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让自我像鲜花般盛开


□ 潘大林

  

  夜阑人静,万籁俱寂,我泡上一杯淡茶,独坐灯下,把思绪放飞,如风中的彩绸,轻舞飘扬,闪耀着丝质的光泽。许多往事、故人、情景、感慨,像雨后的春芽,破土而出,带着晶莹的水珠和泥土的气息,更带着一股难以遏制的力量,驱使我打开电脑,把自己的喜怒哀乐通过键盘一点一点地敲进去,屏幕上渐渐地显示出一行行的文字来。

  我把这些文字称之为散文。

  有人说,写小说、诗歌的改行写散文,是因为江郎才尽、无以为继才不得已而为之的下策。也有人说,青年宜写诗,中年宜写小说,老年宜写散文。

  我都深以为然,并为此备感悲哀。因为从上一世纪90年代中叶开始,我的写作即开始从小说改为散文。这里隐含了两层意思:一,或许我确实不再适宜写小说;二,或许我确实老了,老到了只能写散文的地步——这种老,也许主要还不是年龄上的,而是心理上的。

  我这样说,丝毫没有看不起散文的意思。相反,在中国文学史上,除了韵文以外,散文是门户之见最浅、胸怀最为博大的文体,翻开任何一本古代散文读本,我们会看到里面有游记、传记、日记、书信、奏折、对话、墓志铭等等,甚至还包括早期的小说。正是由于散文的宽容,才使它成了一种易写难工的文体。易写,使许多人得以参加到散文写作的行列中来,专家、学者、政客、商人、医生、小女子和像我这样更弦易辙的写作投机者。难写,则使有志者更孜孜以求、刻苦钻研而乐此不疲。随着时光的消逝,只有极少数“大内高手”或“世外高人”能登堂入室而有所斩获,成就了许多金玉文字、锦绣篇章。而更多的散文写作者却注定是要“gone with the wind"(随风而逝)的。许多写作者不是不清楚这一点,他们更主要地是为了回应自己心灵的呼唤.才走到了写散文这条路上。

  从写小说改写散文,我当然还可以从客观上为自己的疏懒找开脱的借口:因为近年搞报纸工作琐事繁多,因为身体动过手术体质下降等等,以至时间和精力都不允许我写更大、更长的作品。

  以我的体会而言,写小说确实要比写散文付出的劳动更重,耗费的时间精力更多,相对难度也更大。写一篇小说,少则几天,多则数月,编排故事的一波三折,设计情节的起承转合,塑造人物的鲜明个性,推敲语言的生动活泼。写散文则相对轻松多了,篇幅可长可短,不必考虑情节结构,不必讲求人物关系,全凭作者兴之所至,信笔写来,当行则行,当止则止,抒写一点感慨,回忆一个人物,记录一件小事,花上一两个晚上,写上一两千字,即可独立成篇。

  正是基于“简单易行”这一点,这些年来的工作之余,除了读书,我主要将时间用于散文的写作(如果我写的这些东西还能勉强称之为“散文”的话),日积月累,居然也有了一定的数量,现收集于此,权当纪念。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