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怕狗


□ 许丽勇

许丽勇

六月底的早晨,我带刚会走路的孩子去人民公园看荷花,据说那里的荷花美艳无比。我们两个兴致勃勃地来到电梯门前,邻家的胖女人和她的哈巴狗也正要出去溜达。那女人胖得还是有点美,白里透着红,手臂和腿,像莲藕一样,一节节的圆润。看那只老实的哈巴狗,矮脚,雪白的身体,跑起来飞快,讨人喜欢。这天哈巴狗不知吃错了什么药,就蹿了过来,直奔我们两个。我平时是不惧小动物的,猫啊狗啊还是敢摸一下的,但那天可能担心孩子受到伤害,反应特别大,抓着孩子又叫又逃,我们家那幢楼,电梯厅和走廊围成一个圈,我们两个足足绕了一圈。那个女人一声不吭,或者说最多只是柔柔地叫:噜噜,回来!最后我们两个只好躲进了家门,脸煞白,心剧跳,孩子都傻呆呆了。

我去找物业,说她家放狗咬人。物业的人哼啊哈啊,问是哪一层哪一家的,那口气好像拿了胖女人无限的好处。我恶狠狠地说,你们告诉她,狗绳牵牵好,当心!谁伤了我的孩子,我跟谁就不客气!

物业的人见我凶巴巴的,就婉转地告诉我,那女人喜欢狗喜欢得出奇,老公不要,孩子送走,有班不上,最后气得父母也不同她往来。

再看见胖女人时,她倒学乖了,手里松松地牵着狗绳。但是我就当她是一阵风。一旦要出去,先竖起耳朵听一听,听到门外有狗声,我会等一等;下班回来看见她和哈巴狗进电梯,我就会去开报箱。除了哈巴狗,胖女人永远独往独来。

我巴望着能不能出点事。譬如有一天下班时,在马路边一群人围成一堆,说轿车压了一条狗,我就指望着是我家隔壁家的那条哈巴狗。一天黄昏,胖女人进超市买点东西。以往哈巴狗都会跟进,可是前面进去的一只狗撒了一大泡尿,超市的女营业员就不肯放平时很乖的这条哈巴狗进去。哈巴狗就去了隔壁的一家很小的时尚服装店,它拼命地拱玻璃门,我想里面的店主会用拖把把它打出来。谁知那个纤纤的美女拉开门,却喜笑颜开地欢迎它进去。原来店里面深藏着一条发情的小母狗。咳!不过有一天这条哈巴狗再想进去混的时候,门打不开了,因为已经换了男店主,气得它在门前的台阶上放了两颗屎蛋。

其实我心里觉得胖女人也蛮可怜的,只不过三十出头点,何必把青春消耗在那条恶狗上。

有次在电梯里遇到一个老爷爷,住在我们上一层,他问我,你们15层的一个女人很促狭,养的那只哈巴狗整天怪叫,叫得我晚上睡不着,白天也睡不着,还老做噩梦。我也不知怎么安慰他才好。

后来,有一天看见胖女人放噜噜在小区里的草地上玩,而且没有牵狗绳,我心里警惕起来,忙紧紧拉住孩子的手。看噜噜毛发暗了许多,像迈不开腿的老太婆,伸着两个前腿要胖女人抱。只听胖女人对旁边的阿婆说,噜噜年纪大了,心脏也不好,来日不多了。

这天不知为什么我带着孩子没有回避,和胖女人同乘一部电梯上去。好久没有照面了,她脸色有点黄,动作很笨地抱着噜噜,自言自语地说:是你自己要出来玩的,却跑也跑不动。我孩子听了直说:狗狗好可怜啊。噜噜好像也听懂了,眨着眼睛,喉咙里发着呼呼的喘气声。我不懂狗,但感觉得出它眼里弥漫着悲哀,好像死到临头才学会了忏悔,在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心里对噜噜说:得了吧,我本来就恨你的,也恨你的主人,楼上还有个老爷爷更恨你。

不到两天,发生了突然事件。我下班回家看见胖女人从电梯里走出来,笑得很欢,人也轻盈,微黄的面色又变回到白白粉粉的,她怀里抱着一团黑黑的东西,窜出来居然是一条生龙活虎的小黑狗。看着她走远了,保安悄悄地告诉我:你当心点,噜噜死了。胖女人说狗被人虐杀了,还报了案。但那天我在路上,明明看见一个高大的、胡子拉碴的男兽医上去她家,说是去打安乐死的针。下来时,他手里多提了一只黑口袋,里面有东西在动,还说解决了。

这一刻我把孩子紧紧抱在怀里,真的感觉到毛骨悚然的味道。

又过了几天,傍晚回家,一只狗在地上爬,是噜噜!它复活了,它跷起右腿,在电线杆下撒尿!什么黑口袋?什么安乐死?胖女人很亲热地跟那个说自己睡不着觉的老爷爷在聊天。

我是不是有些幻听幻视?

从此我见胖女人就怕,更怕哈巴狗。有时买几只肉馒头走在路上,看见狗,我心里就惴惴的,格外紧张。

责任编辑贾秀莉

分享:
 
更多关于“怕狗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