罐是他们的传家宝,要不是做生意赔了还债,怎么也舍不得脱手。”
故事可信吗?学文学的信故事,学历史的信典籍。
他不信。嘉靖至今400多年,在农村潮湿肮脏的破房子里能保存得如此光亮白净,盖沿也没有磕碰的痕迹?如同乡间妇女,天生丽质也不可能40岁依旧细皮嫩肉。他突然想起,他见过鱼藻纹将军罐真品的照片(有关明代的报道他都留意)。年前就是它创下中国瓷器拍卖最高价:4400万港币。好像是苏富比拍卖行创下的天价。不会错!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