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闪而过


□ 商震

  一闪而过
  
  春天在日历上来了,但
  北风没有退去,寒冷还在
  大地稍有改动,颜色略显亲切
  
  我来到河边
  看着刚醒来的河水
  它们羞怯,不动声色地流
  没有花草相伴,河水还没有勇气孤单地唱
  
  这是北方,只有盛大的酷夏与严冬
  春季不会比一声鸟鸣更长
  再过几天,花红柳绿
  而春天,又变成了纸上的怀想
  
  玄想
  
  雪停了,辽远的白
  泛着高贵而可怕的光
  那是拨断琴弦后乐音顿止
  是只有灰烬不见士兵的战场
  空旷是假象
  内心洁白是假象
  还有更假的目空一切
  雪层下,埋着黑土的梦
  刚经历了一场降雪
  每一片雪花都是对我的抢劫
  我没有被劫空
  心里的城堡
  还装着现实的清洁与梦的白昼
  远处的山,穿着白裙
  谎言一样阻挡我的视线
  在清白里,谎言是良药
  是预设的疆界
  哦,一只麻雀飞过
  “唧喳”一声
  洁白与空旷就已经走远
  可我必须给今天的雪定义:
  那些落在树上的雪,叫花。
  那些平铺在地上的雪
  是油盐柴米酱醋茶
  
  回家
  
  夜深了,公路上还有许多车在行驶
  它们明显比平时跑得快
  车灯也比平时亮
  我理解,它们快快地跑
  是为了快快地回家
  即使它们中有刚从家里出来的
  快点跑,也是为了早去早回
  
  此时,不在路上的人
  都在家里温暖地爱着梦着
  世界有了这些温暖的爱和梦
  才叫做美好的人间
  
  我羡慕那些在家里爱着梦着的人们
  也羡慕那些在路上飞快地回家的车
  我在家里躺着
  非常想开着车在路上飞快地跑
  再飞快地回家
  非常想回到家里
  也爱着梦着
  
  风过也
  
  昨夜的风,不仅摧枯拉朽
  也把根基不牢的新楼阁掀翻
  并且,还把千年的
  尘土和气味带到今天
  
  我看到,一排排的树
  被连根拔起,一定是
  来了一群酒后的鲁智深
  
  这样的风,我曾多次遭遇
  每次我都蹲身矮下身体
  躲避高处的力量
  
  风总想把我吹得双脚离地
  我知道,我不可能上天成仙
  也绝不会横行为鬼
  我若随风飘在半空中
  只能是一粒浮尘
  
  我走到那些倒伏的树前
  想安慰一下那些抓地不深的根
  却看见一株矮小瘦弱的小草
  头上顶着一朵小花直立着
  我蹲下来对着小花说:
  咱在低处盛开
  风和鲁智深都会尊重我们
  
  遥望断桥
  
  我站在西湖边一幢高楼的窗口
  远远地看断桥
  
  我来杭州多次,从没有
  近距离地观看断桥
  我怕断 各种理由的断
  
  我希望走在雨中的人都有伞
  所有的爱恋都修成正果
  退一步说,希望人人都能吃饱穿暖
  都保持健康的体温与心跳
  
  愿望是天上的云
  现实里,许多事物
  都会断,四肢、脊梁与思念
  断了会疼
  疼了才会铭记
  
  这座桥断了
  疼了千年
  也自在了千年
  
  作画
  
  宣纸展开,眼前一片秋霜
  我要在这片霜地里画一朵花
  一朵一定坚持在深秋里开放的花
  
  用焦墨画茎
  正着看是长矛
  倒着看是绳索
  这朵花将在长矛和绳索上
  开放
  
  花不检讨自己晚到
  只认定自己何时盛开,何时
  就应该是最佳的季节
  
  给花上颜料时,不敢太艳
  怕它忘记自己是花
  也不敢太淡,花会说我不重视它
  把它当草
  更不敢把白纸染绿
  去假冒春天
  
  我小心翼翼一笔一画地画
  让花谨慎地开
  可每画一笔
  都会出一身冷汗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2011年第02期  
更多关于“一闪而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