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面朝故乡(创作谈)


□ 孙流航

  作者简介:孙流航,抗战最艰苦的1943年来到人间。物质奇绝的60年代初开始流浪。是个不安分的农民,从事过种田、捕鱼、游牧、搬运、拾荒、小贩、缝纫、代课、会计、古玩等多种行业。花甲之年学写小说,有十多个幼稚的小家伙羞羞答答地在《天津日报》、《当代小说》、《创作评谭》、《星火》、《天池》等报刊上走过。也曾为得到了丰城市文联的书面表扬偷偷笑过。江西省作家协会笑纳了这个头发花白的新会员。
  
  吹灭了十八根生日蜡烛的时候,我走出了高中二年级教室,与胞弟在鄱阳湖畔的洲地上任凭朔风将我青春的叶片纷纷打落。无数的野鸭和我放养的群鸭在广袤无垠的天底下相安无事。望着远近水面上点点白帆在回家的途中缓缓蠕动,总会想起父亲携着病怏怏的母亲在求生的路上踽踽独行。群雁从头顶上飞过,几声凄凉的叫声引起了我日暮乡关何处是的愁绪。手中握着飘泊的船票,在不知何处是归程的风浪中经受风吹雨打。若干年后,母亲还是走了。她不但带走了自己的生命,也带走了我青春的梦想,并把家庭带进了贫困。
  我的同龄们嘻嘻哈哈一路笑洒青春,采摘鲜花野草编织着美丽的花篮。我握着飘泊的船票始终没有到达那个地方。无边无际的水面又再次无情地掀起了惊心动魄的悍然大波,父亲的历史问题使我卷入了无力自拔的漩涡。在生与死的挣扎中我痛苦地耗去了大半人生。我向往着一个港湾。一路上我也曾把港湾的大门叩响,但紧闭的大门从未为我开放。惊涛骇浪飘泊无依无始无终的孤旅使我面容憔悴,感到前路渺渺后路茫茫。为了一点救命的箪食瓢饮,几件遮体的破旧布衣,我游牧野外,我捡拾破烂,我搬运黑土,我汗滴田间,我无师自通帮人缝衣,我开店营生成为个体户。忽然有一天,我又进入了古玩行。人生有大多的可能与不可能,人生有梦幻般的变化与无法料想的惊喜。我渐渐步入了正轨,终于闪进了一个温馨的港湾。蓦然回首,却把闯过的惊涛骇浪风雪陌路荣华富贵看得很轻很淡。青春时期的那个梦想又悄然爬进了我的温床。
  我有传奇的经历,也有广泛的交往,人生的起起落落,世事的苦涩苍桑,在我脑海里盘来缠去。那个悚然心惊的场景,那个恬静安然的黄昏,好像就在昨天。那个狰狞可恶的面孔,那个和蔼善良的笑脸,好像就在身边。这使我在人海中苦苦寻觅,在红尘中静静思索。我要用我笨拙的文笔一一记载下来,供人评说观赏。我把做这件事看得比去弄花花绿绿能使鬼推磨的那个东西还要重要。于是,在我60周岁2003年的某一天,书籍、杂志、电脑等等文房四宝一起涌进了我新布置的书房。我痴痴地恋着,我忘情地爱着,我昼夜不分地和久别的孔夫子老先生培养感情,我专一不二地忠诚于我的恋情。但我不是为了面包,更不是为了那块砖头。面包我有了,那块砖头于我这个头发花白稀疏的老头有何用处?我是爱你没商量。可我爱得很累,爱得很苦,也爱得甜蜜。40多年的分离,纵使相逢应不识,更何况还有从未谋面的pc。我认真辨识一个个熟悉又陌生的面孔,我一句句朗读hjklm,目具上止卜虎皮……每晚我窗口孤零零透着寂寞的灯光。有多少个这样的夜晚,寥落的星星知道,昏睡的大地清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