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嚼口


段久颖

  那年革命党人的炮刚刚打在北京的城门上,八哥便吓得丢了手中的鼻烟,钻到了身子底的卧榻下。

  佣人在晚间招呼八哥用膳的时候,寻遍了府里却没寻到八哥的影儿。最后是眼尖的六叔在八哥的卧榻下发现了早已经昏睡过去了的八哥。

  哥儿,出来吧。这一整天的,咋跑下面去了?六叔不解地推搡着八哥,哎,这炮多咱就不响了,你咋还躲在下面。

  八哥咧着嘴巴,尴尬地笑着,爬了出来。然后站起来,像模像样地拍打着身子骨上的蓝褂子,抹着脸上的灰儿,嘿嘿傻笑。把那双挺大的眼睛笑得成了醉仙楼上的窗格子,薄薄的嘴唇子也跟着。他的举动是瞒不住六叔的。自个儿打小就跟着六叔,自个儿的事,都逃不脱六叔的眼睛。

  六叔看了看从床底下钻出的八哥难堪的样子,叹了口气道,哎,这孩子,哪样儿都全兴儿,就是这胆儿太薄了。说着吧嗒着嘴里的烟袋推门出去了。

  屋子里只剩下了八哥。八哥望着六叔的后身,摇了摇头,然后从地上捡起刚才响炮时,甩下的鼻烟壶,又从里面剜出一点末末,塞进鼻子底下,阿,阿,嚏,阿嚏。舒服着,打起了喷嚏。瞬间,因为城门楼上响起的炮而吓丢了的魂,便又找着儿了。

  后来府里的人每提及这段事儿笑话八哥时,八哥狡辩着讲,那哪是吓着了,那会儿,我去躲炮声呢。

  荣府离北京城门楼子老远呢。你躲炮也犯不着往床底下钻啊。荣宝听罢有些气地指点着八哥,你呀,你呀,看你这胆子,怕将来要落难的。

  老太爷说话谁都得听着,即使荣府里的宝贝疙瘩八哥也不例外。

  荣府偏安在距离恭王府五里地的一个角地。是一个四进出的院落。府邸不大,却也满溢着满清的奢靡。府邸里,开着牡丹、芍药的花园子,游弋着鲜红鲤鱼的水池,唱戏的厅堂,照慈禧老佛爷的御花园也没差几分,都挺全乎的。但是荣宝的地位跟后清的老佛爷那是没个比。

  荣宝是颐和园里的一个掌事。俸禄拿的不见得高。府邸是前辈人留下的。到他这辈已经是一代半了。都还住在这儿。没见得起色,倒是随着大清的落败,一年一年掏银子修府邸的次数减了。还偏赶上府里还养着八哥这么一个胆小的哥儿。一天东跑西颠儿的不求上进。花银子是个能手,进银子你找不到他。

  荣宝在老佛爷没殡天的时候,曾求人觅得了一个在御花园里的差事让八哥去做。谁想八哥顶着头顶上的日头,当了三天差,愣是不去了。看看一直到现在只能在府邸里养着。气得荣宝骂他,你瞧你那点出息,给你找一个捡银子的地儿,你都捡不来,你还能做啥?撒泡尿照照自个儿的熊样,看看老子还能养你多咱?没出息的东西。八哥倒是不生气,任由老爷子拣着北京城里最不好听的话骂,自个儿只顾站着,低着脑袋,等待六叔救驾。

  自打革命党人的炮打在北京城的门楼子上,八哥被吓了一遭。过不了多久的日子,八哥一回去天桥那儿溜达,回来后,嚷着要跟北京城里的一个叫佟索的满人说嚼口。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