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红色经典”是经典吗?


□ 王宏利
一般所谓“红色经典”改编热正席卷中国。先是样板戏堂而皇之在荧屏频繁闪现,等于给江青平反,再则是《红旗谱》、《苦菜花》又以电视剧形式重现荧屏。我断断续续看了《红旗谱》电视剧,发现问题颇多, 提出来与有识者商榷,

一、“红色经典”的基调是什么?

所谓“红色经典”的主旋律是阶级斗争学说,是“唤起工农千百万,同心干”,打倒土豪、劣绅、资本家,是夺取政权、建立无产阶级专政,是穷苦人当家作主人。这个在当时看来无可挑剔的时代浪潮,在建国后所写的受极左思潮影响的“红色经典”中已经左得可怕。它贯穿一个已被历史证明的错误观点:以财产多少、文化多少划分先进与落后、革命与反革命,即凡是富者都是反动透顶的坏蛋,凡是穷光蛋都是伟大智慧的圣贤。在延安的现实生活中有李鼎铭,在所谓“红色经典”中都没有李鼎铭,无论是《红旗谱》中的冯兰池,还是《苦菜花》中的的王阑之都是又坏又反动的恶魔,正是这种错误理论奠定了极左思潮的基石,造成了以一个被妖魔化的刘文彩掩盖歪曲扼杀了千百个李鼎铭的残酷事实。现在重编的“红色经典”必然还是这种思想的延续,还是穷光荣、穷伟大、穷革命,还是富可耻、富卑鄙、富反动,还是穷个打富人、分富人,穷人专富人的政永远维持穷人的天下。其结果就是“反右”、“反右倾”,就是大锅饭,大拨哄,就是大跃进,大炼钢铁,直至把清醒的领导者打倒的“文化大革命”。
五十年的实践,尤其是二十多年的中国改革的实践证明“红色经典”中宣扬的主导思想是错误的。即以《红旗谱》来说,作者梁斌首,先是遇害者——差点整死。而小说的人物假如活到“文革”,他们的命运大抵如下:朱老忠肯定会打成土匪地痞、阶级异己分子;贾湘农肯定是左倾冒险主义,混入党内的坏人;阎运涛肯定打成叛徒;张嘉庆是混入党内的地主阶级代理人,而李双泗、芝儿肯定是强盗、恶霸,春兰肯定被打成冯兰池、冯月堂的情妇而惨遭虐待……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满怀极左激情抒写的革命战争年代的往事只有几年的辉煌,到六十年代即次第被批判,到“文革”即全被否定。“文革”御定的八个样板戏更是歪曲生活、蔑视人情、人性的“伪革命”的谬种!以改革开放的功绩来看,以世界发展的不可变逆的规律性来看,产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所谓“红色经典”都含有被实践证明的错误和荒谬。他们做为一定历史的纪录,一定人群的情感寄托则可,而夸大之什么经典,什么永恒激情则就不能担当了,而把这包含明显错误的所谓“经典”还奉为瑰宝在今天加油加醋地拔高炒作,则是大不智之举。

二、我们承认什么经典?

文学上的经典不但具有极大的艺术魅力,而且首先要真实地反映生活,反映人性、人情,让人明白社会人生。显然上述的所谓“红色经典”有许多按极左思潮伪造的东西。现在还有人去翻歌颂合作化、歌颂公私合营、歌颂反右、反击右倾翻案风文学吗?那些东西在旧书摊上分文不值,包括许多名家写的也无人问津。因为他们伪作!杨朔的文章不是艺术,关键是在全国人民罹难的年代他被迫闭眼高唱柳暗花明。残酷苦难的三年饥馑死了那么多人,竟没有一个作家留下一篇纪实的文章,这应是中国文学的耻辱。在满清入关的血腥屠杀中,还有人冒死写下《扬州十日》和《嘉定屠城》。这究竟是文人的退化还是文坛险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