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四月的怀念


□ 汪 朝

汪 朝

  汪朝,作家汪曾祺之女。生于1954年,“文革”中初中毕业。当了多年工人,后做新华社图片编辑。已退休。

  父母在的时候,我们不怎么管他们朋友的事。他们什么事都自己做,不愿麻烦孩子们。父亲猝然离开,母亲也于次年去世之后,我忽然感到,与他们有关的朋友该轮到我们去看看了。每年春节或长假,我们兄妹总要去看林斤澜叔叔,得了好茶叶和好酒,也特意给他留着。其实过去对父母并不这样有心,也算是“子欲孝而亲不待”的一种补偿吧。林叔叔搬过几次家,我们在这十来年中,从西便门小区跟到和平门,后来又跟到了马路对面的香炉营。如今,林叔叔离开三年了,我把一些印象的片断记下来,怕日后会渐渐淡忘。

  林叔叔脾气好,老是笑呵呵的,给人一种很随和的印象。其实不完全是这样。一次在家里聊天,父亲和朋友们兴致很高,欢声笑语,记得邵燕祥叔叔也在场。谈到方言,我母亲谈到福州话,大家都说听不懂。林叔叔也说,温州话跟普通话发音完全没有相同之处。我们让他说一个词,他摇头,一再让他说一个对比一下,他认真想了一下,还是摇头。他似乎对家乡的语言有一种贴己的感情,不愿意拿来谈笑。还有一次,我跟他说看了一篇文章,王蒙谈到,林斤澜这个人百年之后是不会有什么非议的,我觉得这是对他人品很高的评价,但他却不置可否,脸上也没什么表情。他对我父亲感情很深,帮助也很多,而且非常宽容体贴。可是有几次跟我们聊天时,他会强调一句:我跟他政治上不同。当时说过也就过去了,时隔多年,这个印象却鲜明起来。

  2006年春末,我和哥哥一起去看林叔叔,谈起上一年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中央给抗战时期的老战士、老干部颁发了纪念章。林叔叔有点纳罕地说,他1937年就参加革命了,邓友梅比他晚,都发了,可没给他发。我哥哥开玩笑说,人家准是看你作品的风格,想不到你是老革命,把你归到我们家老头儿那一堆儿去了。现在的人事干部都年轻,不了解历史。林叔叔也笑了笑,但笑得有点勉强。这个笑容让我惴惴的放不下。我从来不多事,这次一上班就给北京市文联人事处打电话,他们很重视这件事,后来把抗战胜利60周年纪念章补发给林叔叔了。林叔叔唯一的外孙高中毕业去当兵,我们听了都觉得新鲜。林叔叔说起来眼睛亮亮的,很神往的样子。他还很不解地问我们,现在的孩子们怎么都不愿意当兵了?后来又听说他外孙当的是骑兵,这可真是林斤澜的后代!林斤澜叔叔经历的历史是沉甸甸的,是有血有泪的,有很多不能言说的伤痛,有很多只能他自己体昧的烦扰,现实与他最初的追求和希冀差别太大了,有时候谈起来他直摇头。可他的信念和理想还保持着十几岁少年参加革命时的纯真和坚定,没有丝毫游移和混乱。

  父亲告别仪式的前一天,林叔叔和史铁生、李陀、李锐、何志云、余华一起到太平间来跟父亲告别。女作家曾明了也来了。事先没有任何准备,场面很潦草。那天下着濛濛细雨,高邮电视台的记者闻讯赶来,把史铁生推到雨中采访,让我非常不落忍。林叔叔就坐在太平间一进门工人的小小房间里接受采访,面容凄怆,语气平稳。第二天,我们要去八宝山,不能在家陪护卧病多时,不知道父亲已经去世的母亲。林叔叔特意到家里来,和我们的二姨还有小保姆,一起陪了母亲一上午。林叔叔细心,不像我父亲除了做饭以外不管家里别的事。我们几个人的工作、生活、家庭情况他都记得很清楚。我姐姐身体不太好,每次见面林叔叔都会问起她的类风湿好一点没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更多关于“四月的怀念”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