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乡村的神祗·文昌阁


□ 韩振远

乡村的神祗·文昌阁
韩振远

和进元去一个陌生的村庄,村名叫西贡德,很古怪的名字。
几位老人坐在路边,望着我们的悠闲,互相看一眼,又用空洞的眼神朝远处看。一条大路直直从村中间穿过,不时有年轻人骑着摩托车呼啸而过,把村庄弥漫在尘土中,两面的房子更加灰头土脸。我们继续朝前走,很快感到了村庄的古朴,空气里似乎带着来自历史深处的气味。几座老房子用满脸的沧桑打量着过往的行人,先是一座旧宅院,洞开的大门散发着一股古老的气息。接着是一座土地庙,朝里望,黑糊糊的土地爷板着脸,用一副永远不变的神态,漠然望着我们,一脸不屑。接下来,就望见那座土丘了。
那是一座巨大的土丘,夹裹在四周鳞次栉比的房子中间,让整个村子显出了几分荒凉。土丘很高,超过了周围的房脊,朝路的一面,砖砌基座被拆得豁豁牙牙,呈锯齿状,一块砖斜刺出来,像在仄着身子想着什么。保留下来的墙面依然完好,青砖白缝,整齐有序,仿佛在破败中坚守着该有的体面。上面的砖没有了,裸露的黄土坚硬干涩,几块夹带在中间的碎砖,几星发白的石灰,如同被禁锢在牢笼中的囚徒,正在探头探脑,挣扎着想挤出来。蓝天上,几朵白云飘拂在头顶,空气里感觉不到风的吹拂。秋天的阳光照在这座土丘上,一切都显得异常的和谐温柔。土丘上的房子还是被风吹没了,被阳光晒化了,连同砖瓦、土料,还有土丘上飘逸了几百年的古朴之气,都消逝的无影无踪。
一条发白的小路斜斜地从另一面通到土丘顶,爬上去,上面蓬草丛生,瓦砾遍地。几块柱础石藏在草丛中,用一副忧郁的面孔告诉上来的人,这里曾经有过一座辉煌的建筑。放眼望去,整个村子尽收眼底,一片片灰白的屋顶,把眼前的村庄拼接成一幅苍凉单调的画面。
村子北高南低,被下面的大路分成东西两部分。进元也在默默地思考着这座土丘,这时候开了口。问:“这土丘上面原来是不是一座庙宇?”
我说:“准确地说,应该是一座文昌阁。”
进元问:“怎么能看出是个文昌阁?”
我说:“凭感觉。”
进元表示怀疑,说:“文昌阁怎么会建在村子中央?”
我说:“咱们下去再走走就知道了。”
文昌阁,又叫奎阁,是科举时代的产物,多为数层的塔形楼阁,一层祀孔子神位,二层祀文昌帝君,三层祀魁斗星君神位,起着兴文运、昌文风的作用。我所以能猜到这座土丘原来是文昌阁,仅仅是感觉到了这里散发出的一种特别气息。
下了土丘,重新在村子里走动,穿过一道狭窄的小巷,很快又看到了一座座古老的门脸,看样子至少都是清代建筑,都有图案精致的砖饰门额,分别镌刻着“耕读传家”、“三槐世美”、“崇德居”等字样。一路走过去,能隐隐感觉到这里曾经飘逸着的书香气。当年,居住在这里的农家子弟,少不了关在院子里,呕心沥血,寒窗苦读,不知道他们最终可了却光宗耀祖的心愿?当走出这破败的农家院落赴州县、省垣或京师赶考时,他们一定会想到不远处的文昌阁,想到文昌阁里供奉的几位神灵。在科举时代,不知道有多少位葛巾布履的乡村少年,爬上文昌阁,高燃香烛,虔诚地跪下,祈求神灵保佑他们金榜题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