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时光中不老的孩子


□ 李蔚红

  回村的那一天,秋雨点点地飘落了下来。长途车急速地行驶着,我望着窗外,一个读医科的女生在我的旁边喋喋地说着她是如何粗拉的一个人,她刚到学校,就发现有两本重要的书忘在了家里,必须再赶回去。
  让你的父母给你寄来好了。我告诉她。
  我的书太多啦,解剖的、药理的、病理的、中草药的、临床的,塞在我自己的橱子里,他们根本不知道是哪两本。她嘟着嘴埋怨着,不知是埋怨自己的书多还是埋怨分不清书名的父母,埋怨里又有一种撒娇一样的语气。这是现代的孩子喜欢使用的一种语气。她看上去也就二十岁吧,胖胖的,黑黑的,手里抱着一只粉色的小包,仔细看去,那小包的样子竟然是一只小猪。
  好玩吧?可以装零钱,也可以当玩具,我可喜欢它了!是不是?你说是不是?你长得像不像我?她对我说了几句,又手点着小猪的鼻子说起来。
  她把自己和小猪比喻着,让我忍不住笑起来。我说她很像韩红,车前的屏幕里韩红正在高唱着那首《青藏高原》。
  我要是像她就好啦,我爸爸一直说我要倒贴两万块钱才能嫁出去!这个女生真是太可爱了。她也许是一个心灵聪慧、性情幽默的女孩,只是形象差了一点。我的智力极好的儿子也总是用这样的语气与我对话。我问他配的眼镜有什么问题,他会回答我:妈妈,我的眼镜有两个镜片。我说我是问他的眼睛适不适应呢,他马上又会来一句:妈妈,我有两只眼睛,真的。而他明年就要考大学了。
  我像他们这个年龄的时候是什么样子?车前进着,时光开始倒流了起来。
  我插队的那一天也是一个雨天吧?我还没有成年,刚刚过了十七岁的生日,一辆大卡车载着我们一群人来到了一个叫两目的小村庄。我们坐在车上迎风飞舞着头发,唱的是《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我们认真地唱着,大声地唱着,热血澎湃地唱着,想象着世界是我们的样子。我们一定是真傻吧?
  从那时到现在已经三十年了。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还有二十年一条好汉。三十年了,我们那些坐在大卡车上唱着《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知青,那些几乎还对社会的本质一无所知的天真的男孩子、女孩子已经变成了什么样子?我摸着自己的脸,询问着里面的意识。当年十七八岁的年纪再加上三十年,几乎等于整个的人生了!
  这一生已经就要过去,而我们又都经历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事情?
  车窗上有了沙啦沙啦的声响,一会儿,雨水开始流淌下来。远处的田野灰暗了起来。来一场大雨,来一场大雨吧!我渴望着车在滂沱大雨中行驶的感觉,四面的景物都隐藏在雨中,只有雨落下来的声音,车像是不知道要行驶到哪里,没有了来路,也看不到前面的方向,时空的感觉仿佛消失了,就像人生里的一种期待。
  但是沙啦沙啦的声音很快就停了下来,周围的景物也清晰、明亮了起来。往外面看去,这一片地域,竟然没有下雨,地面干干的,树木上也没有水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