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蟑螂


□ 杨卓娅

  何大顺夫妇摆出晚饭,正要吃,村里的高音喇叭叫:何大顺电话,何大顺电话。何大顺一推碗筷:咱儿子来电话了。顺嫂掀起拦腰布揩了揩手,忙不迭地说:我去接我去接。结果夫妻俩一前一后,像电视上的竞走一样,屁颠屁颠地向大晒场走去。
  管电话的曹三麻子站在柜台前,远远地看到何大顺夫妇一路小跑过来,不由得笑道:慢些呀,省了你儿子的电话费,跌断了腿骨可不上算。
  何大顺接过电话,对着话筒只是咻咻地吹气,吹得话筒“卟卟”,顺嫂在一旁焦急地说:你快点呀。何大顺哼了一声刚要说,被顺嫂一把夺过,对上话嘴儿就叫:“山儿呀……”
  山沟里的夜说来就来,就在大顺夫妇接电话的当儿,暮色在村子的四周悄悄合笼。碗筷勺瓢的声音在空气中撞来荡去,孩子的哭,大人的呵责,洗脚水哗哗倒出去,昏暗狭小的村庄的天空,被充塞得饱满而沉重。何大顺夫妇佝偻着背,并排走过大晒场。拐进王富家屋后的碎石路,迎面过来一条狗。那狗止住步,抬头看看大顺夫妇,轻吠一声。夫妇两人都没有搭理,与狗各走各的,狗很快就走远了。大顺压低声音说:啥时回?顺嫂答:十八。“咱媳妇?”顺嫂啐了一口:“呸!瞧你这副穷样,也配有大学生的媳妇?女朋友,就是谈话的朋友,谈着谈着对上眼了那才叫媳妇。八字还没一撇。”大顺歪歪嘴:“既是谈着的朋友,哪自然是不一定了。算不得媳妇,咱摆什么场面。”
  “瞧你这穷胚穷没志气的,你是想害山儿一世讨不得好媳妇!啥是场面,外场面摆摆,靠人撑的。你这一世担粪桶的苦命,知道什么场面!”
   两人一路吵吵嚷嚷到了家,桌上的饭菜早凉了。扒了几口冷饭,顺嫂开始收拾碗筷。候在桌底下的灰猫这时钻了出来,讨巧地去贴顺嫂的裤脚。
  顺嫂踢了一脚猫:“去去,从今日起,就是残羹冷饭,也没得吃了。有本事自己捉老鼠去。”灰猫识相地走了开去。顺嫂一边抹桌子一边说:山儿说,里外墙都要粉刷一遍。你算算,要多少钱?”见那边没回应,骂道:“早知道你是个木脑瓜子,问也是白问。乌眼瞎的东西,担粪桶的命。”说着解下拦腰布,站在桌边把屋里仔细看了一遍:“窗帘自然不换了,桌椅抹得干净点,也胜过新买。就是你我出客的二身衣裳少不了,穿得像个讨饭人,山儿脸上抹了黑。”顿了顿,“皮鞋总是要有的,不要说城里,咱村里也是普遍,就咱家拿不出一双来。一份家,全叫读书给读穷了。”
  何大顺坐在门口的竹椅里抽烟。烟斗里的烟灰一明一暗,明的时候像一颗红痣,暗的时候变成一蓬黑烟。屋子里烟雾弥漫,何大顺背靠椅子咳了几声,脸皱成吮光了肉的枣核,眉眼都挤在一起了,看不清表情。
  顺嫂一阵风过来:“抽抽抽,抽死你。你这屎尿烟斗到时再拿出来,我看你是作死。山儿说叫你去曹三麻店里买纸烟。”
  “哼,享儿子的福,抽纸烟了。”大顺顶了一句。顺嫂也不搭理,撸起檐下竹竿上的衣服,掖在腋下,蹲下去关鸡笼。一只精力旺盛的大公鸡不肯入窝,在石板上咯咯地跳着叫。顺嫂一顿脚,抓起腋下的衣服朝公鸡扔去:“只吃食不打鸣的畜生!夜里龙,白天虫。我是忍着声吞着气,迟早扭断你的喉咙。”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