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伤寒论》误下后下利“复不止者,当利其小便”之我见


□ 申晓晴 周学晟

  关键词 误下 下利 下焦 气化 小便不利 伤寒论
  
  《伤寒论》第159条云:“伤寒服汤药,下利不止,心下痞硬,服泻心汤已,复以他药下之,利不止,医以理中与之,利益甚。理中者,理中焦,此利在下焦,赤石脂禹余粮汤主之。复不止者,当利其小便。”[1]这里明确提出的“利其小便”,一般认为即是“利小便所以实大便”的起源之一。但是该文的最后一句只言明其法,未言明其方,由此后世医家对其病因病机和方药各有说法,莫衷一是。笔者仅翻阅20世纪80年代之后的伤寒论教材,说法也不尽一致。《伤寒论讲义》(七版教材)是这样解释的:“方用赤石脂禹余粮汤方后,若下利不止,又兼有小便不利者,当属脾之转输功能失职,清浊不分,水湿偏渗于大肠所致。如此宜急开支河,分利其小便,使水湿偏渗于膀胱,则大便自实而利自止……可用五苓散之类。”[1]而另一本新世纪全国高等中医药院校规划教材《伤寒学》则认为:“当以赤石脂禹余粮汤……若利仍不止,又见小便不利者,是下焦气化失职,清浊不分,水湿偏渗于大肠,治当利小便而实大便,使水湿去而止泻……当以五苓散之类。”[2]《伤寒论选读》(六版教材)讲到“利小便所以实大便之说是有条件的,适用于一般腹泻,最适宜于脾虚湿泻”,但是也未提及方药[3];五版教材《伤寒论讲义》和七版教材的观点基本一致,即认为是脾之运化失职导致的水湿偏渗于大肠而成泄泻,但是均并未言明方药[4]。从以上教材来看,均赞成159条所言是水湿偏渗于大肠而成的泄泻,但对于水湿偏渗于大肠的原因,则有较大的分歧。多数认为是脾之转输功能失职所致,也有认为是下焦气化失职造成的。笔者比较赞成熊曼琪老师的观点[2]:即“复不止者,当利其小便”的病因病机应该是下焦气化失职,清浊不分,水湿偏渗于大肠而致的下利不止。理由如下。
  
  1 从全条文来分析
  
  对159条所主的病因病机,不能孤立地来分析,应从整个条文入手。从《伤寒论》上下文来看,159条紧接在生姜泻心汤和甘草泻心汤之后,意在讨论伤寒误下致痞利的随证就治之法。伤寒邪在表,当以汗法可解,然医者误下,导致心下痞硬,下利不止。此时用泻心汤应为正治。但病重药轻,疾病暂时未愈。若医者失察,辨为肠胃积滞,而再用下法,则痞证误下后,损伤中焦脾胃阳气,下利比较严重的,可用理中汤。此时病变已发展到中焦,用理中汤后下利仍不止的,病情又深入一层,病变已由中焦发展到下焦。可见迭经误治,不仅中焦受损,而且已损及下焦,导致下焦阳虚,滑脱失禁,所以应采用固涩法,选用赤石脂禹余粮汤。159条从伤寒表证误用下药说起,说明痞证误下以后的多种治法:泻心法、理中法、固涩法,疾病也由上焦的表证到中焦的阳虚不化直至下焦的滑脱失禁,先后有序,层次井然[3]。此时再出现下利不止同时伴有小便不利者,“当利其小便”。很显然,159条最后一句的“当利其小便”是病在下焦,而不是在中焦脾胃。正如《伤寒贯珠集·卷一》所言:“宜赤石脂禹余粮之固下也,乃服之而利尤不止,则是下焦分注之所,清浊不别故也。”郑重光也讲到:“误而又误,用理中开痞止利原不为过而利益甚者,以屡下伤肾,下焦失守也。”《素问·至真要大论》也强调:“诸厥固泄,皆属于下。”汪昂曰:“久泄由肾命火衰,不能专责脾胃。”也许有人会质疑太阳经的病变为何如此快地传变到下焦?其实仲师本条意在讲明痞证误下之后出现的一系列变证及病情由轻到重的演变过程,强调疾病由于误治从而出现的一系列由浅到深的变化,在出现变证时需要灵活对待,不应看作以药试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浙江中医杂志》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