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由徽州古民居建筑装饰引发的思考


□ 韩 君


内容摘要:艺术设计与创作需要相关艺术考察的积淀,当我们置身其中才会捕捉到对事物(情节的、形象的、民俗地域及历史文化的)瞬间感受和印象。本文通过记述、思考的方式,从装饰图形之民俗文化内涵、形式语汇以及建筑整体与空间、环境关联等多角度,探索“一宇之间,三雕骈美”的徽州古民居建筑装饰艺术特质,以求对相关创作实践有所启发。
关键词:徽派建筑装饰象征性空间环境

徽州地处皖南山区,峰峦叠嶂,清溪娟秀,在黟县、歙县、绩溪等地至今还保留了一批非常有特色的、完整的明清时期徽派古建筑群。据记载,明清时期大部分徽商都是先读书做官后在外经商,构成“官、儒、商”三位一体的文化情结,很多官商为光宗耀祖,衣锦还乡后大兴土木,投资营建起讲究的宅院及园林,加之修祠堂、建书院、造牌坊……从而使各家民居组成了紧密的建筑群落,形成了典型的建筑模式。主人往往将自己的人生追求、精神理念与审美情趣都融入这些建筑的装饰之中。在建筑那粉墙黛瓦,看似简朴含蓄的外形和精美的石雕、砖雕、木雕之中,都蕴藏着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追求,繁复又直白的艺术形式在其宗教伦理、地域环境、文化思想等多种因素的交错影响下,形成了独特的风格。
此次皖南地区艺术考察虽已时隔数月,但皖南古镇所留下的每一缕印象,总还在脑间萦绕,不能忘怀。那散发着桑竹清香的田间山野,饱含着历史沧桑的幽幽古屋,还有那些雅焯质朴的雕刻造型,使我们不仅领略到徽派建筑的魅力,同时引发了笔者对于徽州古民居建筑装饰艺术的种种思考,探寻现实的创作可以极大程度地保留传统及自然中的精华,使人认同并产生情感的共鸣。

一、徽派建筑装饰造型的象征性

象征性是指建立在主、客观高度统一和主观意识被空前强化的基础上,将艺术的形态赋予特定的主体意识。建筑装饰的象征性则是指装饰造型中指喻着的特定含义。象征作为一种创作表现手法,贯穿于装饰设计的全过程。象征手法也是在徽派建筑装饰图形中被广泛采用的表现方法之一。
装饰的起源和发展虽经历了几千年漫长的演变过程,其象征性根源却始终存在于历史的各个时期。原始形态的象征性是以简单的比附形式被运用于艺术创作中,如用自然界中的木石象征某种超自然的神灵。古典形态的象征性克服了原始象征的粗糙,经过艺术概括和提炼,突出了主体意识,加重了社会实践的色彩,多以寓言形式表现出来。如以狐狸象征着狡猾,雄狮象征着强大威武等。象征性装饰在中国传统图形上曾被广泛运用,先后形成了力量、权力、生命和吉祥四大装饰主题。如最早的装饰符号起源于人类原始本能,人们在与自然的抗争中将神秘不可知的自然现象,用象征性的纹样记录下来,如我国大汶口文化遗迹出土的彩陶上端刻有清晰的斧子造型,象征男性和利器,这不仅因为“斧”与“祖”有某种表面形象上的相类,还因为由它演变而来的农具(铲)、木工工具(斧、凿、锛)、兵器(斧、钺)成为社会三大系统的支柱。商周时代青铜器的制造就具有浓厚的权力性象征色彩,饕餮、龙、凤、麒麟等想象中的动物,都是借此表达对力量和权力崇拜的象征性装饰造型。还有很多具有象征意义的装饰造型一直被沿用到封建社会瓦解,并且历经传承与变异的过程,早已从宫廷走入民间社会生活的各个角落。
如果说在王权制社会初期,象征性装饰是用以巩固王权的手段,那么到明清时期企望富足、平安的吉祥纹样,又掀起了另一个象征性装饰的高潮,如茂盛的植物花木、祥禽瑞鸟往往作为生活的象征符号,在大部分建筑装饰中频繁地出现。“图必有意,意必吉祥”就是这种象征意义的极端发展。在考察中笔者发现,古徽州由于受当地乡土观念的影响,其古民居装饰雕刻与云南地区神秘、诡异的象征手法相比,显得亲切实用、直白通俗。主题内容为民俗、伦理、宗教三方面,其中以融合了民俗的吉祥主题最具代表性,其形式大致分为利用谐音造型和形象寓意两种。利用谐音指物会意的象征手法,在民俗中也被称为 “讨口彩”,常借画面表达加官进爵、富贵如意一类封建文化意识较浓的思想内容,主要造型有:洪福(蝙蝠)齐天、六(鹿)合(仙鹤)同春、喜(喜鹊)上眉(梅树)梢、马上封(蜜蜂)侯(猴子)、平(花瓶)升三级(戟)等;利用形象直接寓意的则选用祥禽瑞鸟 (鹤鹿常春、鸳鸯戏莲)、花卉果木(榴开百子、富贵牡丹)、人物神仙(仙人寿叟、刘海戏金蝉、郭子仪上寿)等形象来表示婚姻美满、健康长寿的美好希冀。可以想象长年与这许多的“吉祥”相伴,居住屋内的人自会心气平和。还有一些古民居的装饰另有一番象征的用途,如村中院墙上多见雕有扇型和叶子造型的青石漏窗,是多年在外后归隐田园的官商们借此谐音表达“出门见善”、“落叶归根”的象征喻意。这些漏窗从视觉形式上也使得墙面更为生动,给人一种闭而不绝,连而不断的意境之美。另外,徽州古民居中的一些旧式陈设也对装饰造型的指物寓意法有所反映,如厅前迎面的紫檀压画桌中间放置古钟,东侧为瓶,西侧为镜的布局方式,即是利用谐音作用巧妙地表达一种“终(钟)生平(瓶)静”的意愿,透射出主人对生活最朴素的寄望及对人生的诸多感悟。古建中这些装饰造型的象征性都含蓄地体现了鲜明的民俗审美意蕴。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5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