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清华简《系年》与两周之际史事的重构


□ 晁福林

  关于两周之际的史事,史载缺略,正如清儒崔述所言,“西周之亡,载籍缺略,其流传失实,以致沿讹踵谬者,盖亦有之”。司马迁写《史记》时曾谓“秦既得意,烧天下《诗》、《书》,诸侯史记尤甚,为其有所刺讥也。《诗》、《书》所以复见者,多藏人家,而史记独藏周室,以故灭。惜哉!惜哉!”《史记》所涉两周之际史事仅限幽王嬖爱褒姒、烽火戏诸侯、立平王“以奉周祀”数者,缺略太多,语焉不详。李学勤主编的《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贰)出版后,引起学术界广泛关注。清华简此册集中记载从西周初年直到战国末年的纪年资料,李学勤等专家筚路蓝缕,对于这批资料进行释读和整理工作,大大便利了后来学者的研究。根据简文内容,整理者将这批材料拟题为《系年》。其第二章内容提供了与古本《竹书纪年》相类似的关于两周之际史事的珍贵资料。今就相关材料依次探讨,冀求对于两周之际史事研究有所裨益。

  一、“周二王并立”

  古本《竹书纪年》保存两周之际“二王并立”史事,内容如下:

  平王奔西申,而立伯盘以为太子,与幽王俱死于戏。先是,申侯、鲁侯及许文公立平王于申,以本太子,故称天王。幽王既死,而虢公翰又立王子余臣于携。周二王并立。二十一年,携王为晋文公(侯)所杀。以本非嫡,故称携王。

  古本《竹书纪年》记载和《史记》所载的最大区别,就是它揭示了“周二王并立”的史事,而对于这一点,《史记》所载则付诸阙如。司马迁有无可能见到“二王并立”的史载呢?分析相关情况可以断定,这种可能性不大。在《史记·周本纪》中,司马迁有“周太史伯阳读‘史记,曰”之语。关于“太史伯阳”,当即《国语·周语》提到的“伯阳父”,韦昭注谓其为“周大夫”,盖以大夫之身份而为王朝史官者。伯阳父所读的“史记”,张守节《史记正义》谓“诸国皆有史以记事,故曰‘史记’”。关于这部“史记”,专家指出它就是“西周时代的史官们所记载下来的历史资料”,这些历史资料,司马迁是有可能见过的。但是,尚有两个问题,一是自厉王之后史记疏略不全,即《史记·历书》所言“幽、厉之后,周室微,陪臣执政,史不记时,君不告朔”;二是《史记·六国年表序》所言“独藏周室”的“史记”灭于秦火。由于这两个原因,可以推测司马迁不一定见过伯阳父所读之“史记”。他能够取《国语·周语》、《晋语》、《郑语》的相关传说敷衍连缀而成幽王史事,已属不易。因为没有见到相关史料,所以在《史记》一书中司马迁丝毫未提“二王并立”之事,也就不足为怪。

  古本《竹书纪年》的相关材料对于弥补两周之际的史载非常宝贵,顾炎武、梁玉绳等曾经注意到这些材料。当代专家亦曾依据古本《竹书纪年》、《国语》等材料对于两周之际史事进行梳理,例如,徐中舒先生在《先秦史论稿》中提到两周之际“二王并立”,童书业先生于其所著《春秋左传研究》中单列“周二王并立”一条进行阐述。笔者曾撰《论平王东迁》一文。我所探讨的结果,可以用下表显示大概。

  清华简《系年》与两周之际史事的重构图片1

  笔者所理解的“周二王并立”与古本《竹书纪年》所说稍有区别。古本《竹书纪年》所谓的“周二王并立”仅指天王(太子宜臼)与携王(王子余臣)的二王并立。其实在此之前幽王嬖爱伯服(盘),立其为王,实为幽王破坏王朝规矩、违背传统的昏庸之举。太子宜臼被拥立而称“天王”以后,就形成幽王、丰王(伯服)与天王(太子宜臼)的两派对峙,再接下来才是天王与携王的对峙。关于伯服称王事,参加过汲冢竹书整理的晋代学问家束皙的一个说法,是很有力的证据。《左传》昭公二十六年“正义”引束皙说谓:“案《左传》‘携王奸命’,旧说携王为伯服,古文作伯盘,非携王。伯服立为王,积年,诸侯始废之而立平王。”他认为伯服(盘)虽然不是携王,但却是自己称过王的,并且非止一年,而是有好几年的时间,孔颖达同意此说,谓“其事或当然”。所谓“积年”,指伯服为王数年,绝非一年当之。伯服称王肯定是在宜臼称王之前。依笔者拙见,伯服称王当首尾七年,直到骊山之难被杀为止。束皙说伯服称工过了若干年才被“诸侯废之而立平王”。这与古本《竹书纪年》等史载谓伯服与幽王俱死于骊山之难的说法不一致,其间是非,尚难确定。不过,据清华简《系年》所载,可以大体上认为古本《竹书纪年》的记载较为可信。清华简《系年》所载相关资料,可以印证上表所列是正确的,并且可以对两周之际史事作出一些新认识。为便于讨论,现将清华简《系年》第2章的相关内容具引如下:

  周幽王取(娶)妻于西(纟東/田)(申),生坪(平)王,或台又(取)孚(褒)人之女,是孚(褒)怠(姒),辟(嬖)于王,王(以上第5简)与白(伯)盤达(逐)坪(平)王,坪(平)王走西(纟東/田)(申),幽王起台(师)回(围)坪(平)王于西(纟東/田)(申),(纟東/田)(申)弗7(畀),曾(鄫)人乃降西戎,以(以上第6简)攻幽王,幽王及白(伯)盘乃灭,周乃亡。邦君者(诸)正乃立幽王之弟(余/口)(余)臣于(虢阝)(虢),是(田巂)(携)惠王。(以上第7简)立二十又一年,晋文侯裁(仇)乃杀惠王于(虢阝)(虢)。周亡王九年,邦君诸侯焉始不朝于周。(以上第8简)晋文侯乃逆平王于少鄂,立之于京台(师)。三年乃东(辶尾少)(徙),止于成周。晋人焉始启(以上第9简)京台(师),奠(郑)武公亦政东方之者(诸)侯。(以上第10简)这些内容有的可与其他记载相互印证,有的内容还可补史载之阙。这主要有以下四点。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清华简《系年》与两周之际史事的重构”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