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随笔两题


□ 莫淑麟

  行程断想

  火车步履蹒跚地丈量着半个中国的距离,从北国红叶到江南咿呀的橹声,一丝不苟地,匍匐着佝偻的身体,偶尔从干瘪的喘息声中咳出一阵长鸣。停靠站的乘警望着远方缓缓驶来的列车,像麦田里的庄稼,等待秋季的蝉鸣。平行的两条铁轨是一把钢尺,刻出他一辈子的长度。长长的路,背着家和梦想延伸远方……

  时间在火车上静止。从上铺掸下的灰尘吊子像一张轻薄而飘忽的网,将时光网住,却网不住泅渡的人。思绪总是随着行驶的节奏时断时续。行色匆匆的旅客像潮水般一波波褪去,又一个接一个地补着时间的网结。他们操着不同的口音,脸上挂着不同的神情,藏着各自的秘密,往返于现在和远方。我是其中的一个,一个寻找远方的路人。

  雨后的暮光偷偷潜入车厢,窗上残留的水珠便在白色桌布上印下自己圆黑的身影。雁过留声,我兀自地欣赏着眼前的一切。白色桌布上似乎嵌着颗颗饱满的黑珍珠,竞使单调的行程多了些许色彩。睡在下铺的老夫妻不远千里,只为赶在中秋节前与万水千山之外的女儿团聚。他们焦急的脚步,就像在脸上匆匆逝去的岁月。他们用熟悉的乡音叙说着往昔的点点滴滴,从年轻时知青下乡到女儿结婚生子,时间就这样,以回忆的形式,被他们紧紧地攥在手里。我默默地望着窗外,静静地听着生命的一次轮回。生命是一条行驶在滩上的船,芸芸众生亦如纤夫,弓着背,拉着生存和梦想的纤绳,将它紧紧地扣进肉里,一步一步,虔诚地将生活拉向远方。及至垂暮,船即登岸,人间亦将开始又一个新的轮回。我静默地想,让自己安静吧,我那脱口而出的乡音乡符该会打扰了老夫妻的回忆,或许他们的谈话会戛然而止,换来的只是同乡间客套的寒暄。然而,这样在时间间隙的喃喃亲谈,对于他们,我们,或许都是一种奢侈。当我们呱呱坠地,牙牙学语时,我们就开始为着既定的目标,将生命之舟向前拉进。从不识愁滋味到欲说还休,我们为着学业,事业,家庭像只旋转的陀螺,忘记了被抽打的痛,忘记了当下的存在。蓦然回首,又是否会空留一声叹息?

  那日益压缩的空间,被切割得支离破碎的时间以及行色匆匆的一个个背影,在述说着这个世界繁华的同时,也赤裸裸地揭开它的一世炎凉。如秋叶之静美,时间之石又何时不会激起波澜?这段奢侈的时光属于他们,没有目标拿着鞭子狠狠地催打,只是单纯地以生命的名词存在……

  行程过半,夜已深,那对老夫妻早已入眠,火车上鼾声阵阵,只零零星星地剩下几个未眠的旅人。又是一阵咳嗽,夜色中的列车紧咳出一阵长鸣……操着不同的口音,脸上挂着不同神情,心中藏着不同秘密的旅人,依旧往返于现在和远方之间。明天,我也将到达远方,泅渡于千万人之中,时间之外。或许在这个雨后的下午,我曾经单纯地以生命的名义去记录掠过的断影和一份简单、没有目标的温暖。

  明天,我将到达远方,拉起生命的缆绳,把它深深地扣紧肉里……

  五大道记影

  风,一串串地跌落在草丛里,惊醒滴滴蝉鸣。大雁的嘶鸣在寥落的天幕下将深秋的云叫得撕心裂肺,云心头一紧,竟蹙缩成朱砂痣大小的一点。秋天的天空,不免只落下茕茕的残照。

  路旁的白桦,在时光漩涡中挣扎。皲裂的皮肤下包裹着岁月窖藏的秘密。日复一日,它们以生命的姿态静静地望着这个熟悉而陌生的世界。身旁,南下的风偶尔翻阅一片片心形的树叶,狡黠地,从中窥探它心中结痂的回忆。安静的路上稀疏地散落着旅人的脚步声,竟将十月的天叫得苍凉。往事静止,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睁着一双澄澈的大眼,安静地立于墙角,向每一个不经意路过的旅人微笑。曾经的点滴镶嵌于红砖清水墙之间,倒映着租界昔日的繁华和喧闹。马蹄嗒嗒,敲响一个下午的宁静。在这个繁华的城市,这里重复着平日的闲适与恬淡,上演着往昔的沉沦与沧桑。

  马车继续着它的使命,将日子慢慢地驮进现在,却驮不动岁月留下的一声叹息。一段悠扬清脆的马蹄声,缓缓穿梭于别致简约的小巷。路旁,一幢幢欧式风格的洋房记录着昔日租界的流光溢彩。房屋的主人或是出身高贵的皇族,或是巴黎和会上慷慨陈词的外交官,或是国共合作时指点江山的将军,抑或是穿梭于京杭大运河上富甲一方的盐商。小小的道,溢于煊赫,但还拥挤着前朝遗老的古旧和刻板,奴才媚上欺下的嘴脸,姨太太和大烟枪的颓靡。甚至,还有外国巡警愤怒的枪声,警犬仗势欺人的吠叫……历史,赶着岁月的鞭,将曾经的故事一带而过。时间虽然是个善忘的小孩,但在这里,它会像路旁屹立百年的白桦,轻轻地向我们诉说这段被铭记被雕筑的过去。

  只是一条小道的距离,租界之外,流离着晚清贫民的凄苦,民国百姓的辛酸。分离的世界在这里看见了自己的背影。租界里此时或许正上演着宫商角徵羽的欢愉,然而租界之外,却玩弄着做牛做马的辛酸。醉生梦死中,藏着多少厚重的污垢,而柴米油盐的寻常人家里,又湮没了多少不堪回首的屈辱和欲哭无泪的艰辛?一路之隔,一墙之隙,竟像一把筛子,滤出了上层和下层分离的灵魂。

  时间,像一场雨,平静地洗刷着这里曾经发生的一切。时间会让痛苦结痂,同时也将荣光铭记。马车继续着它的使命,将日子驮进现在这安静而熟悉的日子里。车夫坐在黄昏的末梢,将日暮牵进夜晚。嗒嗒的马蹄渐行渐远,将记忆的丝越扯越淡,逐渐隐没在朦胧的月色之由……

  夜,静静地流淌,深秋的几声蝉鸣偶尔将如水的天空激起圈圈涟漪。几点星光冷冷地亮着,陪着安静的夜色,等待天明……

  (莫淑麟,生于合山市,现就读天津财经大学)

分享:
 
摘自:麒麟 2013年第02期  
更多关于“随笔两题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