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秘制西湖牛肉羹


□ 藤上风铃



1

我在联众打扑克,十盘我已经赢了八盘,这种好兆头真是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孙小周同志却一点也不识相,一进门叽里呱啦不算,还过来拉我的胳膊,说离家不远的地方新开了一家饭店。
要知道,运气这东西很神奇,离开一小会儿就可能乾坤倒转。我一边皱着眉头让孙小周一边去,一边拼命地催上家出牌出牌。孙小周咬牙切齿作悲愤状:"我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居然找了你这么个赌徒婆娘。"话音未落,就听咣当跳出一个提示框,我的上家已经强行退出了游戏。
真是没有牌品啊,没有牌品就是没有人品,不知道现在上网玩游戏的人都怎么了,输个分数都输不起,我一边自言自语地退出关机,一边瞅孙小周,我就知道他在一边已经乐得不成样子了。
他赶紧替我拔下电脑的插头,然后给我拿上包,几乎是拽着我下楼出小区的。新开的饭店一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孙小周熟门熟路地点了西湖牛肉羹之后就把菜单交给我,我毫无创意地点了我们最经常吃的那三菜一汤,心算了一下,发现这里比我们常吃的那家要贵上一元五角,非常纳闷儿:"干吗跑这里来吃﹖"
孙小周这才娓娓道来:"难得啊,早上我上班的时候意外地发现这里有西湖牛肉羹卖。"狂晕,我还当是什么呢,原来是这。我一直弄不明白孙小周这阵子为什么对所有半流质食品感兴趣,包括粥啊、羹啊、糊糊啊,它们总是黏黏稠稠的让人欲断还休,提不起一点精神来。
不过西湖牛肉羹倒是个例外,我也挺喜欢,关键还是里面的香味,自从那回跟孙小周去杭州旅游时品尝了一回,也曾念念不忘,不过在其他地儿也很少见它,日子久了也就淡忘了。

2

等了好久,那西湖牛肉羹才上来,装在透明的大碗里,看着倒也舒服,拿个勺子舀一点儿往嘴里送,开始有些咸,末了还有些甜,味道似乎也不比当初的差,只是孙小周的眉毛鼻子都拧一块儿去了,只喝了一口就匆匆撂下碗摇头:"这东西做得太差了。"见我喝得面不改色,又摇头说,"你这人味蕾恐怕是坏掉了。"
他说得没错,自从上次减肥得了厌食症恢复之后我是吃什么都香,难怪每次回家老妈都夸我再也没有怨过她的手艺了。
结果那一大碗羹叫我喝了大半,末了买单回家,一路上孙小周还郁郁寡欢地唠叨着某年某月跟我在杭州喝的那碗美味的羹。
其实日子隔了那么久,我是真不记得那羹到底是个什么味,只依稀记得有香菜,有豆腐,稠稠的,是好喝。路过超市,我拉着孙小周的手进去说要买些饼干之类留着充饥,估计晚上他会饿的。他是希望太大,失望也太大,吃得少极,本来我们的比例就有些失衡了,我怎么能够让我们之间的悬殊更大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人生与伴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人生与伴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