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父亲情深 母亲意浓


□ 张艳荣

  一
  
  我父亲黄河,特别喜爱他的军装。从他参军那天开始,脱掉了那身带膻味的“放羊皮”,从里到外一色军用品,怎么穿都穿不够。只可惜,我父亲却过早地脱掉了那身军装,据说退伍原因是因为在朝鲜战场的时候生活作风有问题,而揭发他的人居然是我的母亲。
  我母亲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林桂兰。我母亲长得也不错,浓眉大眼的。就在我父亲要入朝参战的前夕,我父亲领我母亲回了趟山东老家。我父亲为什么这样急着把我母亲领到爹娘面前呢?不是我父亲急,而是我父亲的爹娘急——儿子都三十出头的人了,还没有个媳妇。他们总打信来催。但找媳妇不像买衣服,都在那儿摆着,相中哪件买哪件。找媳妇是可遇不可求的事,哪有那么现成的,说找就找啊?所以我父亲就迟迟没有动静,这可急坏了他爹娘。他爹娘这回下了最后的狠心,打信告诉我父亲,准备给他找个媳妇。我父亲接到信就蒙了,急得都火上房了,他坚决不同意,说这都啥年代了,解放了,婚姻自由了,不能包办婚姻了。爹娘说,除非你领回个媳妇让我们看看。这可难坏了我父亲,上哪儿去弄那么现成的媳妇呀?父亲正愁得跟一团乌云似的,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不,确切地说,天上掉下个“林姐姐”,“呱唧”一下砸在了我父亲头上。
  就在那天晚上,组织上要找我父亲谈话。父亲一进屋,政治处主任和卫生队的虹大姐正在屋里等他。父亲一看就纳闷了,这找我谈话还带个女干部干啥?主任先说话了,脸上满是笑——这人有个特点,一笑,五官就堆在一起,跟紧急集合似的——说:“黄河啊,坐,坐。”我父亲就挺着腰板端坐在椅子上。那时候我父亲是个连长,当然要规矩点。
  “黄河啊,别这么拘束,今天咱们唠点家常,别紧张啊!那什么,还没对象吧?”
  “没、没哪。”我父亲更腼腆了,更拘谨了。
  主任说:“好同志啊,光顾革命了,把终身大事都耽误了,跟咱们林桂兰政委情况一样。”我父亲听了挠了挠头,心想,我怎么能跟人家政委相提并论呢?主任说完冲虹大姐笑笑,虹大姐附和:“是啊,是啊,黄河你想找个什么样的对象啊?”
  我父亲一听明白了,这是要给他介绍对象。好啊,正愁着给爹娘上哪儿变个媳妇呢,这不天上掉馅饼了。我父亲心里立马乐开了花。又一想,不能够啊,那得多大的雨点才能淋到我头上啊?我们营长还“棍”着呢,论资排辈也轮不到我呀。我父亲这么胡思乱想着,虹大姐说话了,和风细雨地:“黄河呀,今天也没有别的事,组织上想给你介绍个对象,是好事。”
  我父亲听到“对象”,心跳倏地加快了。我父亲激动的主要原因是,虹大姐给介绍对象,肯定是卫生队那几个漂亮护士了,那几个护士,一个赛着一个地年轻漂亮。我父亲心想,我瞄她们不是一天两天了,嘻嘻,不光我,我们连那几个“小排岔子”比我还来劲,每天熄灯号一过,那几个小排长就把卫生队的几个护士在他们嘴里一一排队,嘬着牙花子品头论足,挑剔得很。这回好了,几个小子白想了,虹大姐要给我介绍了,眼馋死你们。我父亲心里激动得像开了锅,但表面却假装镇静。他低着头,假装不好意思地用脚有一下没一下地蹭着地说:“我听组织的。”这话当时很时髦,简单的五个字,意义大了去了,代表着一名战士的组织纪律性,又代表着一名共产党员的政治觉悟。想进步,你就得依靠组织,有这句话垫底,往下什么事都好办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