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90后女兵那些事儿


□ 董显玲

□ 董显玲

一年一度征接女兵的工作又开始了。今年征接的对象是高等院校的大(中)专和高中应届毕业生,每个符合条件的女青年都有平等竞争的机会,与往年有了质的不同。回想去年征接女兵那些事儿,声犹在耳,事似在昨。

去年10月份,组织委派我到中部某省征兵。当兵二十几年,这是第一次征接女兵;而且,人数不少,一个加强班15人。行前,有人善意提醒,征女兵挺难的,悠着点;也有人“羡慕”着,哎呀,美事啊等等。我心里更多的则是忐忑和担忧,怕完成任务的质量不高,首长不满意。两个多月的卸甲归来,只觉着浑身疲惫!欣慰的是,征接来的姑娘们个子高挑,大学生不少,文艺人才也多,上下见了都满意。然几位亲历征接的同事却感慨良多!问起其中的遭遇,自觉或不自觉都会摇头苦笑,有时还冒出一句粗鲁的国骂!

女孩儿当兵

当女兵是妙龄少女的天然梦想。因为名额太少,所以竞争异常激烈。男兵任务完成后,省军区征兵办通知我们有三天女兵报名时间。第一天我们赶到了那里,得知这已是最后一天的报名期限。里院和外院三五成堆站满了人,各类轿车摆满了包括公路两侧能停车的地方,数数不下百十辆吧。报名点设在卧龙宾馆三楼,二楼门口站了两名哨兵。通报了我是某接兵团长也不让进站。心里很纳闷,不是让我来报名吗?怎么不让进去呢?立刻拨打负责人的电话,奇了怪,那位参谋的电话竟然关机!一级机关办事怎么这么邪呢?花了近一个多小时赶来报名,连门都进不去,这是什么事儿啊?可真急煞了人,也真丢人。

单位里有个文工团,以前可以到全国各地特招文艺特长兵,近些年来总部进行了规范,不允许特招,只能从正常的征兵渠道招收特长兵。因此,我这个年度唯一征接女兵的团长被赋予重任,必须征接三名以上文艺特长女兵回来,否则,就算没完成任务。文工团急需人才可以理解,但说实话,我心里一点底也没有。我还寻求多次征接女兵的女同事帮助,请人家指点迷津,同事很热情,机宜道尽。到任务区后,多方打听,省艺校、市艺校的地址电话。电话要到了,却始终没人接听。林连长提醒道:“到报名点外碰碰运气,兴许能遇上艺校来报名的女孩呢。”没辙,只好巴巴地在门外等啊等。两位打扮时尚、身材窈窕的姑娘下楼来了。一问,正是市艺校毕业生。其中一位姓金,是舞蹈班的班长,眼神里满是自信。我们身着制服,很容易就跟她们聊上了。“愿不愿到福建当武警?”“那边气候不错,待遇怎样?”小女孩家关心起待遇来。小林如实告诉她们,福建是经济发达省份,我们部队的环境是非常不错的,待遇嘛全军都是一样的。小金表示,父母不愿她出省。“那班里还有没有想当女兵的同学?”“嗯”,她想了想,给了星子的电话。小林也要下了她的电话。联系星子,她感到喜从天降!我心下暗喜,太好了,或许可以完成任务的三分之一吧。

按征兵办给的规则,我们的人数正好可以自己推荐一个名额。可是,这个名额给上级“戴帽子”戴走了。不想,柳暗花明,“戴帽子”的姑娘,在杭州打工恋上爱了,不去当兵,又把“帽子”留下了。可是,连名都报不上,“帽子”留下了又有何用呢?我急红了眼,逮着个机会闯进去,跟负责参谋大发雷霆,“好啊,不让进门可以,不接电话也行,这十五个人,我一个不要,你们留着吧!”他们处长来了。“什么事?什么事?”当知道原委后,就骂开了,“你谁啊,谁啊?敢在我的地盘撒野,滚,趁早滚得远远的!”“哨兵,哨兵呢?谁让他进来的?”哨兵不敢吱声。我愤怒到了极顶,大声吼:“没见过还有这种领导,我们不要了!”调头离开了。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责任参谋主动打电话过来,“团长,过来报名吧。”就这样才把名报上了。但“帽子”能不能戴在星子头上,心里还是没底。体检也搞得很神秘。我们派两名女同志来,只给一个进站观检名额。还不错,前来征接女兵的各兄弟单位很团结,看到的体检信息互相交流,使得参检的四百多名女孩的身体信息基本上掌握了。

这一天,拿到了走访名单,上面没有星子名字。我心里又咯噔了一下,但蹊跷的是少给了一个走访名额。我们按名搜索体检信息,首选个子,一米六以上的圈上;其次看文化,大学生要了。几位不大检点的孩子坚决删除,三位个子偏小、视力不好的也推掉了。当一个个走访过后,那边还算守信,把星子给过来了。小星子是普通职员家庭的孩子,当上兵实属不易。星子妈说,“孩子非常幸运,遇到了她生命中的贵人!”不能说是什么贵人,只能说是星子的机遇好。她另一位做梦都要当兵的女同学却没这么幸运了,缠了我们很久,使尽浑身解数连名也没报上。

“硝烟”散尽,姑娘们迎来曙光,一个个兴高采烈,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按工作进程,这天要到总队领取姑娘们的被装。扬子的父亲主动把他的小面包警车开出来,“公车私用”帮我们运送被装。为了准确领取姑娘们的服装型号,我们建议扬子过来试装。扬子得令,以百米冲刺之速冲进了库房,抓起一套大号的冬训服试穿起来,挺好,很合身。“就这套吧”,扬子说。这天下午,她美滋滋地第一个领走了属于她的一袋被装。扬子当兵成行的“八”字两撇基本上画完了。晚上,扬子妈还为我们唱了一曲时尚的“隐形的翅膀”,歌声优美,吐字清晰,非常不错。这可把扬子爸乐坏了,“和我结婚二十多年了,第一次听夫人唱歌……”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90后女兵那些事儿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