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家庭的肖像李继贤、李薇访谈


□ 李继贤 李 薇 吴冠平

  吴:《西干道》在东京得奖,日本方面有什么评论?他们感兴趣的是什么地方?
  李:我觉得还是那种特殊的真情把他们打动了……
  
  薇:电影节出的英文册子上有两句话关于这部电影,一句是说电影里所有的人物都被给予了细腻的描绘;第二句是说影片的拍摄方法特别能抓住人的呼吸。我想这指的是影像的感觉,特别能抓住观众的呼吸,让你跟着影片一起走。我不知道这个评语是不是选片人写的,至少是选片委员会写的,我觉得挺中肯的。
  吴:我个人很喜欢妈妈这个角色。她和电影中我们常见的那种慈爱的母亲不一样,很个性、很真实。她在火车站送四平参军那场戏,我挺感动的。母亲这个角色所体现出的那种细腻的复杂性,好像是影片中每个人物的特点?
  李:其实,我们给剧本中的每个人物都写了小传,电影只体现了小传的10%。比如四平的母亲,我想象,假如是汉代,那会儿也有随军家属,那会儿住在边塞是什么样的情景?我都会想象。最早我还想,—个农村的妇女跑在农村的土坎上是什么样的画面,这都是塑造母亲的原始想法。一切都应该是你的肉眼、你的灵魂发现的人物,没有—个概念在里面。我们希望这些人物都是有血有肉的,真正中国的。当时就想,什么是真正本土的东西?什么是真正的中国家庭?尤其在那个年代,那种晚上家庭吃饭的凝固的气氛,包括选择演员,指导表演,节奏等方面,其实都有—个考虑。
  吴:这部片子其实讲的是那个特殊年代,一个家庭的故事。你们非常真实或者非常细腻地把家里的每个人都做了一番描绘和思考。看上去孩子是重点,但每个人都是片子中的一种味道。相比之下,父亲稍微单薄了一点。
  李:我们俩对父亲有一句话,父亲的表情永远像匹马。要是按照小传去分析这个人物,首先这样的人没有太多文化,到了部队开始学习技术,比如学医什么的。但他对医学的认识,总停留在那么—个水平上,带有浓重的军医特色。在家庭中,是母亲说了算。父亲处在这样的环境中,经过多大的动荡,家庭经过多大的变化,他的心始终像静水一样,没有太多波澜。四平(哥哥)这个人物,他一生就活在梦里面。他自己做刀叉,把中餐当西餐吃。他是—个内心不安于小城的人。他在故事里面是—个叛逆者,那个时代环境的叛逆者,他总有自己的梦,但命运就是这样,最后他牺牲了。最早的时候剧本叫《英雄》。
  薇:从我的角度来讲,写这个剧本特像在画画,给家庭中的每个成员都画了一幅像。剧本从写到拍有一段时间了,每个人的形象越来越鲜明,越来越突出。你提到的母亲,还有兄弟之间的关系,我们在开拍前特意捋过好几遍剧本,专门捋人物感情上的这条线。比如母亲,从大儿子(四平)死,到小儿子(方头)被打,母亲都有变化。一家子吃饭,一开始是四个人吃饭,但总是在较劲,母亲很凶;后来四平参军走了,只剩一家三口吃饭;最后四平死了,母亲才第一次给方头夹菜吃,这是从来没有过的。还有方头监督哥哥四平去工厂上班的一路,有的时候是弟弟特得意,有的时候是哥哥特得意,都很细地捋过感情的起伏线。到完成片,虽然处理得很简洁了,但感情的起伏线还在。我一直不认为这个电影是讲爱情的,我宁愿说它讲的是家庭。家庭是这部片子真正的核心。这部戏的爱情怎么讲也讲不过家庭的情。可能是因为有继贤本人童年经历的缘故吧。我觉得,爱情线是在写哥哥,而且会引起兄弟之间一系列的涟漪。其实我们剧本写过好多稿,原来雪雁介入兄弟之间的感情比现在要深得多,一些戏后来被改掉了,没有了。原来雪雁对兄弟之间感情影响更厉害,包括雪雁走了之后兄弟之间的感情因为这个女孩有一系列的涟漪。后来我们把这些东西都抽掉了,觉得爱情线没有特别紧地回到家庭这条线上来。我觉得最好的处理办法就是爱情线还要,但是要回到主线上。最终爱情是促使这个家庭更温暖了,促使家庭成员中彼此之间更理解了,还是促使家庭彻底崩溃了。这样的话,这部电影在思路上会更完整,更大气。
  吴:你们看过《孔雀》没有?
  李:看过。
  薇:我觉得《孔雀》从剧本到拍法跟《西干道》是两个路子,虽然年代类似,也讲的是一个家庭。《孔雀》更浓墨重彩,《西干道》有点像大写意,稍微有一点漫不经心,但在背后其实是有很细腻的考虑。《孔雀》给我的感觉,剧本做得挺好,很独特,丁是丁卯是卯的。
  李:这个片子我们追求的风格是简洁、大气、挥洒。其实那个年代家家都差不多,衣服颜色都是红白蓝或者加个绿等等。那个年代的题材留给你的创作范围比较窄,起码从影像上来说比较窄。我们把时间浓缩在两年,就这么—个封闭的小城,时代氛围以1978年为—个点,“文革”年代的结束,改革开放即将开始,就像时钟一样,在这稍微做—个停留,以—个家庭作为背景展开故事。
  薇:还有,我觉得《孔雀》其实比《西干道》更较劲。《西干道》给我的感觉更动物本能一点,这是我很个人的感受。你可以说它有些地方没有那么复杂,有—些地方更漫不经心。《西干道》我感觉更野一点,《孔雀》更细腻、更女性化一些,《西干道》更粗砺,这跟选择的环境,选择的季节,包括人物性格的设定都有关系。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