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东方审美“同情观”影响下的中国民间美术


□ 李东风

内容摘要:以原始本原哲学认识论的“万物有灵”观为基础的审美“同情观”,一直影响着中国民间美术的思维方式和审美观念,同时也在民间美术中保存着中国艺术的基本特征。
关键词:东方审美同情观

在日常生活的审美活动和艺术创作活动中,存在着大量主体同客体在情感上交融的现象。在民间美术中,情感的交融更为浓重,如,陕北富县年过七旬的任桂兰剪了一辈子窗花,于1975年一病不起。家人在求医无效的情况下,给老人穿好了寿衣,谁能料到老人在昏迷之中,剪下了《全家福》。这幅《全家福》作品中每一个人物造型,都是老人所爱的表现和情感的宣泄。这种心理现象,从审美的角度来看就是“同情同构”、“物我同一”,就是东方审美“同情观”。“同情观”在传统诗歌和民间歌谣中也多有表现,可信手拈来,如“蜡烛有心还惜别,替人流泪到天明。”“我见青山多妩媚,料得青山见我应如是。”这些诗歌同民间美术的创作背景又是相通的。以原始本原哲学认识论的“万物有灵”观为基础的审美“同情观”,一直影响着中国民间美术的思维方式和审美观念。

一、“同情观”引发出“物我不分”的艺术思维
“物我不分”是一种原始的混沌思维,民间艺人多数在潜意识中具有“万物有灵”的思想。“万物有灵”的宇宙观同样是受“同情观”的影响。在这种思维方式的作用下,所产生的如剪纸“扣碗花”、“鼠咬天开”等作品,它们所表现的正是“天地混沌如鸡子”的对宏观宇宙的认识,把难以言状的宇宙,比喻为小小的易于感知的鸡蛋,并且有清浊之分,清者上升而为天,浊者下沉而为地。进而,用艺术形象反映人与自然、人与宇宙的各种关系。正是黄宗羲所说:“盈天地间皆心也,人与天地万物为一体,故穷天地万物之理,即在吾心之中。”
“在世界古代各文化系统中,没有任何系统的文化,人与自然,曾发生过像中国古代那样的亲和关系。”中国文化是一种亲和性文化,具有“同情观”,从人与自然、宇宙的关系来看,这种“同情观”在民间美术中体现得更加明了。作为中国文化艺术精神基础的庄周哲学,在人与自然、宇宙关系方面的亲和意向,以更大的渗透力进入到民间美术。“强调以佛为中心的天地人一统化的中国佛教哲学,是融入了儒、道成分而构成的。它同样表现出一种与自然亲和的意向。所谓‘青青翠竹尽是法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
由于同情,思维具有了“通灵性”,连给物体命名都希望其有“神”,如同人一样,洋芋有“眼”、水壶有“嘴”、凳子有“腿”、地有“脉”、天有“脸”等,不胜枚举。反过来讲,把人也比做事物,如“眉似春山,眼似秋水,腰如束素,肤如凝脂,面若桃花,口若樱桃”。因为如此,才能产生人首蛇身的女娲,也才会有神话中的各种怪异形象,如牛头、马面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装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