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阿尔都塞与话语理论


□ 赵一凡

  一九六九年四月。巴黎香风拂面,花都冉冉回春。在拉丁区一位哲学家的书斋,凝重气氛却依然笼罩着案头的累累积书(多为马恩、列宁和意共领袖葛兰西的著作),以及大叠凌乱手稿(未成书,只知其总名叫De la Superstructure,或《上层建筑论》)。主人心理时间上的此刻毫无春意,因为他正目睹一个西方共运严重受挫的多事之秋:苏共二十大,赫鲁晓夫秘密报告,中苏论战,以及六八年五月风暴激荡之后的法共内部分裂。面对这一切,性情刚毅的阿尔都塞掩卷沉思,深感历史的重压。
  路易·阿尔都塞(Louis Althusser)本是巴黎高师毕业的进步青年,二战中曾被德军俘虏,在纳粹集中营苦役四年,成为坚定的革命者。一九四八年他加入法共,渐以左翼新秀和“结构马克思主义”倡导者闻名。中苏论战,他同情中方,反对苏共推行“非斯大林化”右倾路线,导致法共一九六八年惨败。为此他几遭党内批评,内心却关心中国文化大革命,重视意识形态斗争。(按:当然他是隔山观景,想借毛主席的思想为西方共运谋求出路。)身为严肃共产党人,他决意要澄明“遭到苏共庸俗化的”马克思主义原理,以科学精神“复兴”马列体系,使之适应发达资本主义状态下的革命需要。如此动机,让后世评论家不忍加以厚非。可是历史注定,这位骨鲠之士要以悲剧告终。(参见G·艾利奥特《阿尔都塞:理论之曲径》,伦敦,左翼书店,一九八七)
  打字机旁是一份完工的文稿,标题赫然为《意识形态与意识形态国家机器》。这是阿氏从《上层建筑论》手稿中抽出、反复改定的重头论文。题目之难,对这位理论名家亦属空前。因此在交法共理论刊物《思想》杂志付印之前,他又加上三页后记及一个审慎的副标题:“一项调查工作的笔记”。该文于七○年首次刊出,遂成为西马理论的一个争议焦点与生发源泉。
  这是篇创见鲜明、又严重缺乏平衡的双主题论文(英译本载《列宁与哲学》,纽约,每月评论出版社,一九七一)。上篇讨论生产关系的再生产,下篇专究意识形态。由于它对话语理论产生过关键性的影响,下面简单解说一下其中的三项主要论点。
  
  再生产与意萨司
  
  一、生产关系的再生产。马恩的基础与上层建筑原理人尽皆知,有关最终决定和反作用的争论也一直难断。阿氏认为,人们惯以机械方法理解马恩的“描述性”原理,不免引起争辩和误解。为了正本清源,须提倡新式阅读,即把原文明写的黑字概念与那些省略空白的无言论述结合起来,加以系统把握;并提取其理论框架,寻出内在功能机制,从而使原理像结构模型一样严整科学,自行运转。(按:此乃结构马克思主义的特点之一,有些像“三维制图+立体填空”;方法虽有创新,却不尽成功。)
  假设经济基础为A项,上层建筑为B项,两项之间不甚明细的联接部分(A如何即决定B,B又如何反作用A?),就是他要填充说明的。关于A项,马克思曾说,一个社会在经济生产中,“如不能对其生产条件进行再生产,……那它连一年也维持不了”。(一八六八年十月致库格尔曼的信)我们已知,这种再生产包括马翁明说的生产工具、生产力的补充再造,但却留出生产关系这一空白未加论述。究竟生产关系能否、是否需要再生产?阿氏依据马翁给定的框架,推导出一个肯定答复。
  生产力(劳动力+科技)的再生产需要,迫使资本家向工人提供最低工资,以维持生活及抚养子女,此即无产阶级自身的再生产。现代资本主义对工人要求增多,不但要人,更要人具备符合大工业管理标准的素质,这包括“技术、知识、行为准则和道德规范”,即训练工人“对资本主义生产秩序的服从”。阿氏说,“正是在此意识形态支配形式下,劳动力的技术再生产受到预定。”(133页)意识形态与生产力在此发生交叉,将AB两大项勾联,显出其间一个混合型ab子项的轮廓,即生产关系的再生产。但我们仍不清楚意识形态怎样反作用于再生产。或者说,该系统缺少运转功能。于是作者回到B项上层建筑,继续填空。
分享:
 
摘自:读书 1994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