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驼子艾孜木的鞋店


□ 艾合泰木·吾买尔(维吾尔族) 苏永成(回族)译

  如同每个人都会有青年、壮年、老年时代一样,任何事物都有走到尽头的时候。人的脚,虽然够人用一辈子,然而脚上穿的鞋靴,却要随着季节的更替而变换。最起码,也要区分出夏季和冬季穿的鞋子。穿鞋,不仅是能够行走的人的需求,同时也是不能行走的人的需求。如同人的隐私部位不能裸露一般,人的脚也是不能不穿鞋子的。尽管在我的家乡,过去的年代夏天打赤脚的人不在少数,可现如今,即使是家徒四壁的穷人,最起码也会穿双球鞋度日。过去的时光,家境殷实、拥有50至60亩耕地、70至80只羊的人家,穿的是手工缝制、做工粗糙的皮鞋或靴子,用羊尾巴油把胡子抹得油光光,用紫棉葵花掺和牛油把靴子擦得明晃晃,骑上马趾高气扬,行走时靴子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炫耀自己的富有和阔绰,可现如今,那种人根本就算不上富有了。更有甚者,不少的人还嫌皮鞋分量重、穿着累人,干脆穿上了轻巧的布鞋。如此看来,过去的富人骨髓饱满、有劲儿,穿鞋不嫌重,而现在的富人虽然比过去的富人有钱,但是由于活动得少,骨髓稀薄、腿脚无力。因为,如果一个人身强力壮,干什么都会兴致勃勃;如果身体虚弱,即使头上戴的帽子也会嫌重,就像我的家乡流行穿布鞋一样。不过,最近一个时期,穿古老的伊宁款式的皮鞋成了我们这座城市人们追求的一种时尚。马皮的底、桑木的跟、荆条的钉,穿上走路发出“咯吱咯吱”声响的伊宁鞋,因为是纯手工制作,所以不仅价钱昂贵,且很难买到。过去那些鞋匠衰老谢世后,他们的孩子有的不愿意子承父业,而学过做鞋手艺的,则眼见那些锃光发亮、款式新颖,但穿不了几天就会变形走样的廉价机制鞋遍布市场,便纷纷改做其他营生,完全弃之祖传的手艺于不顾了。

  一个名叫艾孜木、没有丢弃父业的鞋匠,在这座城市的一个角落里坚守着鞋匠的营生,依然缝制着伊宁上个世纪款式的马皮底、桑木跟、牛皮面料的皮鞋。这种皮鞋,先前只有上了年纪的老年人才穿。后来,因脚底受凉患上关节炎、前列腺疾病、肾脏精气亏损的中年人也开始穿了。而眼下,那些过度饮用冷饮和啤酒耗伤了肾精,因肾虚导致如同吃了瓜皮的母牛嘴角流出的哈喇子一般,下体沥沥拉拉涎液不断的年轻人,也开始穿了起来。这样一来,由于马皮鞋底属于热性,这种鞋变得十分畅销。甚而至于,关于这种鞋的各种传奇故事也流传开来,驼子艾孜木缝制的鞋子成了具有传奇色彩的珍贵什物。听说,那些放纵任性、赌气离家出走、回了娘家的风骚少妇,向法院起诉“丈夫如同女人”而软磨硬缠、吵闹不休、坚决要求离婚的女人们,听到这种皮鞋的名声,也都争相购买,颇有耐心地期待着丈夫变得雄气勃勃哩!有人说,那些穿了驼子艾孜木缝制的皮鞋的年轻人,一改往日被阉割的公牛模样,变得像器宇轩昂的红牛一样嗷嗷直叫。如此一来,那些徐娘少妇们把丈夫脚上做工考究、款式新颖、美观轻巧的胶底皮鞋扔到一边,买来驼子艾孜木缝制的、看似笨拙粗陋的皮鞋给丈夫穿上,重新过起了“蜜月”。还有人说,驾驶着各种豪华小车前来买鞋、穿戴一个比一个时髦的风流女郎,在驼子艾孜木破旧的鞋店门口排起了长龙,甚至还为争着买鞋相持不下,发生了争吵打闹。那驼子艾孜木缝制的鞋子供不应求,把他忙得手忙脚乱、不亦乐乎,因此变得更驼、头垂得比他那钉鞋子的凳子还低了。那些女人争相给驼子艾孜木的衣兜里塞钱,请求他早日做成自己订做的鞋子。如果驼子艾孜木忙不过来交给徒弟缝制,那些女人就又给他塞钱、说好话,恳求他“用自己神奇的手亲自缝制”,恳求时还用自己犹如羊尾巴一样滑柔、玉石一般白皙、猫仔的舌头一样细嫩的纤指,轻轻抚摸驼子艾孜木那如同鱼鳞一般粗糙、好比黑条绒布一样满是老茧的手。还有一些穿着打扮不亚于妻子的年轻人,不愿意穿驼子艾孜木缝制的粗糙难看的皮鞋,依旧穿上时尚的胶底鞋,妻子们就会不依不饶地闹离婚。等等,等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