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维生素


□ 陈家麦

陈家麦

1

  过了中秋,推拿医师陈龙翔就不见影子。五十多岁,这么大的人了,说不见就不见了,又不是蒸发了的水汽?刚开始,张爱凤还以为老公跟她开玩笑,玩笑可以这么开吗?以前他有过这想法,顶多说说而已,就不当真,可这回张爱凤急了,翻箱倒柜,发现家里值钱的东西一样没少,除了一套他结婚时穿的藏青色中山装,一只儿子背过的背包。

  这不,多多长到三岁了,他妈妈有了新欢,他爸爸从公子哥都快变成穷光棍了。家里乱了一团糟,好好的日子一去不回头了。

  陈龙翔是我四叔,他最后一次在家过中秋的细枝末节,到今天我都记得清清爽爽。

  那晚,他话特多。自从被查出得了糖尿病后,四叔戒了烟酒。但那晚他破了戒,要喝它个一醉方休。四婶提醒他,他说,醉了好,替吴刚砍桂花树吧!我开起四婶玩笑,今晚的嫦娥怕是你吧,吴刚一年到头够累的,难得有这么个好日子。

  这晚他不是丈夫、连襟、姐夫、姨丈、未来的公公、我的四叔,他是虎虎生气的小伙子。他带头唱起《让我们荡起双桨》,还挥手打拍子。我到来后,像给咖啡加了点糖。朱汉多乐了:“瞧,又来了个能喝的!”四叔掏出口琴独奏《红星照我去战斗》,脚踩拍子,像音乐老师弹风琴。莎莎扯了扯跃文的衣袖,反给他按了按手,那意思分明让他别急。

  今晚,跃文第一次把莎莎带来见未来公婆。她像嘉宾赞美东道主一样:“房子不错耶,环境不错耶,像个公馆耶。”沙沙走路的样子,似乎是双腿里安足了弹簧,一蹦一蹦的。四婶问多了,跃文烦了:“妈跟交通警察查问车主似的。”开饭时,他才作正式介绍:“董莎莎,电台《时尚》栏目王牌主持,她爸爸董卫国,县电视台台长,她妈妈——”莎莎鼓了嘴:“什么她爸爸她妈妈的,没礼貌!”跃文反应快速:“对了,我的岳母大人,柯银娣,在水洋报做《健康》版编辑,我介绍完了,谢谢!”莎莎像还在电台做节目:“爸,妈,您俩好!各位好!”四叔四婶同声:“莎莎好!”

  莎莎谈起世界名牌服装来,如数家珍,大家都成了她的听众。四叔向我要了根烟,咳了下,给四婶夺了,踩在地上。他说:“早点把这门亲定了,我不管什么日流韩流的,免得你的女人‘老流’。我做新郎倌时,等到醉醺醺地进了洞房门,才才……”四婶给四叔嘴里堵了一块小月饼。

  跃文让他爸说下去,挺好玩的,老爸从来没这么放开过!四叔瞄了四婶一眼:“不说不说,上床前你妈会让我跪搓衣板的!”四婶夹起一块鸭腿肉想扔他脸,做了下假动作,这块肉到了她水亮亮的嘴唇里了,样子像老姑娘头一回见如意郎君……祥和的中秋家宴啊,直到圆月半空挂。

  等到第二天早上,四婶从梦中惊醒,发现枕边的四叔不见了,没一点音讯,接下去的日子里,这位推拿医师还是没回来。

  他没回来,跃文与莎莎还是在国际大酒店办了喜宴。新娘的肚子藏不住了,隆起了小腹,她还在给客人敬酒。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