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情似水深《天山雪》


□ 姜宝龙

情似水深《天山雪》
姜宝龙

 

这是张辉搜肠刮肚般复活了的电影故事。
张辉导演一边创作电影《天山雪》,一边给学生排练话剧《樱桃园》。一个人在两个理想王国里遨游,影片的纯情是选择童年的记忆,而话剧的纯情却是诗情画意的精神食粮。

遥远的天山

70年代末期,张辉全家离开多年生活的新疆。那时他和父亲关系不好,一路无话。路过天山的时候,天气很冷,父子俩彼此搓手,这是两人第一次距离很近地挨在一起。
他们乘坐的卡车在山顶上停了下来,张辉看见了那里的湖——“二台海子”。他平生第一次恐惧,湖面是静静的黑色,透视效果很好。黑暗的湖面在眼前晃动,他拉着父亲的手,像抓住救命稻草。张辉说,人类恐惧的本能反应是无助和没有依托。
童年的懵懂和认知是张辉《天山雪》剧本最初的背景。
张辉心中所谓的“二台海子”,在现实中没有找到。再次来到新疆后他看到了塞林木湖,记忆和现实不一样,写成的剧本是今天对童年的记忆,那些艰苦的经历是美好的夙愿。
回到当年父亲所在的连队,张辉一家人居住过的房子还在。贫穷的环境虽然改观了,树林、小路几十年还是不变,变化的是人。

转了两天之后,张辉感到不理想,童年的山很漂亮,现在看不见了,远没有写的文字好。当地人提醒张辉去别处看看,开车两个小时后他果真看到了当年一样的房子,还有沙漠环境,这里的雪山常年都是白雪皑皑,突然找回了想象的环境。
原本失望的张辉都有了放弃拍摄的想法。“海子”,沙漠中央的一个湖。张辉站在湖边,湖水很美,他没有丝毫恐
惧感。天山的雪水化了,常年积存下来。张辉说人们能够生活下去,那份生存的精神和意义是多么的珍贵。

新疆是个好地方

回到北京后,张辉重新整理剧本。他把那些片断的记忆,人性的纯粹和美好都保留了下来。剧本中,上海的知青拉小提琴,北京的知青讲天安门,环境里有农民、军人,这是建设兵团最大的特点。张辉童年的了解和想象,兵团的生死离别,周边亲人的离世,他当时不觉得什么,现在回过头一想真了不起。那样的年代,新疆一声号召,决定了人一辈子的生存和选择。
剧本修改了七八稿,拍摄的分镜头剧本,剪辑台本都认真地作了大量的案头工作。影片拍了50多天。酝酿成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电影能够讲得好看,让观众肯赏脸走进电影院。
精神层面上电影是表意的,就视听本身而言,《天山雪》比一般的电影、电视剧筋道,有品位。各种元素的使用准确,看过电影会觉得细枝末节显露出张辉导演的独特。
百姓喜欢真实自然、流畅的故事。张辉也考虑过大明星的合作,但都放弃了,除资金以外的原因,他还是希望演员能全身心地投入到拍摄中,并有足够的精力来还原这种对待生命亢奋的电影。
张辉导演要求方言的重要性,绝不亚于对演员的表演。他把演员放到沙漠中与环境融合在一起,不要过多的表演技巧,包括处理激情戏,人物复杂的关系,不要刻意造作。
方言是衬托这部电影整体的大效果。在新疆的上海人能听懂河南话,山东人能听懂四川话,交流不存在障碍。

沙漠里的枪、剪刀和小提琴

剧组人员没有想到拍摄条件那么艰苦,他们驻扎在离县城200多里地的一个村子上,这就是一个连队。这里满地的蛤蟆、蛇、蟋蟀、蜥蜴。出了门四周都是土路、农田、沙漠,没有柏油路,没有商店,更没有娱乐设施,洗澡简直是梦想。



情似水深《天山雪》图片1

张辉导演要求剧组工作人员齐动手搭建了一个可以洗澡的地方,但是不能开灯。因为开灯都能看清楚男女之间的隔离板,洗澡水是大中午在塑料纸上被毒辣太阳晒热的雪水。八九月的新疆还是炎热天气,他们更不可能赤脚走路,可怕的蚊子不说,一片盐碱地会把脚趾烧得奇痒难忍。
《天山雪》的要求是还原生活,使用的道具重点是一把枪和小提琴。剧中主人公李大林的羊群被狼吃了,要到连队申请一支枪。上海女知青则带来一把小提琴。这是他们两人感情关系的重要道具。对当地人来讲太神奇了,对小孩子来讲简直是奇迹。道具参与了叙事的因素:两个人恋爱,是协奏曲,李大林拿到枪也是生命的结束。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