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公馆我的桥(外一篇)


□ 陈枯朽

陈枯朽

2008年5月8日,我从大队机关调到度假区交警中队工作,因中队办公场所系租住公馆村民房,与民杂处,虽挂有显赫招牌,但于外人还是很难寻找。大凡有找我的人,我都不忘补一句:“公馆桥头过来一点。”于是乎,公馆大桥成了中队的标志和坐标。

公馆村,坐落在芦峰脚下,与武夷山著名的大王峰、玉女峰、狮子峰隔溪相望。它原名裴村、万家村、九村街,下辖毛坪、选洲、陈坜、桐源、江源、三姑等八个自然村。明朝万历35年知县虞大复在此建公馆而得名沿袭至今。南宋时期,境内芦峰曾是学者云集、人文荟萃的地方,其中的少微书院、云谷书院、芦苇书院、道源堂、少微坊等处都留下了朱熹、蔡沈、蔡公亮、翁易、祝穆等名人的足迹,也算得上是不错的风景名胜。但由于对岸的武夷山乃丹霞地貌,天生丽质,景象奇异,更兼政府多年精心开发,如新娘子般招人眼球,享得声誉,愣是把芦峰忽略得无人问津,乃至忘却。对此,公馆人似乎不太或不屑上心,他们上心的是地价或拆迁补偿。因武夷山旅游之故,占尽地利的公馆村的三姑,被辟为旅游度假区,原本鸟不拉屎的滩涂、河汊、山垅、荒坡等寸土寸金起来,使得公馆人个个一夜暴富,牛气十足,理所当然地坐享着“武夷山贵族”之称号而不容侵犯。贵族就该有贵族的特权,贵族就该显示贵族的气派。大凡驾车被交警拦查,无论违法与否,总会高傲地自报家门:我是公馆人。那神情那口吻,显然在揄揶交警有眼无珠,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我初来乍到不畏虎、不信邪,在交通管理执法上不偏袒、不徇私、敢碰硬,甚至放水冲了几回龙王庙,摸了几次老虎屁股,使得公馆人对我有点敌视心理,背地里说我是“一根筋”、“搭铁佬”,还扬言要将我赶出公馆。但后来见我不仅在执法中连连挑战权贵,而且屡屡在报端披露各类交通陋习,渐渐对我另眼相看,转称我是有责任感的“记者”、敢担当的“作家”,遇到不平事,会找我诉求,当我为自己人掏心窝子,向外人介绍我时会说“这是我们的陈老师”。出于构建和谐环境,我也乐于被“招安”融入了公馆,与他们交朋友,称兄弟,切磋茶艺,品茗论道,从而了解了他们由穷变富的跋扈心理和外表自尊内里自卑的矛盾特质。比如他们贬低警察,却把子女介绍进来当协警;比如他们鄙视官场,却以与官员交往为荣;比如他们仇视腐败,却同情落马的腐败分子;比如他们坐享其成,却贪天功而自夸说“我家门前有个园子,叫茶博园,是政府斥巨资为我修建的”“我家有个戏台子,叫印象大红袍,张艺谋天天为我唱堂会”“什么省道国道都得从我公馆大桥过”云云。究其实,每年有三四百万固定收入的村财,除去因充大疲于接待而负债累累外,唯一能拿得出手的真家伙也就是那座公馆大桥了。如果不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塌桥事故,公馆人的自尊和自夸似乎还会没边没沿地延续下去。

公馆大桥是座中承式钢架拱桥,全长301米,宽18米,于1996年11月8日动工兴建,1999年11月20日建成通车,总投资村财1700万元,由福建省交通规划设计院设计,福建省林业工程公司承建。该桥雄伟壮观,是20世纪闽北此类桥中最大的桥梁,是武夷山度假区、景区与外界相连的主要交通枢纽,也是公馆人引以为豪的实用与艺术相杂糅的门面,更是武夷山的一道人为风景。我曾在这桥头设过卡,也曾在桥上观过景。秋夜气爽,三五好友,倚于桥栏,看度假区灯火明灭,听崇阳溪漱石泠泠,一阵车流风过,桥面微微摇晃,悬链低低吟唱,好不令人舒坦惬意。

然而,2011年7月14日9时许,一场事先毫无迹象的灾难降临,年仅十一岁半的公馆大桥突然坍塌,一辆旅游客车坠落桥下河滩,造成一死二十三伤的重大事故,令国人震惊,省道八洋线武夷山段被迫改道。当时,我接到警报,与中队长一道驱车赶到现场,桥头车辆拥堵,人群惊恐不堪,知道出大事了。我们弃车跑步上桥,只见桥面第三个桥拱坍塌,南面桥墩处裂断如刀切,北侧50米桥面整体塌陷下去,呈60度陡坡。一辆坠落的客车头朝上尾朝下倚于南侧桥墩,车窗外挂着乘客的手脚。救人要紧,我们顾不上疏散桥头车辆和人流,边从桥头小路跑向河滩,边向指挥中心报告警情,要求增派施救人员。中队长一马当先,不计个人安危钻入车内,施救伤员,我在车外打接手,紧接着大批消防官兵及医护人员也赶到加入施救行列……我从事警务新闻写作多年,向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没想到这回因在现场施救伤员被不知名的记者拍成图片上了互联网。熟识的公馆人看到图片,纷纷打来电话说“陈老师,你上网了”,“陈老师,好样的。”……这又似乎多少给公馆人挣回点面子。

桥是负载重量、交通天堑的建筑。可是,我的公馆大桥却在承荷生命之重的关键时刻夭折而酿下悲剧,是天灾还是人祸?尽管后来专家们鉴定结果为:严重超载和失于养护。但大部分公馆人却认为是质量问题即“豆腐渣”工程,他们比较赞同北大教授孔庆东的说法:没有用良心去建桥。

鲁迅说:“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这话在理。然而于我似乎不太相宜,因为如今我时常还会顺口告诉找我的人说:“公馆桥头过来一点”,因为在我的心目中公馆大桥依然没有断,她还横跨在崇阳溪上,交通着南来北往的滚滚车水马龙。

分享:
 
更多关于“我的公馆我的桥(外一篇)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