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武状元


□ 张国平

  小城西城门外有一破庙,因年久失修,香火已绝,显得很颓败。
  庙前有一片砖石铺就的硬地。虽是硬地面却也坑洼不平,裂缝累累,因少有人经过,夏天长满青苔,秋天落几片枯叶,冬天积几把散雪,春天开几朵野花。
  破庙早就千疮百孔,墙上长耳朵,庙顶长眼睛,夏天漏雨,冬天飘雪。
  破庙并未闲着,住着一个疯疯癫癫的干瘦汉子。汉子蓬头垢面,胡须杂乱,面色蜡黄。汉子很少说话,即便说话也哼哼唧唧,口中似有话,也无人能听清。偶尔声音大了,也一嘴“么么”的,天津卫口音,没人听得明白。
  都管他叫武状元,不过多少有点揶揄的意思。听说汉子来小城时还很年轻,初来时一阵纸醉金迷,不久便囊中羞涩了。听说他后来去了德宝斋,变卖了两件古玩,一件双耳铜鼎,一件精致的鼻烟壶。德宝斋梁掌柜仔细看后,吃了一惊,一个醉生梦死的汉子怎么能得此物?以梁掌柜的眼力判断,两件古玩绝非庸俗之物,如非宫廷内藏便出自大玩家之手。梁掌柜很谨慎,试探汉子来路,汉子醉醺醺地说,莫怀疑,东西全出自内宫。梁掌柜再追问,汉子便自露底细,说自己本是清朝内宫侍卫,曾为宣统帝钦点的武状元,因朝廷被推翻才流落到小城。
  梁掌柜将信将疑,举棋不定,把玩着古玩不知是收还是退。汉子急了,夺过来说,真物自有买主,都自便。梁掌柜这才收下古玩,给了汉子一笔不小的款项。汉子拿了钱又吃喝玩乐去了。
  据说梁掌柜偷偷拿去开封鉴定,双耳铜鼎和精美鼻烟壶确都非等闲之物,梁掌柜这才放下心来,将两件宝物好好收藏了。
  消息隐约传出来,有人去看古玩,并问汉子底细,梁掌柜都笑而不答。梁掌柜收了传世之宝,当然要保密。汉子的底细也不能讲,讲出来他的底细,古玩真假自有说头。
  汉子醉生梦死又一阵挥霍后再无宝物拿出来卖,一贫如洗,流落街头,只好到大户人家乞讨。大户们不给,汉子便骂,好赖也是武状元,咋的?朝廷败了,人也不吃香了?
  大户们哪容得他骂,便放出狗来。汉子醉醺醺的,一下被恶狗咬了个嘴啃泥。看热闹的人一阵哈哈大笑,这就是武状元?屁!
  汉子被咬了个血里呼啦,但仍嘴硬,你们哪晓得,宫里的美女哪个不是赛似天仙?你们哪个见过?
  你见过?你说说宫女咋个漂亮样?有人起哄。
  秀色可餐,秀色可餐哟。汉子歪斜着一条伤腿,嘟囔着去了。
  说汉子再无宝物那是假的,汉子还有一把大刀,只是说什么也不肯离手。汉子说他就是凭这把大刀考取武状元的。
  汉子没了钱,酒店去不了,赌场去不了,妓院更没得去,只好住破庙。汉子醉了便将大刀斜靠在庙墙上,自己依墙呼呼大睡。
  兵荒马乱,民不聊生,谁还会有时间再注意汉子。秋去春回,汉子在醉醺醺的呼呼大睡里,脸皱巴了,腰弓下去,渐渐成了干瘦的老头。
  再没人喊他武状元,再没人闲聊逗他,汉子终日无语,仿佛成了哑巴。汉子吃了睡,睡了讨,偶尔醉上一回,又依了墙呼呼酣睡。没酒喝了,汉子便仰头望天,望天上缓缓浮动的白云。汉子嘴巴翕动,念念有词,却没人听他讲些什么。
  汉子做的最多的一件事便是擦刀,一遍又一遍地擦刀,待将刀光擦亮了,再用裹布一层层包好,依旧斜靠在庙墙上,贴心宝贝似的。
  微闭双眼,汉子这天又揣手而睡。突然来人了,一阵凌乱的脚步声。汉子眯开一道眼缝儿,看到一高一矮两人站在面前,高个男人神色紧张地说,不得了了,死了两个小城的好汉。
  么?忽悠个啥?汉子又将眼闭上了。
  不是忽悠,是日本人来了,打死我小城两个好汉。高个子男人说,那个叫佐藤的日本浪人把小城好手全打败了。
  管我屁事。汉子眼睛未睁,似睡非睡。
  佐藤骂我们是东亚病夫。高个男人说,你是武状元呀,你应该出手啊。
  谁是武状元?谁把我当武状元看了?汉子说,我已苟延残喘,朽木一个,不是啥武状元。
  唉,你……高矮两个男人叹气走了。汉子突然睁了眼睛,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一把抓起大刀,又叹气放下,接着又呼呼大睡了。
  又一阵凌乱的脚步,汉子迷糊着眼说,我说了,不去!
  汉子听到一阵狂笑,一睁眼看到三个人,三人头上扎一孝带,孝带上顶一红点儿。前面的那人上前一步说,我叫佐藤,知道你武状元架子大,所以专门来登门请教。武状元不会不赏脸吧?
  汉子愣了好一阵才说,行将就木之人,还谈啥请教。不谈请教,谈切磋?佐藤盯着汉子,目光逼人。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