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新人”到“英雄”


□ 刘卫东

  内容提要:一概否定“写新人”理论的做法遮蔽了“新人”作为革命成果这一事实在历史叙事中的多重意义。解放区的“新人”虽然已经略具雏形,但是几乎没有理论家和作家能够站在“新时代”的高度来理解毛泽东对“新人”的渴求。解放后,只生活在理论中的“新人”必须以现实的形式在文本中出现,因为这不是当代有没有“新人”的问题,而是时代要求一定要有“新人”的问题。按此逻辑,“新人”逐步“升级”为“英雄”。
  
  “社会主义新人”这一曾经的关键词由于历史脚步的过于“匆忙”和理论家的过于“势利”而淡出了研究者的视野,但是,不了解“社会主义新人”,几乎就不能把握“社会主义文艺”的发生和走向。把塑造社会主义新人作为社会主义文艺的主要目标来理解,是“人的解放”这一理想在新时代和新地点(解放区、社会主义国家)的具体实践。此前,尤其是“文革”结束后的新时期初期,研究者对塑造“新人”过程中的“假大空”问题已经有所批判,甚至将其作为“反动”的文艺理论,而现在,“新人”理论更是落魄到无人问津。但是,不加分析—概否定塑造“新人”的做法却遮蔽了“新人”作为革命成果这一事实在历史叙事中的多重意义。
  
  一、“解放区”的“新人”
  
  在毛泽东“新民主主义”的视野中,“新人”代表着亘古未有的新鲜事物,是革命理想的“结晶”。这也是作为政治家关注文艺的原因之一。在他看来,改变了“性质”的中国社会需要“新民主主义文化”,而“这种文化”,“只能由无产阶级的文化思想即共产主义思想去领导”。“新民主主义文化”由谁体现?在这里,“新民主主义文化”与“社会主义新人”互为依托和证明,是密不可分的火与火焰间的关系。在毛泽东的理论体系中,青年时期就形成的、造就“新人”的理想始终没有改变,而且这个理想随着毛泽东影响的扩大而变得越来越具有实践性乃至规约性。毛泽东1937年11月在《为陕北公学成立与开学纪念题词》中明确说:“要造就一批人,这些人是革命的先锋队。这些人具有政治的远见。这些人充满着斗争精神和牺牲精神。这些人是胸怀坦白的、忠诚的、积极的、正直的。这些人不谋私利,唯一的为着民族与社会解放。”在后来的《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一系列家喻户晓、耳熟能详的文本中,毛泽东反复强调发挥,呼唤具有理想主义气息的“新人”的出现。也许理论源头并不明确,但是结果很明确:“造就新人”一直是毛泽东革命理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人”的现代性要优先“社会发展”的现代性,或者说,后者是前者的体现——就目前研究看,毛泽东思想的这一独特之处还未得到充分挖掘和阐释。
  在毛泽东大力提倡“新人”的时候,王实味却提出了相左的意见:“旧中国仍是一个包脓裹血的、充满肮脏与黑暗的社会,在这个社会里生长的中国人,必然要沾染上它们,连我们自己——创造新中国的革命战士,也不能例外。”王实味指出“新人”不能离开自身条件凭空产生,实际上“新人”理论的“阿喀琉斯之踵”正在此处。但是如此观点岂不是抹煞了“革命”功绩?岂不是消解了革命目标?断断不可。由于毛泽东在延安的特殊地位,即便受到一些阻碍,他的观点还是在延安文艺界以“座谈会”的形式推广开来,并且促使作家开始逐步认同这一理论(如因写《在医院中》、《我在霞村的时候》被批评的丁玲转而写了《太阳照在桑干河上》)。毛泽东的文艺思想对当代作家的影响不容忽视,甚至是决定性的。丁玲多年后如此回忆:“毛主席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教育了一代知识分子,培养了一代作家的成长,而且影响到海外、未来。每回忆及此,我的心都为之震动。”延安是应运而生的“圣地”,“应该”被“歌颂”为一个与以往历史任何时期都不同的、部分实现了人类理想的乌托邦,是解放区文学应该遵循的基本规定,否则,将受到批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学评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学评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