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警察与流氓


□ 程 琳


程琳:男,生于牡丹江市。警校痕迹检验专科班毕业。先后在公安局技术科、情报科、刑警大队、严打办、经侦支队工作。近年开始文学创作。

第一章

1

高军抓回一个嫖客,让我帮着做一份笔录。搞这种笔录有点黄色,一些细节要写得清清楚楚。我问得可能过了点儿,这个嫖客还难为情了。我说:“你好意思干,怎么还不好意思说呢?”嫖客满脸通红。他说:“我就干过一次。”这种人被抓到一百次,也说一次。高军大声说要把他拘留起来。他吓得浑身颤抖,马上跟我套近乎,“苏队长,你不记得我了?”我说:“我本来就不记得你。”他说:“我是徐冰的朋友,上次咱们不是在一块吃饭来的嘛!”他详细地描述三个月前在海鲜世界吃饭的情景。我这才想起来,那次徐冰请客确实有他一个。我挖苦他一顿然后和高军商量。我说:“别拘留了,罚点款得了。”高军说:“这么干好吗?”他为难了半天答应道:“好吧!看你的面子,罚五千吧。”我问嫖客兜里有多少钱,他说也就是三千多块钱。我无奈地又对高军说:“别五千了,三千得了。”高军说:“你和他什么关系?”我说:“是朋友。”
高军满脸不愿意,我们这是在演戏。这种情况下,最多也就是罚三千。说罚五千也是预先给说情的留个台阶。这家伙痛痛快快地交了罚款。临走的时候,嘱托我千万别告诉徐冰。我说:“我替你保密可以,但今后这个毛病你可得改呀!”他说:“苏队长,你放心吧,今后倒找我钱,我也不干了。”出门前,他要和我握手。我巧妙地避开了。他显出亲热的样子,对我说:“徐冰妹妹结婚,你也去吧。到时候,咱们婚礼上见!”
这句话让我的心颤抖了一下。我问他:“徐冰妹妹结婚?”他说:“对呀!”我又问:“你是说徐丽要结婚?”他点着头,“徐冰房子都给她买好了。”
我掩饰住不安,打发他离开了办公室。高军没看出我情绪上的变化,津津有味和我聊着抓这个嫖客时的情景。我没心思听,找了一个借口来到了走廊里。
走廊的尽头是一个凉台,平时凉台的门用一根铁丝钩牵着。我拿开铁丝,推开门来到凉台上。公安局大楼临着繁华的上海路,车来车往十分喧闹。站在凉台上好像行走在街道上。我挂通了徐丽的电话。哪次打电话,她都先问,你在哪儿呢?这次又是。我说:“我在道上呢。你呢?”徐丽说:“我在家门口。”
我说:“你要出去办事?”徐丽说:“也没什么大事儿。”我说:“我就在你家附近,我拉你去呀?”徐丽说:“你方便吗?”我说:“方便。你等着,我十分钟就到。”
我急急忙忙开车来到徐丽家楼下。徐丽迎着走了过来。她穿着一条短裙,性感地晃动着身体。徐丽从来没穿过这么短的裙子。
徐丽上了车坐在我的旁边,我帮着她把鳄鱼皮包放在后座上,她的双腿柔软地沿着座位垂下来。她说:“我这条裙子是不是太短了?”我说:“不短,你的腿好看,穿短裙子漂亮。”徐丽说:“穿这么短的裙子,我可不习惯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Tags:警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