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熄火


□ 王开

  

  车开到胡仙岭下,我就打怵了,一犹豫,帕萨特企鹅似的骑着车辙沟东一头,西一头地栽晃,缓慢往前拱。左后轮垫上一块雪埋的卧石,车子愈发像风骚女人扭胯,横竖不走正道。我忙着控制车,耳听后备箱一声闷响,豆油桶倒了。这也提醒我,今天务必翻越胡仙岭。

  这一趟不该我走,换言之,我想走也轮不上。我的意思是说,我没资格。但部长脱不开身,慰问贫困户的事就由我替他办了。四年前,屈部长下派到县里,任我们组织部的常委部长,他一直想调回市里,到哪个部委办局挤个好位置。无奈事与愿违,一晃快五年光景,上上下下的干部走马灯一般,偏没屈部长什么事儿,屈部长嘴上不说,暗中憋了一肚子火,各种消炎药堆满办公桌,急得头发都白了。近期,市里传出消息,年后准备动一批干部,这个节骨眼上,屈部长多跑几趟市里,增加和领导接触的机会,沟通感情,汇报工作,全方位展示自己,也是合情合理的。

  屈部长负责慰问的贫困户叫胡福修,家住平乡镇胡家沟村,七十二岁,左眼视力0.3,右眼视力0.5,相当于双目失明。他老伴儿六十九岁,患心脏病。平乡镇是全县最偏远的乡镇,胡家沟村是平乡镇最偏僻的村,位于距县城一百七十多里的山夹缝里。 胡仙岭通往胡家沟,六道胳膊肘弯,又陡又窄,再铺几层大雪,山里人出来进去一踩踏,明镜似的锃亮照人。我第一次开车走这条路,越接近,心里越敲鼓。到了岭下,我呼口气,两眼盯着前方,双手转动方向盘,帕萨特闷声闷气地吼着,驶上光滑的雪岭。

  第一道弯顺利过去,第二道弯勉强,第三道弯,我快把油门踩到底,帕萨特也没能耐往前挪几步,哼哼叫着,原地打磨磨。我又给了一点油,想帮帕萨特往前冲。谁知,这一较劲,帕萨特不进反退,向后溜去!我心里一惊,减挡,点刹车,勒手闸,调整方向,防止帕萨特掉进路边的深沟。手慌脚乱中,帕萨特竟然卡住了,自动熄火,顺势快速下滑。幸好退到缓坡,手闸和刹车使上劲,车慢慢停下来。

  我急忙跳下车,寻着路边一块石头,猛踹几脚,抱着石头塞住后轮。

  我稳一稳跳得不成个儿的心,仔细观察路况,发现所处的这道弯两侧都是沟,外侧较内侧深,沟底下积雪很厚,一旦掉下去后果不堪设想。我不敢贸然启动车子,怕再发生刚才的事,我想等一等,傍年备节的时候,出山购货的村里人肯定比平常日子多,碰上谁都是我的救星。

  天太冷了,雪地里站几分钟,寒气就从四面八方包抄上来,穿透棉袄刺穿骨肉。我钻进车里,打开暖风暖和身体。一个人无聊,我摁下音响,摸出一根烟,一边吸着,一边心不在焉地听音乐,等待救援。一盘音乐听完,也不见一个人影。我有点慌,眼看午后两点了,山里太阳落得早,如果天黑前真遇不到人,恐怕撂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胡仙岭。我想,再等二十分钟,不行打道回府,另择时间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