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国道路:三十年与六十年


□ 甘 阳

中国道路:三十年与六十年
甘 阳

再过两年,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六十年,用中国的老话说,这个新中国成立已将一甲子。我以为,今天已经很有必要从新中国六十年的整体历程来重新认识中国的改革,而不宜再像历来那样把改革论述仅仅局限于一九七九年后的近三十年。把改革论述仅仅局限于“后七九”,不仅人为地割裂了新中国前三十年(一九四九——一九七九)和后三十年(一九七九至今)的历史连续性,而且这种论述往往隐含着把二者对立起来的倾向,似乎只有全面否定前三十年才能够解释后三十年的改革成功。而另一方面,近年来也出现了另一种日益强大的论述,就是在批评目前改革出现的种种问题时,用新中国的前三十年来否定其后三十年。可以说,近年来中国社会内部的种种争论,已经使得新中国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的关系问题变得分外突出。这实际也就提醒我们,对于共和国六十年来的整体历史,必须寻求一种新的整体性视野和整体性论述。

新改革共识的形成

我个人认为,无论从哪种角度把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完全对立,都有失偏颇,而难以真正解释共和国六十年的整体历程。首先,无论中国社会现在存在多少贫富分化和社会不公的问题,仍然必须强调,中国改革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几乎是前无古人,甚至是后无来者的。世界银行最近的数据表明,过去二十五年来全球脱贫所取得的成就中,67%的成就归功于中国,因为中国经济的增长使得四亿人摆脱了贫困。这种巨大成就是不容抹煞的。此外,我也想强调,无论中国的农民和工人今天的生活状况还存在多少问题,但把他们说成好像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是不符合事实的。总的来说,改革以来中国绝大多数老百姓的生活都有明显的实质性提高,中国基本解决了历史上长期无法解决的“挨饿”问题,这是一个基本事实。
毫无疑问,九十年代以后贫富差异日益扩大,从而使社会公平的问题成为当代中国的头号问题。但也正是在这里,我想指出,近来关于改革的种种争论,实际并不是“改革共识的破裂”,恰恰相反,是一种“新的改革共识的形成”。这种“新的改革共识”就是强烈要求中国的改革要“更加注重社会公平”而不再是片面追求“效率优先”,要求改革的结果是“共同富裕”而不再是“少数人先富”,要求改革更加明确“以人为本”而不再是盲目追求GDP增长。这种“新的改革共识”已经成为当代中国的最强大公共舆论,并且已经促成近年来中国政府改革方针的重大调整和转向,这就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这个基本纲领的提出。在二○○五年底中共十六届五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的建议》中,突出强调了中国的改革要“更加注重社会公平,使全体人民共享改革发展成果”。诚然,这种新改革共识会受到各种既得利益集团的抵制,但我们应该看到,很少有人敢正面公开地反对这种“新改革共识”。换言之,“新改革共识”的舆论威力不容低估,这种共识现在至少已经形成了对利益集团的一定制约作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