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蓝宝石戒指


□ 滕肖澜

蓝宝石戒指
滕肖澜



李小妮与宋琳的缘分,是从宋琳手上那枚蓝宝石戒指开始的。
李小妮和丁浩是十月结的婚,仪式办得很简洁,在酒楼雅座设了三桌,请的都是亲戚,同事朋友一个也没请。丁浩说,都二十一世纪了,不用计较那些虚的东西,只要我们俩恩爱就行。李小妮知道丈夫的心思。丁浩其实是要面子,怕别人见他娶了一个外来妹,模样既普通,讲起话来又带黄梅腔,背地里笑话他。丁浩说,酒席办多了,亏钱,没啥意思。李小妮想,酒席办得越多,红包收得就越多,不但不亏,还能赚点儿呢。这些话,李小妮放在肚里不说出来。说出来就没劲了。做人谁没个虚荣心啊。李小妮不想在细节上太过计较。
婚后,小两口到丽江度蜜月。原先丁浩想就近找个地方,杭州无锡什么的。李小妮坚持要到丽江。去丽江玩一趟的费用,够去杭州无锡十来趟了。李小妮倒不是有多喜欢丽江,只是心里觉得,丁浩娶她娶得太便宜了。结婚毕竟一生只有一次,他好歹也工作五六年了,应该有些底子。结婚时房子是老公房,家具也没添什么,项链戒指是他奶奶拿老货熔了再打的。他花费得实在不多。要是连旅游的钱都想省掉,就有些说不过去了。丁浩答应得还算爽快,立马就从银行取了一万块钱出来。这让李小妮欣慰了许多,心想,这个老公还是挺好说话的。
去丽江的飞机上,李小妮吐得一塌糊涂。呕吐袋换了七八个,到后来空姐都急了,说你要不要紧,不行的话我们通知地面叫救护车。李小妮说,没事,吐完就好了。她把早上吃的东西一股脑儿吐个干干净净,睡了一会儿,果然就好了。李小妮是第一次坐飞机,新奇得不得了,东张西望,把扶手上的按钮按了个遍。喝饮料时,她问丁浩,这个要不要钱的?丁浩也是第一次坐飞机,说,不晓得,应该不要钱吧。李小妮喝了四杯橙汁三杯芒果汁两杯咖啡,走马灯似的上厕所。坐在靠走道的那个人被她弄得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儿坐下去,脸色不大好看。
坐在李小妮前排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她起身去卫生间时,手在椅背上搭了一下,无名指上那枚蓝宝石戒指闪闪发光。李小妮的目光顿时就被吸引过去了。女人五官清秀,鬈曲的长发,穿一件黑色低领毛衣,领口那一圈毛茸茸的。李小妮也不是没见过宝石戒指。小店里买的,几十块钱两个,那光泽是死的,假的,木的。这颗不一样,莹光从里面柔柔地透出来,一层层地漾开,蓝得像湖水,能把人的目光牢牢定住,像上了锁,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不是一般人戴得起的。
女人拿手去撩头发,手指是雪白的,戒指是湛蓝的,头发是乌黑的,色彩分明,举手投足都轻轻柔柔的。坐下时,她朝座上的男人微微一笑。李小妮猜那人应该是她丈夫。女人把椅背朝后放低,大概是想睡一会儿,力道大了些,碰到了李小妮的膝盖。李小妮还没说话,她已察觉了,回头说了声“对不起”。
她声音清清脆脆,一笑,眉毛弯弯的。
李小妮觉得,这女人一定是个有钱人。李小妮没接触过什么有钱人,但她就是有这种感觉。女人又捋了捋头发,那枚蓝宝石戒指分外耀眼。
到丽江已是下午三点。李小妮和丁浩拿着行李,跟着导游来到酒店。古城客栈,装潢得古色古香,木门木窗,连锁匙都是旧式的。门前一个很大的院子,溪水潺潺流过,旁边有一口井。俩人放下行李,简单收拾了一下,便走出来。

一条小溪绕着古城,弯弯曲曲的,走到哪里都能听见流水声。导游说,走在丽江不怕迷路,只需顺着溪水,“顺水进古城,逆水出古城”,大致便不会错了。青石铺成的路,日子久了,被踩得锃亮。一群少女穿着当地纳西族服装,站在街上,皮肤黝黑泛红。丽江海拔高,阳光无遮无拦地照下来,清澈得似是能看见千道万道线,通透得很。空气清新爽洁,闻着便觉得心情舒畅。
晚上,李小妮在露天酒吧里又遇到了那个女人。她和那男人坐在一起,面前放着两瓶啤酒,还有一些小吃。女人拿着照相机,不停拍周围的风景。一会儿,她举起酒杯,要和男人干杯。男人笑笑,干杯了。女人看上去兴致很高,话也很多,可那男人不怎么说话,一直在摆弄他的手机。
女人瞥见李小妮,一笑。李小妮也笑了笑。
李小妮和丁浩没喝酒,点了一份意大利面,一份烤肉,一份蔬菜,是晚饭。
这里的东西实在是贵。李小妮一边吃,一边心疼。她一个月工资才八百块,这一顿饭就要一百多,够她平常半个月花销了。丁浩赚得比她多,也不过两千来块。那天去旅行社付钱的时候,李小妮就有些后悔了。想想真是不值得。普通老百姓,日子还得算计着过。李小妮想,等过了蜜月,可不能这样了。
女人又要了两瓶啤酒,一个麻辣鱼火锅,正中放着,热气腾腾。她手握酒瓶,那枚蓝宝石戒指在灯光的反射下,显得愈发湛亮。
你干吗老盯着人家看?丁浩问李小妮。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