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医学家的博物情怀


□ 王一方

  去伦敦旅行,大英博物馆是应该去逛逛的,这家当今世界上最著名的博物馆创建于一七五三年,距今才二百五十三年,不算太沧桑。徜徉其间,最让人感到诧异的是,它的建馆竟是由一位名叫汉斯·斯隆(Sir Hans Sloane)的英国医生捐助个人藏品发端的,而不是臆想中的皇家“壮举”。斯隆是一位毕生酷爱古玩、古物的临床医生(后来受封为爵士),他生于一六六○年,自幼喜爱自然与科学探索,后来成为一位医术高明的医生,他的行医足迹不限于英伦三岛,还远及西印度群岛与非洲,正是他高超的医术才为他的古玩收藏提供了经济基础,在他留下的著作中,有一本关于牙买加自然史的书至今仍然被人提及。一七五三年,斯隆大夫以九十三岁高龄谢世,身后留下七万五千九百七十五件珍贵的古玩、古物收藏品,还有大批植物标本以及数以万计的藏书资料,斯隆留下遗言,将这些藏品与藏书交予英王乔治二世献给国家,向那些“好学与好奇之士”展示。后来,英国议会决定成立一个博物馆董事会,由著名的坎特伯雷大主教亲任董事长,通过发行彩票募集馆舍资金,然后系统陈列对外开放,五年之后,善款募足,董事会决定买下一座十七世纪晚期的建筑——蒙塔古大厦作为馆舍,随后,由英王命名为“大英博物馆”的斯隆藏品展览于一七五九年一月十五日首次对公众开放。此时,正是斯隆大夫的百年诞辰。尽管今天的大英博物馆规模扩大了,藏品也已经大大丰富了,但不可否定,斯隆大夫的收藏与捐助启动了大英博物馆的建立。
  也许,今天的人们会讲斯隆大夫的故事是一个无法追随的特例,那个百科全书时代的特例。但是,斯隆的意义并非收藏古玩古物,而是博物情怀背后的职业生存方式。
  在今天,博物学似乎已经不再是一门学科,而是一种眼光与方法。在自然哲学盛行的年代里,如西方的古希腊、古罗马时代,中国的先秦、两汉时期,博物眼光与情怀是人们对自然的认知路径,是混沌的、模糊的、移情的、审美的幻象与天才臆测,是一种通家气象(多元、会通、宽容),所谓“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然而,进入实验科学阶段,这种路径受到还原论的诘难与排斥,随着技术进步带来科学研究的精致与精密,于是,博物学方法成为一种既往的自然哲学,特征是解释性差,但容涵性却十分丰富。最终,还是由科学哲学学者来界定与诠释,譬如吴国盛曾指出博物学关怀有两种解释。一是弱解释:指个体自然情趣的养成与开发,是审美向度的自然体验,开启了哲学向度的自然理解与反思。二是强解释:指自然科学重归自然,与自然和解的形式,以便建立“人的科学”与“自然的科学”的必然联系,后者是类型意义的博物科学(有别于主流化的数理科学)。生物医学恰恰可以从博物科学这面镜子中审视自我的迷惘和异化。
  博物情怀的最初体验与认知源于对自然的关爱,由山石、植物、动物然后递延至人造器物,原始艺术大多源于自然风物与风情,而人正是上帝的艺术,是万物之精灵,因此,中国医学、天文学在早期(经验医学时代)的发生与发展中也就烙上深深的博物学印痕,不仅只是博物视野,还有博物精神,从《山海经》到《本草纲目》,中国传统的药物学几乎都是“博物志”,动、植物特性,栽培要领,属地风物志,民间传说,野史故事,药性气味,疗效医案,玄想发明,一一兼备,无怪乎《本草纲目》译介到欧洲时,书名译为《中国的博物志》,似乎与医学不甚相关。不过,对古代中国的医学生来说,自修药物学的过程,就是培育博物学观念的人文必修课,是一次人文情愫熏陶教化的“受洗”仪式,既有百科知识的杂合贯通,也有“亲近自然”、“师法自然”、“博物—格物—析物—惜物”等一系列观念养成。对至尊典籍《黄帝内经》的习得更是一次精神殿堂里的博物之旅,自然哲学与俗世智慧,生活体验与玄思心得,宇宙关怀与长生技法,交相辉映,一端是跑马纵思,纵横捭阖,一端是插针见悟,细密笃实。由此看来,中医文献中对医家“博及医源”的称颂并非“戏言”,确有功底。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