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幻想先生


□ 余岱宗

  一
  有时,会感到手头的现金有点紧张,也就是说,这个月又到注意收支平衡的时候了。我的太太于是感叹赚钱怎么这么不容易,又问我怎么有些人会赚到那么多钱,而且很容易。这时候,我常常露出诡谲的笑容,尽量抑制住调侃的声调,以无比遗憾的表情道:“可惜呀,当时你要随便嫁给台江地面上一位批发商,钱这种东西你不就流水似地花,至少不会捉襟见肘。有什么办法呢?你嫁给一位教书郎,认命吧。上帝呀,宽恕我们吧,其实我们不是太穷,就是有点贪婪,有点想不劳而获,希望自己成为赚钱容易的人。这都是被坏人教出来。什么时候我们都变成财迷了不是?”太太则反唇相讥,说当初我要是和那位台湾女郎好了,现在肯定很阔了。关于“台湾女郎”,此典故是这样的——当初我研究生快毕业,已决定留校,一位老师打电话给我,说要给我介绍对象,是台湾女子。台湾女子指定要大陆的大学老师,如果结合成功,台湾方面将付给男方二十万元人民币作为“联络费用”。要知道,那是1993年,那时候的二十万人民币听起来还是掷地有声的货色。我以诚实而遗憾的口吻回答老师,我已经有女朋友了。老师感叹了一声,好像为二十万现金无法注入我校研究生的账户而扼腕,说了好几句“好,那好,也好,大陆的也好”,就挂了电话。我突然变得得意起来,马上就把这事告诉我当时的女朋友即现任太太。于是,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这件事情成为令我们激动澎湃的谈资。为什么一个台湾女郎要在海峡西岸的高校里觅一个如意郎君,她在海峡那边一定发生了什么幽怨的故事,于是我们想象开始飞翔起来了。我们到琼瑶的故事中找资源,从《庭院深深》《我是一片云》到《月朦胧,鸟朦胧》,这些故事都让我们俩忘乎所以地想象一位美丽女子的坎坷爱情经历。女朋友看出了我已经狂妄到以秦汉自居的地步,温和但有点嫉妒地“善意”提醒我说,很可能海峡那边的那位女子不是心灵受伤,而是生理有缺陷,比如受失恋刺激后脑子有点不好使了,就打算从大陆这边挑一青年大学教师去“冲喜”。我很生气地反驳她,说即使充当“冲喜”的药引子,那也说明我的老师觉得我这样的人才能让年轻的女台胞迅速愈合心灵的创伤,顺便成就一段两岸佳缘,这是对我这个人最隆重的肯定。要知道我的这位老师是研究西方电影的,什么恋爱故事他不懂得,他的眼光毒得很呀。我说着,自我陶醉着,得意极了。就像我一重述当年一位厅长儿子在我太太刚大学毕业的时候求婚的经历,我的太太一听就受用。不过,她通常是先做出恼怒的样子,但我知道她的恼怒只是为了激发我更深入地揭她“老底”。当我冷笑地为她设计成为厅长媳妇之后的锦绣前程,我的太太心花怒放,嘴里却骂我缺德。在我替她回忆曾经有过的这段不成功的相亲经历后,她最后往往不会忘记补充一句:“我当时就是接受不了他年纪大了一点,还谢顶了,我最看不惯秃子了。哎,谁叫我那时候年轻呢,只注意外表。”或者,她会说:“他妈妈当时很满意我,后来还和介绍人说过好几次,说没有促......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