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雨中赏鹤


□ 东方鹤


看鹤,赏鹤,是我多年的愿望。常常为无缘如愿而遗憾而期盼。而今公务完成转道鹤的家乡,将要与我魂牵梦绕的仙禽晤面,这颗已经并不年轻的心一下子退回了四十年。在赴鹤城齐齐哈尔的路上,我不时探首窗外,在道旁的树林中和水塘里仔细寻觅鹤的踪影;当地热心友人谷云龙把我们一行三人安排在中心湖边的宾馆里,尚未放好行李,我便走进临湖的阳台,在湖面上寻找仙鹤。这当然都是失望了。云龙同志明明告知观鹤要到城北几十里处的扎龙自然保护区,可我总以为鹤城无处不是鹤。就连在夜里,我听到几声鸟叫,也以为是鹤鸣,忙披衣临窗,搜寻湖面,以至夜未成眠,萦绕脑际的是鹤、鹤、鹤……
鹤,太动人了!
鹤,太迷人了!
她的迷人、动人,表现在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明史里,在宗教、文学、艺术、体育等许多领域,无一不有鹤的仙姿。仅就诗词而言,诞生于春秋时我国的第一部诗集《诗经》,就有对鹤的描写;尔后,我国历代的文人墨客都有对鹤的歌咏,宋代贾岛的诗选中,就有二十首写鹤的诗篇。也正因此,我曾为我的笔名而自豪;也正因此,我急切地想看到真鹤,看到活生生的鹤,以寻觅闪烁中华民族精神光辉的鹤精神。我们通常称颂鹤的高洁、优雅、闲适、潇洒;以及它所蕴含的吉祥、长寿之寓意,但是先贤们根据她的仪表、风貌、秉性和习惯,更深刻地赋予了她安于清苦、勇于拼搏、能歌善舞、忠于爱情、乐于奉献以及志向远大、超凡脱俗等鲜活的鹤精神。
没想到,后半夜雷雨交加,落了场暴雨。在风吼雨啸声中,我暗下决心:雨中,也要去看鹤!“山色空蒙雨亦奇”。早饭后,大雨真的未停,随行战友问我还去不去看鹤?“看,下刀子也去!!”可是,原计划陪我们去看鹤的当地友人李庆吉,带来个不祥的消息:“今天是鹤城的观鹤节,城里举行大型开幕式,扎龙湿地供观赏的鹤,已经被运到开幕式上来了。”说罢随即联系当天下午开幕式的门票。门票没有联系成,陪我的主、客都深感失望。蓦地,我想到刘禹锡的诗句:“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看鹤更要有点鹤精神。“走!我就不信,偌大的扎龙湿地,还看不到一只鹤!”
天,好像故意与我们作对,也像有意考验我们,雨越下越大,以至车前挡风玻璃像被一块从天上飘落下来的白帆布蒙住一样,然而,我们依然向前、向前……
雨终未奈何我们,车抵扎龙湿地,雨势就减弱了。透过雨帘,便可看到莽苍苍一望无际的湿地。突然,不远处传来两声“嘎——嘎——”的响声,音质宏亮,清脆悦耳,令人闻之一振。庆吉同志说:“这是鹤叫的声音。”哦!难怪《诗经小雅·鹤鸣》中有“鹤鸣于皋,声闻于天”的佳句,难怪唐代刘商描写鹤鸣为“一声嘹亮冲天阕”,真乃名不虚传。有鹤鸣,当然有鹤。瞬间,兴致陡增。
车进扎龙湿地公园大门,车内不知是谁喊道:“快看,路旁那鹤!”我循声望去,道旁草地边,有两只大鹤带着一只小鹤,在雨中悠然自得地漫步,两只大鹤不时轮换地扭头看看小鹤,似在召唤小鹤让其始终走在他俩中间。在鹤乡长大的庆吉同志介绍说:这是一家子鹤,夫妻俩带着孩子在玩雨呢!我这是第一次看到真鹤,又是一个特殊的景象,真想下车跑到这一家子的跟前再仔细端详它们。
据说,鹤实行一夫一妻制,并且对爱情十分忠贞,有一方逝去或离散,另一方则不再寻偶。鹤求偶时是对歌对舞,双方歌则同韵、舞则同步、彼此欣赏,即配偶成侣。鹤的繁殖,古传仙禽是胎生,而实际是卵生。一对鹤一年一般只产一两枚卵,多的两三枚,孵化成功一般是一两只。所以,鹤独生子女家庭居多。鹤爸爸鹤妈妈责任心很强,在小鹤不到半岁时,鹤妈妈即教其唱歌跳舞,鹤爸爸教其起飞降落。好一个温馨而上进的家庭!
临近赏鹤苑,我们下车,正赶上一导游小姐在为先到的一拨游客导游。我们也就毫不客气地沾沾光。赏鹤苑是一个圆形的铁栅栏围苑,里边有十几只丹顶鹤,虽大小不一,但形态相似,白羽高洁,丹顶艳红,亮眸如珠,长腿坚挺,无论昂首还是曲颈,都能透出高贵和典雅的风度来。王粲和曹植的《白鹤赋》及鲍照的《舞鹤赋》中佳句纷涌脑际:“精含丹而星曜,顶凝紫而烟华”,“叠霜毛而弄影,振玉羽而临霞……”突然,导游小姐打断了我的思绪:“这里的鹤,前不久被送到北京展览,今天又选了一部分参加‘观鹤节’开幕式。这里有只‘明星鹤’,大家可以同她合影留念。”何为“明星鹤”?导游说她端庄大方、仪表堂堂,乐意让游客接近拍照,其肖像常被带到全国各地乃至世界各地,久而久之,人们称之为“明星鹤”。果然,工作人员一招手,鹤群里就走出一只气宇轩昂的仙鹤来,尽管大雨如注,但她泰然自若,环视大家,并非常熟练地跨上专为与她合影的石台上。游客们纷纷同她合影。“明星鹤”对我好像格外有情,当我走近她的身后时,她主动向我靠拢,并且高高昂起丹顶冠。我赶忙移伞前倾为其遮雨。战友迅即按下了快门。我情不自禁地对“明星鹤”轻轻说了声“谢谢!”“明星鹤”竟也曲颈鞠身,似向我鞠躬。这是何等的美妙啊!实在不愧仙禽之称。更妙、更仙的是,一位游客同她合照后,伸手欲揽她的长颈,她迅即缩颈甩头,摆脱了那游客的臂环,并愤愤地回到鹤群中。难怪李白诗云:“君子变猿鹤,小人为虫沙。”鹤者,真君子也!
分享:
 
摘自:海燕 2005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