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青翠


□ 千里烟

  ●千里烟

  1

  两个月前,冯密的堂妹春翠要从老家来北京,说是农活忙完了,想趁年前找点事儿做。春翠没读过几年书,也过了当服务员的年龄,我趴在网上给她淘了几百个网页,最后给她定了一户人家当保姆。春翠将打好的谷在稻场上晒了几天,干透了,这才收拾收拾,来北京了。据春翠说坐的是慢车,到北京要二十多个小时:平素我和冯密回一趟老家也是坐火车,Z字头的,不到十个小时。春翠说,乡下人没钱,有的是时间,在慢车上耗得起。

  春翠的男人杜建国在北京天通苑的建筑工地上打工。这一趟,也算夫妻团聚吧。一出北京西站,春翠就被我介绍的那户吴姓人家接走了,杜建国倒像个局外人。雇主吴夫人年近40才怀孕,有习惯性流产的毛病,说活儿不多,主要是陪她说说话解解闷。

  原以为将春翠安排好了保姆工作,我这个嫂子的任务就算完成了。哪知,天有不测风云,一个月后,吴夫人怀的小孩掉了。据说,吴夫人是一个特别娇贵的人,有天早晨开窗迎面一阵风,她打了个喷嚏,孩子就掉了。吴夫人满月后,说想和老公出外旅游一段日子,散散心。人家不养闲人,这样,春翠失了业。杜建国和工友们住的是地下室集体宿舍,寒冬腊月的,连暖气都没有。我和冯密商量,将春翠暂时安置在我家,等到过年了.再让她和杜建国一起回去。为了让她心安,我说我们家正好缺保姆,外面怎么给你钱,我们也怎么给你钱,一个月1200。

  春翠来的那天,我顶着寒风骑车去市场买了一只羊腿,又买了几斤白萝卜,在煤气灶上煨着。一进屋,春翠就闻到了香味,说:嫂子,好香啊!唉呀,屋子里就是暖和。

  我比春翠年纪小,但随着冯密叫,就比她大了。春翠的行李和大多数农村人的行李没什么区别,一个蛇皮袋,里面鼓鼓囊囊塞了不少东西,她手上还有一个塑料袋,里面装了一个西瓜,瓜把上还缠着一根红线。冯密看见西瓜,责怪说:大冬天的,买什么西瓜!

  春翠说:哥,你不是喜欢吃吗?

  冯密凑近审视了瓜皮,说:这瓜皮薄,我看,不见得好吃。冬天买瓜呀,要买皮厚的。

  听冯密这么说,春翠一脸懊悔,说:啊,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买苹果了。

  冯密叹了口气,说:你见外了,为什么一定要买东西呢?

  我已盛了一大碗羊肉萝卜汤放在桌上,叫她吃。春翠的脸红扑扑的,看着碗,并不动筷子,说:嫂子,这么一大碗,怎么吃得完?拿个碗来赶一些出来。

  碗拿来了。我见春翠夹出的都是萝卜,没羊肉。过了一会儿,她端起那碗没有羊肉的萝卜汤,喝了起来。我问她怎么不吃羊肉,她说:留给哥吃,我不吃。春翠一口一个哥,我看,没叫几十年的人不可能有这么自然和顺溜。

  冯密站在旁边,说:我天天吃肉,哪里要你让给我吃?你吃吧。

  春翠热乎乎喝着汤的时候,我和冯密坐在一边看着。家里好久没来客人了。春翠的一句“留着哥吃”透着一股亲人味儿,听着很舒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