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软实力新论:构成、功能和发展规律


□ 胡 键

  摘 要:近年来,学术界对软实力的研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但理论研究明显不足。软实力究竟由什么构成,在国家成长进程中发挥什么样的功能,软实力自身发展有哪些不一样的规律,这些都需要进行深刻的理论思考。学术界从约瑟夫·奈的软实力概念出发,往往把文化、价值观念、制度等直接就视为国家的软实力,但实际上这些东西本身并不是软实力,而是软实力资源。只有当一个国家运用这些资源来达到某种目的时,它们才能转化为国家的软实力。这些资源的权重值、运用资源的能力以及人们对它们的态度等构成了衡量软实力性质、程度的重要参考值。不同的态度决定了软实力的功能性质,也正是这些因素决定了软实力自身发展的特殊规律。
  关键词:软实力理论;构成;功能;发展规律
  中图分类号:D5;D8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257-5833(2009)02-0003-09
  
  自从约瑟夫·奈提出软实力以后,国内外学术界对于软实力进行了诸多的研究,对软实力理论也有了不少探讨。但是,从目前的研究来看,要么是在奈的概念中进行简单的阐释,要么是对该概念进行拓展,而对软实力理论的研究却显得非常单薄。特别是软实力究竟有哪些构成要素,对国家成长发挥什么样的功能,以及与硬实力相比,软实力的发展究竟有什么独特的规律等理论问题缺乏必要的研究。本文在既有的研究成果上尝试对软实力的理论进行新的解读。
  
  一、软实力的构成
  
  关于软实力的构成,学术界并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约瑟夫·奈只是提出了软实力的概念,并没有直接探讨软实力的要素构成。即使提到这一问题,也主要是从软实力的来源来分析软实力的构成。他认为,软实力的来源包括三个方面,即文化、政治价值观和外交政策(注:[美]约瑟夫·奈:《软力量:世界政坛成功之道》,吴晓辉、钱程译,东方出版社2005年版,第11页;约瑟夫·奈:《“软权力”再思索》,《国外社会科学》2006年第4期。)。后来中国学者沿着奈的逻辑进行了多方的拓展。倪世雄指出,软实力包括三个方面的要素:“价值标准,尤其是西方的自由、民主和人权;市场经济,特别是市场经济体制;西方文明、文化和宗教等的影响。” (注:倪世雄等:《当代西方国际关系理论》,复旦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第392-394页。)软实力新论:构成、功能和发展规律很显然,这一概括远远超出了奈对软实力内涵的界定;特别是这里包含了奈的概念中所没有包含的制度因素——市场经济体制,从而把制度所体现出来的能力即制度力纳入到了奈的软实力概念的框架之中。周桂银等认为,软力量包括三个要素:建立并控制国际制度的能力,文化与价值观及意识形态、外交政策所产生的国际形象和地位(注:周桂银、严雷:《从软实力理论看美国霸权地位的变化》,《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学报》2005 年第1期。)。这里又在奈的软实力框架内增加了新的内容:国际形象和国际地位,也就是说,软实力的内容进一步增加。楚树龙则认为,软力量是以科技、管理、体系、吸引力、文化、人的素质、竞争力等为内容,重要一环是价值观、文化、教育等精神方面的吸引力。另一重要内容是系统力,包括信息系统力量,而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集体、一个个人的最永久、最根本的软力量是创造力、创新能力、应变调整能力。这里实际上包含了软实力和运用软实力的能力的内容,也就是奈所说的聪明力(smart power)(注:不过,奈所说的smart power是指如何更好地将硬实力、软实力结合起来使用的能力。参见[美]约瑟夫·奈《软力量:世界政坛成功之道》,吴晓辉、钱程译,东方出版社2005年版,第31页。)。龚铁鹰的博士论文又将软权力分为制度性权力、认同性权力和同化性权力(注:龚铁鹰:《论软权力的维度》,《世界经济与政治》2007年第9期;同时还可参见龚铁鹰《软权力的系统分析》,天津人民出版社2008年版。),而阎学通则认为,软实力由三个二级要素(国际吸引力、国际动员力、国内动员力)和六个三级要素(国家模式吸引力、文化吸引力;战略友好关系、国际规则制定权;对社会上层的动员力、对社会下层的动员力)构成⑧ (注:阎学通、徐进:《中美软实力》,《现代国际关系》2008年第1期。)。由此可见,中国学者对软实力研究的最大贡献在于不断拓展了奈的软实力概念的内涵和外延,但是也有不少值得商榷之处。
  奈只是指出,软实力存在于国家的综合国力框架之中,并没有明确分析软实力是什么。这就表明,即便是奈的软实力研究也有理论上的重大缺陷。例如,一方面,奈对软力量和硬力量从概念上做了简单的“一刀切”式的划分,即硬力量是一种强制力,主要表现为军事和经济;而软力量是一种吸引力,主要表现为文化、价值观和政策。另一方面,基于国际政治的现实,他又指出“软力量”和“硬力量”之间相互联系、相互加强的性质。经济、军事等硬力量可以催生软力量。这就是说,奈的软实力概念存在着自相矛盾之处(注:郑永年、张弛:《国际政治中的软力量及其对中国软力量的观察》,《世界经济与政治》2007年第7期。)。这种矛盾也导致了软实力衡量的难度。奈曾指出,“衡量权力有两种途径:一则是资源和潜力的衡量;一则由对结果的影响来衡量”(注:[美]罗伯特·基欧汉、约瑟夫·奈:《权力与相互依赖》,门洪华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19页。),而且他用了吸引外来人口数、文化产品的出口数量、获得诺贝尔奖的人数、发表科技论文的数量等来衡量软实力(注:[美]约瑟夫·奈:《理解国际冲突:理论与历史》(第5版),张小明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36-37页。),但奈也觉得这些只不过是各种力量的资源问题,而并非软实力本身的大小。可见,奈始终没有真正解决软实力的衡量问题。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