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记忆中的一个岛


□ 北 北




二十多年前,想起来是那么遥远,那时候,有一群诗,像花朵一样开放在我们的生活中,人们给予它一个奇怪的名字:朦胧诗。一种特殊的氛围马上随之洇开了,弥漫在四周。而花蕊般站立其中的那个女诗人,我们都知道,她叫舒婷。
一切都非常完美,我是说诗的意境与诗人的名字,像雾霭和流岚,像风雷与霹雳,它们和谐地组合在一起,为那个时代的人们呈上芬芳的精神之蜜。
“我的心裂成两半/一半为你担忧,一半为你骄傲。”你应该记得,这是《心愿》里的句子。
“要有坚实的肩膀/能靠上疲倦的头/需要有一双手/来支持最沉重的时刻。”你肯定记得,这是《中秋夜》中的句子。
“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这就更熟悉了,你一下子就说出这句子出自《神女峰》。
生活那时还没有呈现如此纤细的一面,人们都淹没于粗糙之中灰头土脸地打发一日又一日。突然之间,一双苍白的手拨开了眼前的庸常,她几乎是以低语般的优雅,将人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触动。于是“文字产生了声音,波浪般向四周涌动”。哦,“我如果爱你/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这个清醒我们也有,却只知道用铁姑娘的方式,雄赳赳地对你说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哦,“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这样的傲气我们也有,却只会昂首挺胸地不爱红妆爱武妆,一帮一,一对红。
真好,在心事躁动的日子里,她的诗带着阳光照进我们沉闷或喧闹的胸膛。
无数人想象过能够制造出这么美好句子的女人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如同我,我用许多年轻的时光浮想联翩,并且伸长耳朵,将各种关于她的消息细细听来。多么遥远的一个人,她在诗行间仙女般起伏穿行,长衣宽衫,裙裾飘飘。可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地方却跟她联系在一起。鼓浪屿,一个突兀海中的美丽小岛,就在福建,就在厦门,去过那地方,脚踩过那片土,在上面走来走去之后,仍然不能对这种虚实跨度极大的事实生出认同感。



有人对我说,我带你去见见舒婷吧。那差不多是十年前的事了。
鼓浪屿因为承载着一个女诗人,而显出别样的姿色。三角梅纵情地开,凤凰树婀娜地长,花朵中、树阴下的诗人会是什么样的一种面目呢?
但是,那一年,我拒绝了那个友好建议。去日光岩的路上,其实曾经在她家门外一晃。那是一幢沉默的老屋,散发着历经无数春风秋月后的沧桑感,端庄安详地融于花团锦簇的鼓浪屿间。我匆匆看一眼,然后,走了。
许多好东西,它都藏于远处,如果它不是你的,千万别踮起脚、伸长手试图在握。我想这样好,尊重了别人也尊重了自己。
当然,对于写诗的人,我的确有些隐隐的忧虑与恐惧,他们活在锐利与敏感间,是一个让我陌生的群体,几乎下意识地,我认为必须绕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