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女子有才(续)


□ [美]解艾玲

第四朵:珀特有女万事足

珀特和我同校同系同专业但不同年级不同导师。因为她的导师是我导师的导师,而她又比我早上一年,她和我初交往时总爱露出点高辈分的口吻,尽管我比她大了几乎两轮。所以我开始两年总对她敬而远之。
珀特来自美国水牛城,是我们这个圈内最正常的女博士:先成家后立业。只是后来又突破围城,折返原点。
珀特在大学生暑期野营时认识了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的数学老师S,两人海陆空穿梭来往了一阵子,就一起在水牛城组织了家庭。但S申请的婚姻移民却被拒签。因为他从来不注意数字和公式以外的任何身外之物。移民官问他爱巢里的床是什么颜色,他说可能是褐色,也可能是紫色。问他盥洗室放的牙膏是什么牌子,他说可能是Crest,也可能是Sensonyne。问他妻子的生日,他说具体日月记不清,生年可能是1966也可能是1967。移民官乐呵呵地以“可能是真结婚,也可能是假结婚”为由拒发绿卡。珀特只好随S到加拿大发展,来多伦多大学读博士。
和数学丈夫的迷糊相反,珀特在治学理家方面都力求精确。她的实验数据总比别人的在小数点后多出一两位。比如我们报告血氧饱和度是97%,她非坚持写96.73%。她的导师,也就是我导师的导师说97%和96.73%在生理意义上并无太大差别。珀特振振有词地辩解道,那相差的0.27%正好居于S形氧离曲线的上方平坦部位,氧饱和度差之毫厘,血氧分压则可能谬之数十毫米汞柱。老板质问“Sowhat?(即使如此,又怎么样?)”珀特才不得不抹掉3,但还保持96.7%。她后来悄悄告诉我说,精确是科学的保障。断了小数点后面的尾巴,太不科学。
珀特家的厨房比我们中学时代的化学实验室装备还齐全:天平、量杯、量筒、量匙、滴定管、温度表、计时器和各种带刻度的瓶瓶罐罐,琳琅满目。后来又外加了酒精灯。我问她要酒精灯做什么用,她说,学你们中国人呀,在饭桌上吃热气腾腾的肉。对了,我想起我曾请珀特夫妇吃过一次火锅,问她是不是受了那个火锅店的启发。S抢先回答:是,是!那个hotpock太浪漫了。我们激情燃烧时就熄灭全屋的灯,在餐厅点起酒精灯,边吃饭边预热……
珀特在旁笑眯眯甜滋滋地看着S,表示首肯。我发现水牛城的姑娘其实很温柔。
我和珀特的关系随着他们夫妇对中国饭菜的兴趣而加温。珀特喜欢向我讨教中餐的食谱,要我把材料和用量都逐项罗列。可是我妈妈厨房的度量衡制度比她丈夫的模糊数学还模糊,大多是适量,少许,酌情,一小撮等柔性概念,哪里能满足了她的精确度?珀特说不懂得精确就不配搞烹调,更遑论搞科研了。大有断送我学术生涯之势。可是我对美国沿用的盎司,英寸等老朽度量衡实在缺乏感觉,更别说换算了。一次我教她做米饭,谈到水和米的比例,她问1000粒泰国大米须加多少盎司水,我信口说了个天文数字,大概10立方亿个水分子吧。她还埋怨我用了大概一词。
真正的灾难是教珀特包饺子。从和面起她就开始和我纠缠:面多少磅,水多少盎司。我说三个吃客,一磅半面足矣。至于水,我是凭经验,看行情,先少加点水,边和边调整,太软了就加点面,太硬了就添点水。她说,一加面,不就多于一磅半了吗?我说多少无所谓,吃不了放冰箱。她摇着头说不限制个定量,处理的都是变量,无法控制结局。多亏S在旁帮我一腔,说,现实中的常量,可以是个范围,并非都是个固定数字。珀特瞥了丈夫一眼,心不甘情不愿地说了声OK,我便得过且过,进入第二教程。关于什么东西可以做馅,她又和我较劲。我说原则上讲,什么都能做馅,只要你爱吃。她便问冰激凌能做馅吗?……我们就这样从头吵到尾,吵得连品尝饺子的胃口都没了。而她坚持把我加入的液体,固体,纤维粉末等一一称量记录,搞得我浑身发毛。
从此每到珀特家做客,我总觉得我在吃化学物质或物理制品。而那些索然无味或者怪味饭菜无一不在嘲讽着珀特精心的科学烹调。偏偏S先生的味觉也模糊,吃不出好歹也就生不出怨言,我连个代言人都找不到。
不过珀特家倒是个喂脑袋的好地方。走廊两旁贴墙长排书架上全是通俗读物。我常常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样,驻足甬道,半天走不进去。不只走廊,珀特家除了厨房和厕所外每个房间都兼做书房用。卧室里是书,衣柜里是书,客厅有两面墙壁也用支架承受着书。所有书籍全都像待检阅士兵一样整整齐齐贴壁而立,不像丽达家那样给人一种书天书地的拥塞感。珀特家没有电视机,没有音响设备,仅有一个随身听为珀特陪读。珀特说她看书时必须耳中有音响持续刺激才能事半功倍。家里比较有个性的设施是计算机。珀特用笔记本计算机,和她本人一样玲珑精制;S用486台式计算机,比他还笨重。饭后各据一方,各占一机,各行其事。
但是问题常常出在饭前。这两位公民并非天天以食为天,两口子都有废寝忘食的习惯。两人晚上八九点回来,本指望对方将饭菜准备停当。可是饥肠辘辘地开了门,面对的往往是冰锅冷灶。若S先进门,他会苦笑一声,打开壁厨,抓把垃圾食品果腹。珀特却不能。她深知各种食物的成份和对人体的作用,她的饭是含糊不得的。而且她轻易不下餐馆,害怕传染疾病。她再饿,再窝火,都坚持烹调,坚持按步就班地完成一系列繁琐精确的测量工作。当她的肚子无法忍受那漫长的做饭时间时,姗姗归迟的S便责无旁贷地充当了老婆怨气和火气的天然接受器。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