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细节的东莞


□ 刘元举

  作者简介 刘元举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一级作家。已出版《西部生命》《天才郎朗》《梦游意大利》等17部作品。获过首届冰心散文奖、首届全国报告文学大奖、首届东北文学奖等数十种奖项。
  
  如果将珠三角的发展喻做一曲交响乐的话,那么,借着东方与西方之祥风,这曲交响乐的演奏,就像一朵巨大的花卉,呈慢镜头状缓缓绽放。巨大的绽放带来巨大的芬芳。周围的所有城市,都能尽情享用这种芬芳。
  被称为中国最具魅力的城市之一的东莞,像一块浸润在这种芬芳之中的翡翠,诗化着珠江三角洲的丰饶与富庶。并日益见其个性魅力。百闻不如一见,一经进入这座城市,便恍若梦境。
  我曾在第一次随作家采访团来到这里时,用了三种颜色来形容这座城市:红绿白。红是红色的屋脊;绿是绿化带的草坪和树木;白是那种极具现代味道的支撑玻璃幕的钢架建筑材料。正是这些直观质感的东西,将一座全新的现代味道的城市外在风貌呈现在初来者的面前。
  这些建筑对于城市面言,是骨架也是衣着。与此相对应的,还有更具诗意与韵味的园林景观的塑造。这些五光十色的景观,如同耀眼的纽扣或花饰,对于城市环境而言,有着不可替代的价值。那是一道美丽的风景风情,如同一道色香味俱全的现代大餐或盛宴什么的。人们需要赏心悦目的空间感觉。那是诗意的空间。
  探究现代景观规划设计,源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是在华人文化圈内率先兴起后,迅速在新加坡、台湾、香港、澳大利亚等地区广泛流行开来。到了大陆地区,已经是1997年前后的事情了。伴随着一批海外学子的归来,和一批崇洋的房地产商们将境外设计引入到深圳、广州,便立刻刮起了景观设计的时尚。迄今也不过六七年的时间,却已经遍地开花,有种不可阻挡的气势。
  现代景观设计给我们的城市带来的变化是显著的,首先是为我们的观念带来的巨大变化:
  诸如宏观的观念,生态的观念,构成的观念,文脉的观念,民众参与的观念等等;其次是创作方法上的:创意—布局—构图—的设计路线,还有区域—边界—路线—节点的思维方式,马克笔、油画棒、CAD的表现方法。这些创作方法与思维方式无疑是对现代空间的生动叙述,加之运用那些金属、玻璃、拉膜、塑料等现代材料,使我们的城市空间越来越新了,这种越来越新,会让我们特别是那些上了年纪的人有种茫然之感,有种无所适从之感,更有一种无法寻找到家园之感。
  或许正是这样的原因吧,建筑设计者们在选材上大量补充了木材、岩石、粘土、乡土植物等原始材料,这是一种搪塞还是补就?这些材料常常充当的是一种怀旧符号,如同华贵衣袂上的补丁一样,为怀旧者提供怀旧与记忆的可能。
  然而,这种可能有时会适得其反,让人们更清晰地意识到离家园越来越远。
  现代的城市景现带给人们的只能是新生活的享受,而不会也不应该承担起人们记忆的负荷。于是我在思索:这些华美舒适的景观与古代中国造园艺术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是一种承袭关系吗?显然不是。现代景观走得太远了,令我们的传统理念未免尴尬,但是,毕竟在我们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兴起的景观,又怎能不顾及我们那源远流长的建筑文脉呢?如何对待传统,如何保持我们鲜明的民族性建筑,如何真正做到东西合壁现代与传统衔接的问题。这已然是中国建筑界始终争论不休的问题。这样的问题并不是我要在本文中探索的,我只是想从中引出一个重要理念,那就是人性关爱,人文情怀的东西。这种人文的东西,在西方的景观建筑中,是居于核心的东西,较之我们的传统建筑理念,有着更多更时尚的现代元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