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杨伙头,一个悲剧性的灵魂


□ 李瑞华

  摘要:用读者反映批评解读刘庆邦的小说《在牲口屋》,探究作者如何拿乡土的真纯来烛照人性的迷失。
  关键词:牲口屋 杨伙头 人性 悲剧
  
  刘庆邦的乡土小说与他写煤矿的严酷沉重相比较为纯朴真挚,充满梦幻和诗意,是他在矿井找不到真正的文化出路折返回来寻求精神家园的一种表现。他的乡土作品主要不是批判而是诗化。发表在《鸭绿江》2001年第9期上的短篇小说《在牲口屋》,为我们浓缩了他对人性的沉重思考。
   “杨伙头苗子太旺,看来不除掉他是不行了。”小说开篇这句话为我们提供了很多种问题信息:为什么杨伙头苗子旺就要除掉他?杨伙头苗子旺这一事实冲撞了谁的利益?
  从第二段开始,作者交待了杨伙头半夜翻墙一事,“半夜,金宝听见有人翻墙,激灵一下脑子就明了。”这里,当事人金宝明了什么了呢?原来她心里清楚来者不是偷鸡、羊的,是来偷人的,是冲她来的。从杨伙头熟练的推门推窗的动作我们可以看出,他对金宝家已熟门熟路,并且知道金宝正在东窗的床上睡着。小说写到他按以前长期使用的暗号轻叩了四下窗,却不灵了。读到这里,读者就会产生一丝悬念,既然是长期使用的暗号,两人心知肚明,为什么这次不灵了,究竟是什么使经常偷情的当事人之一金宝改变了态度呢?杨伙头并不死心,压低嗓子对着屋里床上轻喊金宝的名字,并从怀里掏出一根咸牛舌头喊金宝起来吃了它。金宝由咸牛舌头引起的心理活动使我们看清了她的态度。虽然“咸牛舌头肉质细,筋道,耐嚼,舌头一沾唇,它即时满口生津”,但现在,“她坚决不吃咸牛舌头了,宁可咬自己的舌头也不吃那东西了。”是什么原因导致金宝的态度如此坚决?从两人紧接着的对话里我们看出了金宝态度转变的原因,金宝说“孩子都在家里,你让我的脸往哪儿搁?你到底还让我活还是不让我活?”原来金宝是囿于孩子们。在一个白天,女儿本来正和母亲在堂屋当门拆棉袄,看见杨伙头进来,“把脸子一沉,霍地站起来,甩下拆一半的一件棉袄,转身到里间屋去了。”儿子大梁本来在西间屋无声无息地呆着,像是在睡觉,“后来从里间屋出来了,他谁也不看,脚步慢慢地向门外走去。”这时金宝喊住他让他帮忙,他“没有再往外走,但也没有马上回屋,就那么脸朝外,在院子的雨地里硬戳戳地站着。” 女儿、儿子对杨的憎恶由此可见。提起大梁,作者顺带交待出了大梁两次相亲失败的事,“大梁相了两次亲,人家女方一打听,含含糊糊地就不愿意了。”这句话很关键,证明杨伙头和金宝的事儿在他们村子里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他们两人的事已经严重影响了儿子大梁的婚事,至此我们明白了金宝坚决不再吃香香的牛舌头的真正原因。罗素在《性道德》里有这样的论述:“爱情在人生中的地位甚为重要。但是爱情是一种不法的力量,假如不把它管好,它就会跳出法律和习俗的范围以外……遇着儿女的利益和爱情的关系发生冲突的时候,这种道德可以令热烈爱情的要求让步。”金宝迫于情势上的压力(儿子因她偷情而老是相亲失败)断然放弃了与杨伙头的偷情。金宝的回答很有一种紧迫感:“我跟你说了一百遍了,孩子大了,咱们不能像以前那样不管不顾。你不是不知道,大梁相了两次亲,都是因为你,人家不愿意了。你想怎么着?你想让我儿子拉寡汉是不是?你想让我断子绝孙是不是?”这里,金宝夜里不再给杨伙头开门的真正原因已进一步点明。一般来说,读者读到这里,就可以得出关于这篇小说主旨的一些认识:杨伙头是一个道德败坏的人。杨伙头没有遵从婚姻的伦理道德要求,他和金宝的关系是一种非道德的婚外恋。我认为站在批判的角度对杨伙头大加指责合情但不合理。虽然很多社会学书籍对婚姻的概念这样规定着“婚姻普通是指男女依照社会风俗或法律的规定所建立的夫妻关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