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国现代京派文学研究六十年国际学术研讨会综述


2009年11月7日,中国现代京派文学研究六十年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湖南师范大学隆重召开,来自全国各大高校、科研院所、学术刊物的专家及日本、韩国、摩尔多瓦等国家的学者50余人参加了本次盛会。开幕式由湖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凌宇先生主持,湖南师范大学校党委书记张国骥教授、文学院院长谭桂林教授代表会议主办单位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欢迎致辞。会议围绕着下列四个问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一 何谓“京派文学”与会者就京派的命名权问题,京派这一名称的内涵和外延,京派所产生的历史文化背景及研究走向等问题进行了热烈探讨。北京大学温儒敏教授首先指出,京派与五四时期的创造社、湖畔诗社等比较起来,说到底不是一个完整的流派,缺乏共同的文学观念、文学活动、文学主张,所以京派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并不属于典型的文学流派。对于京派从内涵和外延上的界定,只是相对的,不应该把京派的范围扩大了。例如当下学界把冯至等西南联大诗人放到京派研究中,就值得思考。另外,温儒敏还提出了三个富有反思意味的问题供大家思考,即京派是否就能代表北方文坛?京派是小说流派还是综合流派?诗歌中的卞之琳、戏剧中的曹禺是不是京派?因此,他认为京派研究应该注意当时的历史文化场域的丰富性和复杂性,应该廓清一些含混不清的问题。南京师范大学杨洪承教授也谈到了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流派研究存在的“命名的困惑”,首先他以“京派”、“七月派”为例,指出这种“地理性的”、“学缘性的”的命名在学界中存在很大的分歧和矛盾。其次,他指出所有的流派都曾陷入政治、文化、思想、文学论争的漩涡之中。再次,他以沈从文为个案,指出现代文学史上所有的流派都是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追求。他认为,文学流派是以文学的审美本身的生命追求为主要目的,与具有明显的旗号、阵地、规范性的社团有着不同之处。针对中国现代文学社群的特征,他提出在研究过程中应该注意其丰富性和复杂性,注意人(个人与群体)与事、思想观念、运动思潮、历史起伏等的混杂关系,也要意识到其不确定性就是它的常态性,在这种不确定性下,研究的重点和难点是充分占有史料,以此寻绎他们运作载体的线索和辨析其时空动态间的各种关系,以及其存在之由,变更之故。
  暨南大学宋剑华教授针对京派文学的命名权及精英与通俗的关系提出了自己的困惑和思考,他说,京派是京派文化的象征吗?京派文化存在吗?究竟是谁掌握了命名的权力,谁制造了规则?最本质的北京作家老舍为什么被排除在京派之外?沈从文是精英作家还是通俗作家?赵树理的小说究竟是精英还是通俗?通俗作家就不崇高吗?谁为通俗命名?中国现代文学馆吴福辉教授针对宋剑华的发言,首先谈到了京派的命名权问题,他以《中国现代文学三十年》的编撰经历回顾了“京派”这一名称的历史生成过程,同时,他还从自由派别、人事关系、大作家是可以不入派三个方面回答了之所以在编撰文学史的过程中没有把老舍放置在京派之中的原因。另外,他还从比较文学的角度,把京派文学与海派文学放置在同一研究视野之下,指出京派文学研究中存在的一些问题。他认为京派文学研究和海派文学研究相比,整体上呈现弱化特征。而在京派内部研究中,沈从文研究实力强大,京派其他作家作品研究则相对处于弱势地位。他认为本次会议可以说是国内学界召开的第一次京派研究的学术会议,希望以后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他也以一个学界前辈的睿智和灼见;认为京派其实是极具生命力的文学流派,对“现实文学敲警钟”的,还是京派文学,它的重要性要高于左翼和海派。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学评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学评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