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主席台


□ 晓 苏
主席台
晓 苏


  1
  
  接到皮眺从北京打来的长途电话,朱自明高兴得差点发了疯。皮眺说,朱老师,你要请的诗人叶文先生,我总算帮你请到了。我们明天上午就从北京飞武汉。叶文先生明天下午在汉口有一个新书签售活动,他答应晚上去你们学校做报告,你先做好准备吧。皮眺那边的电话还没挂,朱自明就忍不住尖叫了一声。太好了!他是这么叫的。朱自明的叫声有点儿像那些球迷们在进球时发出的那种声音。
  皮眺的电话是星期四夜晚十点多钟打来的,当时朱自明的妻子宋英正在伏案备课,她是这所大学附中的老师,灯光将她备课的姿态投映在墙上,看上去宛若一张耕田的犁。朱自明的尖叫声肯定是吓坏了她,墙上的那张犁陡然颤动了一下,然后就伸直了。宋英很快回过头来瞪了朱自明一眼,她瞪朱自明的眼神和平时一样,目光中充满了无法掩饰的冷漠与轻蔑。不过朱自明没有在意宋英这样瞪他,因为宋英这样瞪他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朱自明说起来是一个有点儿窝囊的男人,虽然在大学里教书,但由于许多复杂的原因,他快五十五岁了还只是一个副教授,因此大家都对他不屑一顾,不仅他的同事们不把他放在眼里,就连他的妻子宋英也有些瞧不起他,所以她动不动就用那种怪怪的目光瞪朱自明。宋英开始这样瞪他时,朱自明心里还挺难受,但时间一长也就习惯了。
  朱自明扔下电话就朝他儿子朱甘房间里跑,因为皮眺的这个电话说到底与朱甘有关。
  朱自明由于结婚太晚,所以朱甘才十四岁,还在读初中。也许是父子之间的年龄悬殊太大的缘故吧,朱自明与朱甘在外面同行的时候,别人总以为朱甘是朱自明的孙子。不过朱自明对儿子比自己小这么多倒是挺高兴的,因为年幼无知,朱甘对社会上的许多事情都还不太懂得,比如对朱自明的职称什么的。正因为如此,朱甘至今还没有蔑视过朱自明。相反,朱甘还认为他的爸爸是一个颇有水平的人。朱自明经常给朱甘讲一些古今中外的传奇故事,有时候还给他背诵一些诗词歌赋,所以朱甘一直在心目中对朱自明保持着一种钦佩,甚至可以说是崇拜。这对朱自明来说非常重要,他常常在极度悲观的时候安慰自己说,这世界上总算还有一个人看得起我!
  当然,朱甘也有一些对朱自明不太满意的地方,比如朱自明从来没有坐过主席台。朱甘有好几个同学的父亲都是朱自明的同事,他们都混得比朱自明好,有的是领导,有的是教授,还有的是富翁,他们经常出席各种会议,轻而易举就可以到主席台上就坐。这所大学有个电视台,每周星期六晚上都要在电视上的某个频道里插播半个小时的校园新闻。朱甘本来是不太愿意看电视的,但他却对每一期的校园新闻情有独钟,差不多每期必看。有一个晚上,朱甘一边看着校园新闻一边把朱自明喊到了电视机前。当时电视上正在播放一个学术会议的实况,主席台上坐了六七个人,其中有三个是朱甘同学的父亲,同时也是朱自明的同事,他们昂首挺胸地坐在上面,台下无数双明亮的眼睛都仰视着他们。摄影记者偶尔也将镜头对着台下的观众扫一扫,在观众席的第二排,朱甘看见了朱自明,他正在尽情地鼓掌。校园新闻结束后,朱甘转头望着朱自明说,爸爸,你什么时候也能坐一次主席台就好了!朱自明猛然脸红了,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朱甘没有注意到朱自明的表情变化,继续说,我同学的爸爸,好像都坐过主席台。那天晚上,朱自明几乎一夜无眠。次日早晨,朱自明用布满血丝的眼睛望着朱甘说,儿子,坐主席台还不容易吗?爸爸过些时间一定坐上主席台让你看看!朱甘拍手跳脚地说,太好了,你要是也坐一次主席台,同学们就不会在我面前那么神气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