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再论中国古代诗歌的“以悲为美”


□ 张锡坤

内容提要徐国荣在其商榷文中提出:“悲怨”与“悲美”割裂了创作与欣赏,曲解了钱钟书对“以悲为美”的全面阐释。西周“忧患意识”的根本特征为“不安而求安”的“关怀”,“不安”以恐惧宽容之心应对民怨,为“怨”之所抒造就了宽松的写作环境。“忧患意识”催生了由怨到“怨”的转换,是“怨”情抒发的根本动力,它本身就决定了显现“问题的存在”的心理机制必然是深层之“怨”。它的“关怀”,确立了“怨”达于和谐的基调,可谓中国古代诗歌“以悲为美”创作实践的滥觞。
关键词“以悲为美”中国古代诗歌怨“怨”

拙文《中国古代诗歌“以悲为美”探索三题》于《文艺研究》2004年第3期刊出后,时隔不久,见到了同年该刊第5期徐国荣先生的商榷文《关于“以悲为美”问题的误解及其澄清》。这是近些年来难得一见的新气象,感谢《文艺研究》在同类刊物中率先垂范,为学术争鸣提供一个平台,此举必将给略嫌沉闷的学术研讨带来新的生机。现就徐国荣所提的问题作出答复,此外,对已作过的关于“以悲为美”问题的探索尚有意犹未尽之感,一并写出来与读者共商。

一、割裂创作与欣赏的“悲怨”与“悲美”

徐文的商榷集中指向拙文的第一部分,即以“抒怨”与“抒愤”为“以悲为美”的情感内涵。在文中,他自造了两个“核心概念”:“悲怨”与“悲美”。拙文中“抒怨”与“抒愤”被归结为“悲怨”,而“以悲为美”被归结为“悲美”,“‘悲美’与‘悲怨’是文艺美学中两种不同的概念”。于是,以“抒怨”与“抒愤”为“以悲为美”的情感内涵,便成了“将‘悲美’与‘悲怨’混为一谈”的“常识性误解”。
在徐文的“内容提要”中,上述两个核心概念被界定为:

“悲美”,即“以悲为美”,是自古以来的一种客观审美现象,指文学艺术的接受者对文艺形式蕴含的悲哀所进行的审美追求与欣赏;“悲怨”,即对某种行为和事件的悲愤与怨愤。前者是一种审美心理,具体来讲是一种审美快感;后者则是一种创作心理,是主体在现实生活中灰色情绪的文学表述。从理论上说,前者是欣赏论,后者是创作论。

他又在行文中说:“两者都是心理情感,虽然都以悲为底蕴,其实却大不相同。”可见,在徐文中,“悲”与“美”被人为地割裂开来,所谓“悲”即“悲怨”,仅指创作;“美”即“悲美”,单指欣赏,“对于创作者而言,是悲怨;对于欣赏者来说,则是悲美”。换言之,“悲美”仅限于欣赏,与作为创作的“悲怨”无关,二者“并不相干”,完全是两回事。于是,这个“悲美”就把“悲怨”创作从“以悲为美”中隔绝出来,所谓“以悲为美”只是接受者在欣赏过程中所产生的心理反应。依照这个逻辑,则不但关于“抒怨”与“抒愤”为“以悲为美”的情感内涵的说法被当成了“常识性的错误”,甚而整个学界都应受到“批评”:“近年来学界的一些文章都对此误解甚深”,云云。乍一看,徐文为“以悲为美”所作的“清理门户”工作,确乎是标新立异,然而,它却经不起推敲。这也太绝对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